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9 章

26

可信,不會……”柳芙芷嘴角的笑意尚未完全升起,忽然就注意到了一頁書的答案。他剛剛說的什麼玩意????她冇聽錯吧??她冇幻聽吧??一頁書剛剛說的是……我同意???此刻空白的素還真終於反應了過來,立刻表示讚同,隻有不在狀態的淨琉璃不明所以,想阻止這場鬨劇,卻被素還真暗暗阻止,示意靜觀其變。原本勝券在握的柳芙芷,臉上的表情慢慢替換成了愕然,震驚,不解,意外的神色“你說什麼???”一頁書麵色不改,依舊還是...-

山洞之內,六人麵麵相覷,尤其是柳無色清醒過來之後,心態崩的十分厲害,他不要求未來姐夫有多有錢,有多俊俏,可至少……臉得能看吧?

柳無色忍不住又看了聶求刑一眼,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不行,還是醜的那麼有特色。

“你……真心愛著聖女?”柳芙芷看看聶求刑,又看看柳湘音,覺得還是見色起意的可能性更大一點,不過誰讓柳湘音就是好這一口呢?她尊重柳湘音的選擇,隻是對於聶求刑的人品,她還需要鑒定。

“你喜歡聖女。而我是她師父,她父親失蹤,天地親君師,那就隻有我的話最有分量,若聖女實在愛你,為你換張俊俏的臉也不是不行,聶求刑,你可敢和我賭?”

柳無色崩潰的看著醜的極具特色的聶求刑緩緩點頭說道:“我心悅與湘音姑娘。賭局總該有彩頭。”

“我輸了,不再打擾你們,今天的事就當我冇看見,我贏了,我要你親自去指證孟德文。”柳芙芷冷冰冰的開出了條件“聶求刑,你敢嗎?”

“有何不敢?”聶求刑打心底裡相信孟德文,畢竟他們是朋友,而且還是從鬼樓之中相處了幾百年的朋友。

柳芙芷憐憫的看著聶求刑,竟然這麼輕易信任一個惡鬼,明明自己也是惡鬼,卻覺得所有的惡鬼都像他一樣,並冇有太多壞心思,人心難測,更何況是更加偏執的惡鬼?

“那就隨我返回希羅聖教吧。”

柳湘音流放不到兩個月,柳芙芷就又帶著人回去了,這次她一反常態,對待孟德文的態度十分友善,不僅親自將他從大牢裡帶出來,還十分抱歉道:“孟優童,是芙芷錯怪了你,原來真凶居然真的另有其人。”

孟德文有些懵逼,他不明白柳芙芷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明明之前對他敵意那麼大,怎麼忽然就……“柳護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麵前的柳芙芷一邊帶著他往外走,一邊一臉慚愧道:“說來也是巧合,聖女目不能視又被流放,我這個做師父的自然不放心,便偷偷前往南域沙地看望聖女,誰知……”

柳芙芷無奈的長歎一聲“居然看到聖女被一個醜八怪誘拐,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他想的倒是美,於是芙芷便於他起了爭執,那賊人氣憤之下說漏了嘴,芙芷這才知道,優童竟然是他下的黑手。

不過那賊子雖有幾分本事,但不敵芙芷的毒藥,我已經將人帶了回來,秉明聖主後,聖主覺得,那個賊子害孟優童至此,自該由孟優童親手了結。”

孟德文:……他唯一的幫手被抓了???不過為了洗脫嫌疑,他隻能裝作一副原來如此的模樣“什麼?!!!可我複生時日尚淺,自認從未有過仇家。”

“到底是為何,見了那個賊子就知道了。”說話間,孟德文忽然聽到了隱隱約約不甚真切的哭聲,隨著靠近大殿,那哭聲越發清晰“聖主,聶公子真的是好人。求聖主饒聶公子一命,這裡麵肯定是有什麼誤會。”

隨著大門開啟,孟德文看的真切,是柳湘音,那個賤人的女兒,跪在地上為聶求刑求情。

“誤會?”耶黎女神冷笑一聲“聶求刑自己都承認了,還有什麼誤會?還是說,柳湘音你,也是謀害吾兒的同謀?”

“這件事與柳湘音無關,是聶求刑與聖教有嫌隙這纔要殺優童。”聶求刑冷冰冰的製止了跪在地上為他求情的柳湘音“吾收留她,也不過是愧疚聖女無辜被吾連累罷了。”

“不是的!聶公子真的是好人,他不僅救了我,還救了白楊女,他……”柳湘音話未說完,就被耶黎女神暴怒打斷“夠了!這個人幾乎殺死你的未婚夫,連累你的朋友素續緣,害你被流放南域沙地,你竟還向著他!還是說,這兩個月的時間,你們已經有了首尾!”

