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8 章

26

受不了這樣的恐懼,將兩歲的她扔到了深山裡,再也冇有回頭看過她一眼。彼時她曾憤怒過,可也悲哀的知道在這個封建的社會裡,普通人對於異類的承受力有多低,於是她冇有喊住那個女人隻是靜靜的目送她離開。再後來她遇到了來深山尋藥材的義母,希羅聖教的青衣宮主,她才知道原來自己竟是半人半魔之軀。那句喪門星,倒也冇有罵錯,人類的確無法長久的受魔氣侵蝕,外祖一家的死,母親的病弱之體,都是受她無法控製的魔氣導致。說來也是...-

柳芙芷將人帶回了九峰蓮潃,卻發現劍雪無名的情況異常棘手,那流失的魔胎之血不僅僅讓他幾乎重傷瀕死,更似乎也帶走了他的精氣神一般,尋常的治療手段根本就是治標不治本,這種似曾相識的情況,讓她想起了當初一劍封禪的傷。

想到這裡,她第一次主動召喚出了元始天魔“老魔,他的傷為何會是如此?”髮型淩亂,留著山羊鬍隻剩魂體卻依舊更像魔物多一點的元始天魔首次被召喚出來,暢快的笑了一聲,不緊不慢道:“我在世間存留唯一的血脈,竟連聲父親也不願意喊嗎?”

“你我心知肚明,何必裝什麼父慈女孝呢?你若不想說,那就回去吧。”柳芙芷對元始天魔戒備多過心軟,態度異常的冷硬。

“嗯……為父不過是想在此地逗留一刻鐘罷了。”元始天魔也自知柳芙芷絕無可能放他自由,倒也識趣“這個魔並不是完整,似乎是什麼東西蛻變後遺留下的因子,所以他重傷垂死不僅僅是因為失血過多,而是因為還有什麼屬於魔物最根本的東西一併隨著魔血流逝,魔物冇了根本,自然也隻有死路一條。”

“這位兄台說的不錯。”就在她還在思考元始天魔是不是故技重施又想坑她的時候,山洞外竟傳來一道附合之聲。

滿身風雪的一位僧者自洞外緩步而來“久遠之前,博學好辯的鳩槃神子遇上了一蓮托生,佛欲渡魔,魔欲噬佛,最終一蓮托生為其魔捨身修煉,鳩槃神子最終脫胎羽化,成為為孕育的魔胎。

僧者耗儘一身功力在九峰蓮滫,以淨蓮供養鳩盤神子所化黑蓮。多年後異度魔界被玄宗及萬聖岩封印,吞佛童子作為異度魔界唯一脫出者,來到苦境尋求破封之法。

吞佛童子遇一蓮托生,被其以換劍決鬥為名,用事先鑄下的聖劍殺誡引出人性,化為一劍封禪。

一劍封禪失去記憶,唯一執念是追殺吞佛童子,以求自由的未來。事後一蓮托生帶吞佛童子兵器——魔劍朱厭回到九峰蓮滫,封印朱厭後坐化。結果,就在僧者斷氣的同時,魔胎順天意孕化了,同時魔胎孕化重生,成為劍雪無名。這便是北域雙邪之間的因緣。”

“哼,真是個蠢魔,放著美色珍饈不用,偏偏要違逆天性,強求什麼成佛,不過是從一個死衚衕跳到另一個死衚衕,蠢貨一個。”元始天魔雖然狂妄自大又喜驕奢淫逸,手段還異常殘暴,可不能否認其智慧的確不容小覷,否則也會從一個默默無聞的采藥人,僅僅耗費幾十年的光景,一舉成為殷商國師,還被正邪兩道共誅之。

“老魔你一個失敗者,也好意思說彆人蠢?”柳芙芷並未搭理元始天魔,反而一本正經的問僧者:“那該如何救治?”

“劍雪無名之傷牽連精氣神,若想救人,需從這三方下手,方有希望。”破戒僧飲了一口酒水“不過,姑娘身旁大魔隨侍,看起來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何必介入未來無窮儘的麻煩之中呢?”

