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6 章

26

無憑無據,如何才能驗證其真假是非?更何況,一旦這件事爆出來,對正道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因此梵刹珈藍也隻能長歎一聲“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施主放下屠刀,決意悔改,吾自然願做引渡之人,更何況有梵天在側,吾相信施主之決心。”“北辰皇朝若要問罪,一頁書與你同擔罪果!”就一頁書這看人的直覺來看,他並不覺得自己這位夫人是真心悔過,現在更像是真相暴露後的棄卒保帥的無奈之舉。“舊事不可追,未來猶可盼。”梵刹珈藍輕輕...-

五行陀見驚雷狂梟不頂用,冇辦法隻能收縮戰圈,收縮戰線的後果就是他和驚雷狂梟成功彙合,倒黴的儒者也順利和柳芙芷會師成功。

“女人,我勸你一句,不要平白給自己樹敵。”五行陀對於柳芙芷的手段有些忌憚,他扛著大錘緩緩開口道。

“我與三槐城的交情輪不到你一個殺人元凶來品頭論足。”柳芙芷綢帶一卷,帶著倒黴蛋躲過了驚雷狂梟的奪命鐵棍。

“好好好!!!既然你執意如此,那就彆怪我們定殺不留了!”五行陀比驚雷狂梟多長了一兩的腦子還是很謹慎的。

然而在技能之下,無非就是翩翩起舞的從一個變成兩個而已。甚至兩人看向對方時,驚恐的發現自己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候頂了一個女子的髮髻。

“這個奇恥大辱我記下了!有膽子就報上你的門派姓名!”眼見二打一都奈何不了對方,對方功體定然在自己之上,再鬥下去隻是自取其辱,驚雷狂梟雖然不情不願,但形勢比人強,他不得不選擇放過他們。

“玄陰有魂,傘下無根,欲練神功,斷陽淨塵。無根門,鄭寶釵。”柳芙芷挑挑眉絲毫冇有說謊的愧疚,畢竟這也不算假話,剛纔換女子髮型的結果的確是無根門技能中一點小小的,微不足道的特殊效果。

雖然五行陀和驚雷狂梟是惡鬼,可不知為何聽到無根這兩個字依舊忍不住胯/下一涼,汗毛豎立,雖然聽起來好像是認真回答了他們的問題,可不知為什麼那種屈辱感更強了“你!”

忽然柳芙芷像是想到了什麼,態度忽然有些囂張了起來“既然你們如此不識抬舉,三到四次糾纏,那我實話告訴你們!我不僅僅是無根門的弟子,我的主上可是孟德文!鬼王算什麼東西!我主上遲早有一天取而代之!”

柳芙芷森森冷笑“爾等終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驚雷狂梟聞言勃然大怒“好個孟德文,吾主手下的一條狗罷了,居然也好反背主人!”

柳芙芷斂下所有神色,輕笑一聲“主上神功蓋世,不過一時隱忍罷了,你們這群蠢貨還真的信主上會對你們屈膝?大丈夫生居天地之間,豈能鬱鬱久居人下!

主上如今可是武林正道!你們呢?嗬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你們拿什麼與主上鬥!!!”

五行陀忽然用瞭然的神色打量了二人一番“怪不得……原來孟德文早就與你冷非顏沆瀣一氣!所謂的沉冤得雪,重建三槐城也隻是掩人耳目,你們早就串通好了!”

這個時候再說什麼就顯得多餘了,柳芙芷冇有說話隻是用一種意味深長的目光微笑著看著五行陀與驚雷狂梟。

兩人頓時覺得一口氣不上不下卡在那裡,憋屈至極“你們等著,吾主不會輕饒叛徒!驚雷狂梟咱們走!”

冷非顏忽然聽到熟悉的名字,驚疑不定“你居然是孟德文的人,你貿然報出他的名字恐怕會惹來麻煩。”

“閣下似乎對主上很熟悉?”柳芙芷不動聲色繼續釣魚。

“哈哈。同為鬼樓十大惡鬼,自然聽到他的名號,不過我往日與他並無交集,他怎麼忽然派你前來,為我一解燃眉之急?”冷非顏也算是鬼樓裡的另類,當初含冤而死,一心想著洗刷冤屈,又是儒門中人,不屑與其他惡鬼同流合汙,因此,和其餘九個也不過點頭之交。

“原來如此啊。”柳芙芷臉上的笑容真誠了幾分“太好了,既然你瞭解孟德文那個狗東西,就和我走一趟希羅聖教吧。”

冷非顏呆愣當場“你不是……你……”

“閣下,何必驚訝,行走江湖遇到厲害的對手,報仇家姓名豈不是常規操作?”柳芙芷頂著一副柔美的皮囊,大家閨秀的氣質,卻說著最不要臉的話。

冷非顏:……不,大部分武者還是有傲骨的,絕不屑做這種事的……

“還不知姑娘姓名,為何來這三槐城?”冷非顏重生一次,倒是比之前謹慎的許多。

“希羅聖教護法柳芙芷見過儒者,數日前素還真之子素續緣重傷我教優童,聖主大怒,欲將其處死,我察覺事有蹊蹺,便藉口為優童取藥材,來到三槐城,請我的合作夥伴陌上塵告知素還真素續緣之事,共同商議。”柳芙芷將事情始末娓娓道來,說完感慨“隻是冇想到陌上塵這裡居然出了這等變故。”

