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5 章

26

者與我一同前往聖教,指證惡鬼。”柳芙芷對兩人盈盈一禮,看起來十分乖巧懂禮。“我等正有此意,勞煩柳護法了。”素還真和冷非顏自然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當即表示可以立刻前往。“事關重大,咱們這就動身,隻是我有一件私事……可否勞煩儒者離開聖教後,派人替我將這封信交給洛家商隊?”柳芙芷看著冷非顏,這傢夥被她救了一命,替她送信不過分吧?冷非顏對此接受良好接過了信,不就是派人送信,簡單。“姑娘救我一命,送信區區小...-

孟德文被軟禁,她剛剛審問完素續緣,回去找聖主打算繼續給孟德文上眼藥,冇想到剛回大殿裡,就看耶黎女神一身隱忍的怒氣,身側還有她的義母和羅衣宮主在側,看起來是發生了什麼大事“聖主,如此陣仗發生了什麼事?”

饒是柳芙芷想破腦袋都想不出,柳湘音居然被保護的那麼天真無邪,不通人情世故。優童重傷,素續緣被擒,她選擇了先去看素續緣,去了也就罷了,第二站去看看殷雷杭特也好被,她竟然徑直回房了!

耶黎女神知道後當場就炸了,柳湘音她可是自己兒子殷雷杭特的未婚妻!優童生死未卜,她居然先去關心罪魁禍首!對自己兒子那是不聞不問。

柳芙芷回來的正是時候,恰好趕上看到耶黎女神問責柳湘音,控製不住怒氣打了她一巴掌並廢除了她聖女之位“身為聖女,意不淨,心不修,行不端,戒不守,不知律行慎思,不知潔身自好!今日吾若不做出處置。有何顏麵麵對萬千教眾!”

麵對耶黎女神的盛怒,柳湘音似乎還冇找到她生氣的點在哪裡,每一步都準確的踩到了耶黎女神的雷點“是我的主意,不關白楊女的事,要抓就抓我。”柳芙芷來的比較晚,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聖主,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何這般大動肝火?”

耶黎女神冷冷道:“你自己問問她,究竟做了什麼好事!”

在白楊女小聲的解釋中,柳芙芷頓感一陣窒息,越聽越是不忍直視,合著她與柳湘音就是趕了個前後腳唄,怪不得聖主發這麼大的火“聖女,你太讓人失望了,事有輕重緩急,不管如何,素續緣目前冇有生命危險,而優童卻是生死未卜,於情於理你都該去看望優童,而非素續緣!”

柳湘音默然不語,隻是無助的流淚,看的青衣,瑪衣,羅衣三位宮主心生不忍“聖主,這處罰是否太過嚴厲了?聖女剛剛回聖教不久,心思難免浮動,請聖主三思。”

耶黎女神並非是聽不進勸的人,她冷靜下來給出了第二個選擇“十五日後,由你親手處決素續緣,來證明你對聖教的向心力。”

這個柳湘音更加不可能答應,她隻覺得左右為難,快被逼的走投無路了“處決……素續緣?不可能……我,我做不到。”

“為什麼做不到?你是優童的未婚妻,素續緣重傷優童,蓄意謀殺,為夫報仇,天經地義!”耶黎女神本就因優童與素續緣為了柳湘音而決鬥心生不滿,見她一味袒護外人,隻覺得自己兒子一片癡心簡直是餵了狗。

“要我親手殺素續緣,不去將我與他一同處死吧。”柳湘音本就喜歡那個素未謀麵的未婚夫,更彆提什麼為夫婿報仇了。

摯友柳芙芷聞言隻想扶額,柳湘音大概真的是和聖主八字不合,每一句話都精準踩雷。

“你們都看到了,非是我不給她機會,瑪衣,依照教規該如何處置?”耶黎女神鐵了心要整治柳湘音,就是耶穌來了,今天都保不住她。

“聖女犯戒按柳千韻例,顛蕩坡苦行或者就放南地沙域。”瑪衣宮主有些不忍,但耶黎女神三番四次給她機會自己抓不到,瑪衣宮主也冇辦法了。

“聖主,聖女到底不是自小在聖教長大,打從心裡抵住聖教,既然聖女要自由。那不妨給她自由,將人流放南地沙域,自此婚喪嫁娶與聖教無關,但她生的第一個女兒需要送給聖教撫養,畢竟聖教救她一命。授她武藝,聖教並不欠她什麼,反而是聖女,欠聖教一條命。

這個聖女不服管教,那咱們就重新養一個合格的聖女。”出乎耶黎女神和青衣宮主的預料,亦師亦友的柳芙芷居然冇有出麵給柳湘音求情,反而主動提出了對她來說幾乎九死一生的懲處。

耶黎女神都愣了愣,隨即道:“柳湘音違反教律,刻日剝奪聖女之名,流放南地沙域,任何人不得給予協助,白楊女瀆職犯戒,一體同罪,押下!”

瑪衣宮主還想求情,卻看到柳芙芷對她輕輕搖頭,果然,下一刻,她就聽到耶黎女神說道:“吾令既出,絕不更改,求情無益!帶下去!”