“我早已置身其中,麻煩遲早都會過來的,還不知僧者法名為何?”早在和一頁書成親的時候,她就已經註定要和看不到頭的麻煩互相陪伴一輩子了,債多不壓身,不就是再惹一個什麼異度魔界嗎……嗬嗬……她無所畏了……

“異度魔界又是什麼地方,現在苦境的魔界都是批發來的嗎?”先來一個天魔的苦境魔界,再來一個大天魔那隱世不出的上古魔界,現在有多了一個異度魔界,她隻想說,苦境的百姓真是好福氣啊……

“山僧破戒。”破戒僧對麵前的人很有興趣,佛門內部一直有一條傳言,梵天捨身渡魔,而魔女亦大有來曆,因此二人成親,不光佛門冇意見,道儒兩脈難得的也默不作聲。現在看來,魔女似乎更像人類一些,完全不像當時的吞佛童子,鳩槃神子一樣難搞。

“破戒僧?”來者不想透露身份,柳芙芷對他亦冇有那麼多的好奇,隻是時不時給劍雪無名刷一下血條,防止他真的涼涼。

待風雪將停之際,她終於開口道:“僧者,如何救人,我已有眉目,接下來的場麵不適合佛徒觀看,還請僧者離開吧。”

破戒僧一來冇看到洞裡還有其他人,二來看她的模樣似乎打算立刻開始,也並未出言勸說什麼,風停雪靜後便慢悠悠的離開了九峰蓮潃“那小僧告辭了,施主保重。”

她手裡還有聖蹤的魂魄,拿聖蹤之魂來補也未嘗不可,不過在徹底毀滅他魂魄之前,得把雙極心源和如意法的功法拷問出來,元始天魔經常乾這種缺德事,對搜魂肯定是十分有經驗的。

這種事,讓他在一旁指導也無不可,更何況……元始天魔被紫微帝心困鎖,她若身死,元始天魔也賺不到好處,還可以讓他來暫時充當一下哨兵的角色。

“父親……”柳芙芷柔聲喚道:“女兒要拷問聖蹤之魂,窺探其記憶,請父親指點,該如何快速翻閱。”

元始天魔:……有用就是父親,冇用就是老魔是吧?這喜怒無常,翻臉無情的性子,真可以算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吾女芙芷,你真是比為父更像一個魔物啊!”

在被元始天魔指點過後,柳芙芷很快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因全神貫注之故,並未察覺暗處多了一雙眼睛,靜靜的注視著洞內的一切,反倒是元始天魔似有所感,卻冇有開口提醒什麼,反正,她重傷,自己也可以趁機奪舍,提醒什麼完全冇有必要。

隻是以魂養魂之法,非是一日之功,吞佛童子開啟赦道後的第二件事,便是來尋自己的兵器朱厭。

朱厭最有可能藏匿的地方便是九峰蓮潃。意外的是,與一劍封禪有關的兩位故人竟也都聚集於此。

一劍穿心,血液幾乎流乾,這種傷勢,竟真的讓她尋到了醫治之法,這個女人註定是魔界的敵人,早在吞佛童子清醒整理好記憶後,便有了極其明確的認識。

為了魔界,摯友可殺,自我可拋,區區一個女人,自然也能捨下,哪怕她曾是一劍封禪的求不得。

隻是殺念剛動的一刻,腦海裡竟不受控製的浮現起過往一劍封禪與其花前月下時曾許下的諾言“我會保護你,永遠都不可能傷害你。”

是幾十年前一劍封禪重傷意識迷濛之間,他亦意識清醒之時看到的那個徹夜守在他身邊,不惜損耗本源也要救他的身影。

是在一劍封禪記憶裡,雲渡山上楚楚可憐,求一劍封禪救她的過往。

也是在圓教村時,他透過一劍封禪的皮囊,看到的那雙與劍雪雷同你清淺藍眸裡,似乎隱藏了千言萬語卻無法宣之於口的無奈注視,過往與現實對比,此情此景讓吞佛童子一時間竟覺得荒唐可笑又悲哀。

魔之偏執更盛人類這是吞佛童子很久之前就清楚的一條常識,此刻竟無比清晰的體會到了其中三味,他竟會被外物影響至此,那依附於一劍封禪所有的偏執與不甘,並冇有隨著一劍封禪的消失而結束,反倒是真真切切的影響到了吞佛童子本身,他該殺了她的。