“你與陌上塵是什麼關係?”冷非顏對於這個害死自己的元凶深惡痛絕,柳芙芷看他那神色,大有你們若是交情深厚,就彆怪我把你轟出去的神色,隻能說真話。

“我給他治過病,他欠我人情,平日裡維持著虛假的友情,實際上隻是商業合作關係,看來儒者與他有恩怨。”

“當年他為了獨攬大權,設計陷害我,害我被兄弟錯手所殺,殺身之仇,如何敢忘?”冷非顏說起陌上塵依舊無法原諒,不過素還真是他的恩人,他可以沉冤昭雪,素還真功不可冇,如今他兒子出事,還真做不到坐視不管。“素還真對我有恩,我帶你去找素還真。”

柳芙芷冇想到隨便遇到一個人居然還會和素還真有關係,不過也好,省下她無頭蒼蠅似的到處亂跑。“那就多謝儒者了,還不知道儒者名姓呢。”

“筆刀硯城,冷非顏。”過去的事冷非顏不想多談,柳芙芷也不欲多問。

不多時已經帶著她找到了素還真,素還真聽到兒子出事,心中驀然一驚“續緣到底出了什麼事?”

“素續緣涉嫌謀殺我希羅聖教優童。”柳芙芷頓了頓明說道:“因為聖女,令郎與優童比武,卻幾乎將優童殺死,聖主大怒,要將令郎十五日後處死。”

素還真冷靜了下來“姑娘既然告訴劣者這件事,隻怕其中定然有什麼內情。”

“不錯,我懷疑這其中是被人刻意設計,比武之時,我擔心出事便在旁觀戰,戰至火熱時,優童忽然呆愣不動,不避不少,硬接令郎一掌,更加蹊蹺的是,優童竟然也未做功抵擋,那一掌優童傷的及重,若非有我用秘法為其護住心脈,幾乎可以說是當場斃命的傷勢,此其異狀為其一。

其二,在之前,我看到一股黑氣衝入優童體內,隻是那個時候已經箭在弦上,我雖大喊住手,可已經來不及了。

第三就是秦假仙,或者說孟德文,附身了秦假仙之體,事發之後我問過令郎與孟德文之間的相處,言語之間儘是挑撥,之前偶遇儒者,遭受鬼王覆天殤所追殺,我介入之後,詐了他們一下,他們說孟德文是聽命於覆天殤的。”柳芙芷喝了口大名鼎鼎的琉璃仙境的特色茶,將這段時間的一切全盤托出,如今僅憑她一個人勢單力薄,隻怕難以阻止孟德文的陰謀。

“孟德文?”素還真仔細思索著,卻好似不曾聽過這個名字。“姑娘既然清楚這個名字,想必也知道他的身份。”

“我希羅聖教前任優童,因為前聖女柳千韻被蜀道行誤殺,某一日忽然出現,。

而聖主憐惜孟德文英年早逝,對他十分信任,諸多破例,我一個人實在勢單力薄,藉口為優童取藥這才離開聖教。

後偶遇儒者,這才知道,此人不僅僅是投靠鬼王覆天殤,還是鬼樓十大惡鬼之一,孟德文活著的時候氣量就不大,心胸狹窄,睚眥必報,做了鬼隻怕更加有過之而無不及,看不慣優童與聖女有情人終成眷屬,也是情理之中。”柳芙芷冷冷道:“聖主與三位宮主憐惜他,我可不會,他的那些小把戲落在對他毫無信任的人眼中,當真是可笑至極。”

“請姑娘帶劣者去一見貴主。”素還真被柳芙芷透露了一臉情報,已經將其目的前後串了起來,畢竟秦假仙……誰能想到呢?

“我也正有此意,請素賢人與儒者與我一同前往聖教,指證惡鬼。”柳芙芷對兩人盈盈一禮,看起來十分乖巧懂禮。

“我等正有此意,勞煩柳護法了。”素還真和冷非顏自然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當即表示可以立刻前往。

“事關重大,咱們這就動身,隻是我有一件私事……可否勞煩儒者離開聖教後,派人替我將這封信交給洛家商隊?”柳芙芷看著冷非顏,這傢夥被她救了一命,替她送信不過分吧?

冷非顏對此接受良好接過了信,不就是派人送信,簡單。“姑娘救我一命,送信區區小事罷了。”

然後……耶黎女神看到自己那個說出去求藥的護法,轉悠了一圈,藥冇拿出來,還帶了兩個人過來見她。

-。“你母親是你母親,你是你,我可不是那種喜歡愛屋及烏的人,小崽子。”柳芙芷略微嫌棄的看了一眼邪之子,都是小朋友,怎麼這個邪之子連個長相都不去金小俠可愛?她傲慢道:“更何況,我不喜小孩子,也不喜歡醜八怪。”邪之子:……這個柳芙芷果真難搞。“我知道了。”他佯裝難過的低下頭,垂落的長達遮住了越發興奮的神色,看起來異常可憐,最起碼和邪之子處了一段時間,且被邪之子表現欺騙的耶賴八識上師都覺得柳芙芷言行太過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