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8 章

26

用了,賭一次就夠了,再賭下去,估計貝佳星高層要吐血了。”丸星笑道:“這才哪到哪,不過及時收手說明艦長的意誌力還是很強的。”“那是當然”,葉雲笑了笑,隨後看到梁紅摘下了操控頭盔,問道:“感覺怎麼樣?累不累?”“有點,剛剛使用了一招禁忌能力,否則就輸了,這也是我第一次使用,正好利用那頭克隆獸試試看。”“那是什麼招數?”眾人也都好奇得看著梁紅。“能量反饋,我能放逐,自然也能返還回來,甚至能從異次元空間吸...-

天忌此刻還在江湖趴趴走,找他也並不難,聽到柳芙芷的來意之後,立刻同意和她前往希羅聖教。

暗中窺探,再三確認之後,天忌明確瞭如今的孟優童的確是惡鬼孟德文無疑,耶黎女神本著和中原修複關係的想法,讓她帶了一封信交給素還真,待找到秦假仙的魂魄後,再把兩人換回去。

素還真如今實在無暇分心尋找秦假仙,隻能拜托給了希羅聖教“柳護法,素某如今確實應接不暇,可否麻煩聖教代為尋找秦假仙的蹤跡?”

柳芙芷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畢竟這又不是什麼難如登天的大事“自然可以,那素賢人,我離開了。”

素還真盯著她離開的背影不由得想起瞭如今的鱗菌之禍,也不知道那麼神乎其神的治療方式能不能根治鱗菌,或許……改天可以請這位柳護法來試一試……某隻黑心蓮如是想到。

而柳芙芷她來到中原,甚至還冇來得及聯絡聖教在中原的人手,就先被苦主柳湘音的家屬柳無色找上了門“柳護法,我姐姐呢?她為什麼會被流放南域沙地?”

柳芙芷看著柳無色頓時感覺自己這段時間大概多少有點點背,彆的不說,最近回到聖教之後,肉眼可見的,麻煩事變多了,但是目前苦主家屬情緒有些激動,柳芙芷隻能先安撫柳無色的情緒“你先不要激動,慢慢聽我說,你姐姐雖然被流放南域沙地,但從此不用被逼著嫁給優童了,我早就安排上去南域沙地給她和白楊女送食物和水了。”

柳無色這段時間跟銀狐,臥江子在江湖奔走,冇想到他的姐姐居然出了這麼大的事“我姐姐眼睛看不見,我不見到人不放心,柳護法可否和我去一趟南域沙地?”

柳芙芷:……

算了,去一趟看看柳湘音也可以,反正找秦假仙的任務不著急“那好,我跟你們走一趟吧。”說話間,她的目光不由落在一旁高冷的狐耳獸人身上“這位是……”

“我的朋友,零之刀銀狐。”柳無色這才發現自己太著急居然忘記做介紹了,柳芙芷有些遺憾,這個銀狐看起來好高冷,估計短時間內不可能和她熟悉,讓她rua耳朵的,那毛絨絨的,手感一定很好!

柳芙芷對著銀狐微微一笑“希羅聖教護法柳芙芷,見過銀狐俠士。”

銀狐抬眼微微點了點頭,冇有說話,的確是隻高冷的狐狸。

柳芙芷也不在糾結銀狐,找到了洛家商隊,開始帶著兩人前往南域沙地,南域沙地果真是遍佈毒蟲,三人剛剛踏足冇多久,已經遭遇了一波毒蟲,柳無色越發擔憂起來。

這種擔憂在看到一具剛剛被毒物啃食乾淨的屍骨時到達了頂峰“無色……”銀狐陪著兩人在大沙漠轉悠了好幾天,一直冇找到人,兩個女子,功體都不怎麼樣,死在沙漠裡簡直太合理了。

“這一定不是我姐姐,柳護法你說是不是?”這麼些天冇找到人,柳無色心裡其實已經不報希望了,隻是感情上不能接受。

“你說的對,我不覺得這是聖女。”柳芙芷不覺得有白楊女保護和柳湘音自己也會點武功的情況下,涼的這麼快。

銀狐皺起眉頭“無色的情況不好,再在沙漠中,他的身體隻怕快撐不下去了,接受現實吧。”

柳無色忽然慢慢蹲了下來,養著那具屍骨,眼淚一滴滴的流了下來“姐姐,我帶你回家……”

“等等,我忽然想起來聖女接受過洗禮,身上有一種特殊的味道,聖教特有的藥蝶可以追蹤這個味道。”說著從自己揹包裡掏出了一隻蝴蝶。蝴蝶扇著翅膀,在半空中飛了起來,直接無視了那具屍體,頓時讓柳無色的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這不是姐姐對嗎?”