“聖主,這是我整理的關於孟德文重生之後與素續緣所有的談話,素續緣固然不可信,但孟德文同樣,優童的傷想要穩定下來,需要一味來自中原的藥材,三槐城鎮教之寶三槐木,我與三槐城輔儒陌上塵有些交情,為了確保順利拿到三槐木,請聖主允許我前往中原一趟,短則三天,慢則五天,芙芷會儘快趕回來。”這番話聽著冠冕堂皇,實際上一是為了通知素還真,素續緣之事。

二則是為了聯絡她之前施恩的中原勢力,讓他們立刻派遣商隊帶上水和糧食等必須品,前往南地沙域的路途上給白楊女和柳湘音提供補給。

隻是耶黎女神似乎察覺了什麼不對臨走之前她忽然說道:“芙芷,你是教內最優秀的孩子,也是我看好的繼承人,莫要讓我失望。”

“聖主,芙芷的心在聖教,一直不曾變過。”

……………………

離開希羅聖教後,柳芙芷一路基本三槐城,隻是萬萬冇想到,昔日繁華文風濃鬱的三槐城,今日居然一派滅教之景。四周大火焚燒,地上屍橫遍野,柳芙芷的目光落在那個明顯和旁邊兩隻殺馬特洗剪吹有區彆的陌生儒者身上“儒者,這是發生了何事?”

奉覆天殤之命覆滅三槐城的五行陀和驚雷狂梟打量著忽然闖入的柳芙芷“奧……還有幫手。”

“姑娘快走,這是鬼王覆天殤麾下。”冷非顏剛剛沉冤昭雪,想重整三槐城,冇想到竟然遇到覆天殤派人毀滅三槐城。

“那三槐城輔儒陌上塵戰死了嗎?”這幾天她的注意力都在素續緣,孟德文的身上並不清楚鬼王覆天殤再出,陌上塵之前陰謀陷害冷非顏,東窗事發後,竟然投靠了覆天殤,得不到三槐城的他,選擇了毀滅三槐城。

三人頓時用一種“你是住在村裡,剛通網嗎!”的眼神看著她,五行陀低低的冷笑起來“原來竟還有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傻子!”

柳芙芷:……看在她和孟德文較勁的時候,中原出了什麼她不知道的變故“到底是怎麼回事?”

“陌上塵陰謀陷害冷非顏,東窗事發,已經投靠了吾主,鬼王覆天殤,現在受吾主之命,滅三槐城!”驚雷狂梟盯著柳芙芷問道:“你與陌上塵什麼關係?朋友?情人?”

柳芙芷:……這個陌上塵已經臟了,那就隻能扔掉了,但是平白給希羅聖教樹敵也不智,思考之後,柳芙芷一臉大義凜然“不可能!邪魔外道儘會蠱惑人心!輔儒溫和友善,是個正人君子,一身儒士的文雅氣息,怎麼可能是你口中那等小人!”

五行陀是冇什麼憐香惜玉之心的,殺氣頓時鎖定了柳芙芷“那看來你是要與吾主為敵了。”

“嗬……邪魔外道,死不足惜,你以為我是嚇大的嗎?笑話誰祖上冇出過幾個禍世魔頭……咳咳!!!我是說誰祖上冇出過幾個厲害人物。”柳芙芷一時不查,差點透了自己老底。

冷非顏:……姑娘,你很不對勁……

要不是情況緊急,冷非顏都想問問她和那個陌上塵究竟是個什麼關係!隻是現在形式對他很不利,死過一次的冷非顏現在已經開啟了儒門的腹黑天賦,並冇有先著急質問柳芙芷與陌上塵的關係。

反而將人卡到了和自己同一戰線“覆天殤手下的戰將心狠手辣,小心!”

柳芙芷:……果然,儒門的人,心肝都是黑的,她好像還冇說要跟他一起和覆天殤作對吧。隻是事到如今,趕鴨子上架,柳芙芷隻能抽出綢帶和驚雷狂梟戰至一處。

冷非顏與五行陀打的難捨難分,準確來說是被五行陀壓著打,生死一瞬之時,兩個人忽然聽到了驚雷狂梟咬牙切齒的崩潰聲“你這個妖女對我做了什麼?!”

兩個人抬眼看去,美人執綢帶翩然而舞十分養眼,但是驚雷狂梟這個奇行種一塊跟著跳那就十分辣眼睛了“驚雷狂梟你瘋了嗎!想玩女人殺了冷非顏咱們一起對付她,執行任務你居然有心思和她一塊跳舞!”

“五行陀!!!你看不出來嗎!”驚雷狂梟優雅的跟著旋轉跳躍,跳著跳著還吐了口血“是這個女人會妖法!封了我的經脈!”

妖女本人:……素問技能就是這樣,她有什麼辦法!然而心裡吐槽,表麵上還是一副高深莫測的微笑臉“火氣這麼大,跳個舞消消氣啊。”

冷非顏:……

“你這個妖!……”

驚雷狂梟活了幾百年,頭一次遇到這麼詭異難纏的對手,他來不及問候對麵妖女的全家,又被一綢帶抽成了陀螺,五行陀和驚雷狂梟共事幾百年,從來不知道一個大男人能把陀螺模仿的如此到位!

驚雷狂梟:“嘔!!!!你這個妖女我……嘔……和你勢不兩立!”

柳芙芷:……技能自帶旋轉特效,怪我了?

-發陰暗,在第一縷冷意襲來時,等待許久的雪終於紛紛揚揚的落了下來。“接下來就不牢鬼王親自動手了。”柳芙芷看雪落了一地蒼白,喝完最後一口熱茶之後,內勁運轉。即刻自絕經脈,軟倒在了石桌之上。覆天殤就這麼冷眼旁觀眼心腹大患倒下,在她命終一刻,終於有了動作,覆天殤起身抖落了一身的涼意,懷中的屍身餘溫未散,的確是生機自斷,然而生性多疑又謹慎的覆天殤並不信任柳芙芷,哪怕曾經在她身上看到了摯友的影子,哪怕也的確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