柳湘音絕望的緊緊抱住聶求刑“要殺,就連柳湘音也一起殺掉吧。”

“湘音……”麵目醜陋的惡鬼不自覺的抱緊了懷中的摯愛,那份生死與共的情義不僅看的耶黎女神火大,也讓孟德文起了殺心。

多麼熟悉的畫麵啊,當初那個賤女人也是這麼背叛他和蜀道行離開的,也是這番情深義重,生死相許的情景,他都得不到,這個既醜又冇腦子的孤僻蠢鬼憑什麼!!!

“聖主……”在孟德文思慮萬千時,柳芙芷適時出聲“孟優童已帶到。”

耶黎女神強壓怒火,對孟德文露出一個善意的笑“你來了,若非機緣巧合,吾竟差點冤枉了你,如今罪魁禍首已經找到,便交給你處置吧。”

“對啊,孟優童不要手下留情,優童險些心脈儘碎,不如也讓這個罪魁禍首嚐嚐這碎心之痛。”柳芙芷一邊煽風點火,一邊強行拉起了柳湘音,將人帶離聶求刑身邊。

一時間,大殿之內之聽到柳湘音淒切的哭泣聲,讓孟德文神情恍惚,似乎又回到了當年,蜀道行強闖聖教,將柳千韻搶走的那一瞬間,眼前的人,不知不覺間似乎已經成了他最痛恨的蜀道行,一身殺意,堅定的可怕“誘拐聖女,你憑什麼!!!哈哈哈哈……”孟德文癲狂的大笑起來,如魔似鬼,異常可怖“這次,我不會讓你再將聖女帶出聖教了!”隨即就是快若閃電的一掌,不留絲毫情麵,震碎了聶求刑的心脈。

聶求刑忽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雙眼,他不敢相信,也難以相信,幾百年的摯友之情,對他來說竟比野草都賤,孟德文竟真的冇有絲毫手下留情,他還想說什麼,孟德文再補一章,將他擊飛數十丈,熱血湧出,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

“來人,將這個謀害優童的賊子屍體,碎屍萬段,拖出去喂狼!”柳芙芷眼疾手快的打暈了柳湘音後,隨即冷眼旁觀,見證聶求刑的心碎一刻,和豺狼做朋友,那就得有被豺狼反噬的覺悟。經此一事,若是聶求刑還能不計前嫌,那就彆怪她暗地裡下死手了。

“芙芷,你先下去,吾與孟優童有話說。”耶黎女神見孟德文那癲狂之態,就知道,他一直都冇有放下,今日這場戲就是她給孟德文最後的機會,若是他願意坦白,那她可以既往不咎。

“芙芷告退了,這便去安置聖女。”柳芙芷抱著昏迷的柳湘音,腳步輕盈的離開了大殿,便往地牢裡看望聶求刑。

此刻聶求刑心脈儘碎,有口難言,此刻僅留的也不過是一口隨時都能消散的氣,柳芙芷放下柳湘音,不言不語,以化羽為其護助心脈後,又用清風垂露給他拉起了血條,待聶求刑傷勢穩定後,才緩緩開口問道:“如何,你還要堅持最初的想法嗎?”

聶求刑吐出一口淤血,隨即閉眼,沉默了很久,有種哀莫大於心死的味道:“是聶求刑識人不清,願賭服輸。”

“很好,現在就隨我去指認孟德文。”柳芙芷慣是喜歡打一棒子給一個甜棗的,隨後她的語氣溫和了些許“還有,現在你該與湘音一同喚我師父。”

大殿之內

柳芙芷三人來的時候,孟德文已經離開了,耶黎女神看上去萬分失望“他的心果然早已背離聖教。”

“聖主,前因後果,便讓聶求刑說清楚吧。”柳芙芷聽到教主這句話總算是鬆了口氣,也不知道孟德文究竟有什麼魔力,竟然將聖主義母她們騙的團團轉。

確認孟德文是真的不拿他當朋友後,聶求刑賣孟德文也賣的毫無壓力,不僅說出了孟德文的計劃,還實錘了孟德文投靠覆天殤的事情,聽的耶黎女神怒氣翻騰又身心俱疲“芙芷,在不打草驚蛇的情況下,你將他帶離聖教,直到真的秦假仙迴歸為止。”

“是,那聖女與聶求刑,芙芷也一併帶往中原了。”聽到這話,耶黎女神看看柳湘音又看看聶求刑隻覺得心更累,雖然她現在不喜歡柳湘音,但看到柳湘音找了這麼一個醜八怪托付終身,依舊還是覺得……意難平,算了,多事之秋,就放過她們,不再節外生枝了。

-不及,他怎麼會為了邪之子讓二人關係出現裂痕。“那就走吧,我在何處,柳湘音就在何處。”畢竟遊戲係統中的家園是跟著玩家走的“隻是西佛國真的能淨化邪子的邪氣嗎?”柳芙芷回想起邪子來,不得不驚歎一句。雖然比她那個時候還差點,但也算天生的魔物了。“不管如何,總是要試一試的。”一頁書說句實話,他其實並不覺得大日曼陀羅陣法真的能成功淨化邪子,可邪之子也算是有天命在身的邪魔了。若邪之子當真無任何天命加身,又怎麼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