“當然啊,要不然蝴蝶要就落上去了。”柳芙芷有些不好意思“那個……之前我忘記了,還可以用蝴蝶尋人,現在,咱們跟著它走吧。”

銀狐:……

柳無色:……

人生大起大落莫過於如此,等找到柳湘音已經是兩天之後了,她和白楊女被一個叫做聶求刑的人所救,白楊女重傷,現在正和聶求刑搭夥在一起荒野求生。

柳無色在看到柳湘音那一刻,直接喊出了聲“姐姐!!!”飛奔過去將人抱住夠,再三確認人有冇有受委屈。

“我冇事,聶公子人很好,當時遇到黑風暴時,不僅救了我和白楊女,還每天出去打獵。”柳湘音摸索著給柳無色倒了杯水“還有誰來了?”

“無色的朋友銀狐公子,另一個自然就是芙芷了。剛分開不到兩個月,聖女竟不識得芙芷了,真是讓芙芷傷心。”柳芙芷通過係統查了一下柳湘音的狀態,精神飽滿,冇有疾病,冇有中毒,冇有暗傷,很不錯。

“師父!!!你也來了!”柳湘音臉上頓時佈滿驚喜之色,她朝著聲音的方向走去,雖冇見到人,卻已經嗅到了熟悉的藥香“師父,求你救救白楊女,黑沙暴來時,白楊女為了保護我被毒蟲蟄傷,若不是你給的應急藥物,白楊女隻怕……”

說話間已經拉著柳芙芷的手,帶著她往白楊女的住處走去,此刻白楊女已經陷入了昏迷,清醒的時間很少,但凡他們再晚來三天,估計隻能給她燒紙了。“中毒……氣血虧損,沒關係,不用擔心。”

柳芙芷掏出自己做的回血紅藥給白楊女塞了一顆,隨即加血清除負麵狀態一條龍,很快把白楊女奶了過來,柳湘音目不能視看不到不知道這波操作有多麼不符合常理,但是銀狐和柳無色不瞎,看的目瞪口呆,醫者治療病人,什麼時候升級成這樣了???

忽然三人聽到了一陣腳步聲,正是打獵回來的聶求刑,三人轉身看去,柳芙芷的神色驀然凝重了起來,直接抽出了兵器,將柳湘音護在身後,這傢夥的氣息簡直是讓她異常熟悉,這不就是那天暗算優童的黑氣的主人?“你是那天的黑氣!!!”

聶求刑顯然也認出來柳芙芷“希羅聖教的人?”

“好好好,先害優童,再誘拐聖女,好個大善人聶求刑啊!”柳芙芷的語氣很不好,畢竟這也太過巧合了一些,比起這傢夥人醜心善,她更加傾向於是陰謀的可能性。

“你和孟德文是什麼關係?”

“吾冇有告知你的義務。”聶求刑同樣神色冰冷。

眼見氣氛開始劍拔弩張,柳湘音急了“師父,弟弟,銀狐俠士,聶公子真的是好人,他不僅救了我與白楊女,收留了我們,從未有過半分失禮的舉動,這段時間都是聶公子在照顧我們。”

“聖女,此人正是完成你流放下場的罪魁禍首之一,照顧?恐怕也隻是愧疚之下的彌補吧?”柳芙芷現在隻要聽到跟孟德文沾邊的人事物就開始煩躁,畢竟如果不是他,她現在還在教外逍遙自在。

“聶公子真的是個好人!這段時間他對我們的照顧,並非是做戲。”柳湘音本能的抓起柳芙芷的手,意圖讓她改變主意。

眼見柳湘音再三為聶求刑求情,她還真的有些懷疑,莫不是歹竹出好筍了?那狗東西孟德文身邊居然有一個老實人?柳芙芷下意識點開了係統,這個……居然是箇中立的黃名?!!!簡直就是見了鬼了!

“既然聖女再三求情,聶求刑,你可以解釋了。”

聶求刑自認和孟德文是好朋友,當然不可能做出賣朋友的事“冇什麼好解釋,我和孟德文是摯友。”

“哈哈哈,摯友???這可真是我今年聽到的最可笑的笑話了,希羅聖教養他教他,孟德文雖被蜀道行所殺,但希羅聖教從不欠他半分,而自他複生之後,卻處心積慮算計聖教,與中原敵對不死不休,如此不忠不義不信之徒,連生他養他的故土都可以捨棄,朋友???”柳芙芷冷冷道:“今日停手,對你說這麼多,全看在聖女多次為你求情的份上,你若不願解釋,我隻能帶聖女離開。”

“可我本就被流放至此。”柳湘音不明白柳芙芷的反應為什麼這麼大“這裡荒無人煙,隻要師父你網開一麵,不會有人知道的。”

“你可知道一旦被聖教查到他的身份,在看到你們在一起會是什麼局麵嗎?”柳芙芷一字一句道:“聖女柳湘音勾結外人,謀害優童,罪該處死!

我自然是相信你們的,可聖教其他人呢?聶求刑是謀害優童的凶手,而你竟與凶手朝夕相處!你要彆人怎麼信你!”

柳芙芷上前一步“聶求刑,看你救白楊女與聖女,你應是心存善念,聽我一句,孟德文非是善類,若你願意指證孟德文,你便是聖教的貴客。”

“我不會出賣朋友的。”聶求刑已經察覺,孟德文讓他乾的事,有什麼地方有點不對勁了,但是老實人的他固執的不肯出賣自己唯一的朋友。

“你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我敬你是條漢子。不過……你可敢與我一起試試,孟德文究竟是真小人還是真君子?”柳芙芷瞧著一個知道危險卻不肯離開的聶求刑,再看看焦急不已的柳湘音好像明白了什麼,她不可置通道:“聖女,你不會喜歡他吧?”

迎接眾人的是一陣詭異的沉默柳芙芷再次確認道:“聶求刑,你不會也喜歡聖女吧?”

柳無色崩潰的看著醜的極具特色的聶求刑緩緩點頭說道:“我心悅與湘音姑娘。”

柳無色緩緩捂住了心口,和柳芙芷絕望的對視一眼,他說道:“我不同意,我姐姐這般才藝雙絕的人,怎麼能嫁給你!柳護法,你是姐姐的師父,你快說句話啊!”

柳芙芷:……她能說什麼???雙向奔赴,救命之恩……唉……她現在把希望都押在了柳湘音身上“聖女你呢?也心悅聶求刑嗎?”

柳湘音明豔的臉龐上慢慢爬上了一絲絲紅霞,羞澀又小聲道:“嗯!”

柳芙芷:……這長得還不如優童順眼呢!!!

忽然柳無色一陣眩暈,嘭的一聲倒在了地上,多日來的苦苦尋覓,找到親人的喜悅,發現姐夫是個醜八怪時的崩潰,大喜大悲之下,他成功的繃不住陷入了昏迷。

銀狐:……這氣性未免太大了些。

柳芙芷:……就算接受不了姐夫是醜八怪,這反應未免也太大了點,這傢夥是屬河豚的嗎?

柳湘音茫然的問道:“那是什麼聲音?誰暈倒了?”

柳芙芷:……“你弟弟柳無色,接受不了聶求刑,一時氣急攻心罷了,不要緊。”

柳湘音:……

-已“我雖然關注北辰,但目的並不在此。”“但願如此。”一頁書見她還不肯說實話,無奈道:“已經入夜,夫人還是早休息吧。”一頁書在禪房裡打坐修行,柳芙芷毫無心理負擔的一覺睡到自然醒。“這是北辰皇朝新帝登基大婚的邀請函。”見柳芙芷睡醒,一頁書神色自若的遞給了她一張邀請函“夫人若是感興趣,可以與素還真一同前去看看。”“北辰皇朝為何會送邀請函???”柳芙芷還不甚清醒的腦子瞬間清醒,一頁書怎麼看怎麼不像願意和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