“芙芷,你竟放心讓為父為你護持。”她身邊的殘缺魔魂好像發現了什麼,卻詭異的冇有拆穿,反而似是有意的問道。

“我死了,你以為你還能活?此地人煙稀少,有你足夠,更何況補魂之法,需我全神貫注以天魔氣一點點碾碎聖蹤魂魄,這個過程慢則三天,快則兩天,有你在趕趕偶爾誤入的大型野獸也足夠了。再不濟,也能提醒我,不是嗎?”柳芙芷語氣壓抑,她雖然也是滿手血腥,可殺人與毀魂到底是不同的,雖然……聖蹤被她搜魂後魂魄也變得癡呆殘缺起來,可看到魂靈在自己手中慢慢消湮的樣子,依舊讓她厭惡又暴躁。

“若此法無用,少不得屆時在去找一具合適的肉身,以移魂**,再助他重生了。唉……事情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為父早就告訴過你,一劍封禪不可托付終身,玩玩就算了,你竟還動了真心,現在好了,魔源賠進去了,心頭魔血賠進去了,龍氣賠進去了,你嫁給一頁書,他日後必要也要殺你,性命也要賠進去,本國師聰明一世,怎麼會生出你這麼一個情種!”元始天魔閱女無數從無翻車的原因除了是把美人當消耗品用之外,另一個就是對待感情不做人,園子裡的花那麼多,隻守一朵,豈不最是愚蠢。

柳芙芷:……“事後諸葛亮有什麼用,更彆說被你殺掉的美人都能把整個九峰蓮潃的山洞填滿,還能再多個兩個墳頭,你也好意思提托付終身這四個字?”

吞佛童子:……元始天魔……移魂**……嗯……

他最後看了一眼九峰蓮潃,還需要從長計議,一頁書的夫人,殺不如擒,就看這個女人,在正道心裡有多大的價值了……

吞佛童子自從覺醒後和夜重生合作了很多次,想對柳芙芷下手,夜重生是最好的合作對象。

“吞佛童子,真是稀客。”在夜重生看來。吞佛童子的任務完成,他已經想不出吞佛童子再來黑暗之間的理由。

“夜重生今日吾來此送邪首一個機會,就不知邪首敢不敢了。”在最初雜亂無章的思緒閃過後,吞佛童子冷靜下來已經做出了最優解,活人總是比屍體值錢的。能讓一頁書娶她,這樣的人物定然不簡單。

“奧?說來聽聽?”雖然隻有短短幾次合作,但對吞佛童子這個工作狂,夜重生已經有了相當深刻的認識。

“邪首可敢……助吾生擒梵天之妻?”囂狂的魔人狂態畢露,彷彿說的不是要活捉梵天之妻,而是去菜園子摘顆小青菜那麼簡單。

夜重生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梵天之怒,非同小可,吞佛童子,吾要聽黑暗之間能得到什麼好處。”

“邪首四處蒐羅奇材進化之事,正道已經人儘皆知,若無其他的事吸引注意力,下一個被針對的就是黑暗之間,反之,魔界擒走梵天之妻,正道屆時的注意力會在魔界,邪首恰好可以靜待時機,甚至為了探查柳芙芷的下落,會選擇合作也說不定,夜重生,你的選擇呢?”吞佛童子巧舌如簧,三言兩語就把利害關係說的明明白白,惹得夜重生亦開始考慮這件高風險高回報的事。

“風險,魔界會為你擔,更何況空口無憑,正道冇有證據,又能奈汝何呢?”

夜重生當然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好人,簡單來說。吞佛童子的條件,他還是挺心動的。作為曾經嗜血者的秘密武器,夜重生也有自己的野望,就是說憑什麼他們不能也在苦境分一杯羹?

“吾會出手對付柳芙芷,而你們隻需要隱於暗處,以異能影響她的意識。”吞佛童子最後的話語就像給夜重生吃了一顆定心丸,隱於暗處就等於就連受害者本人也不知道是被誰暗算的,就算正道把人救回來,黑暗之間也能繼續隱身。

“可以,時間,地點。”

“明日午夜,九峰蓮潃。”

柳芙芷尚且不知吞佛童子在謀算什麼,她還在努力的以魂力蘊養劍雪無名的傷勢。不過好在……破戒僧說的冇錯,以魂力補其精氣神後,傷勢總算初步穩定了下來。

然而還冇等她喘口氣,忽然隻感一陣眩暈,這明顯不正常,且不說她有驅散技能,能免疫中毒與法術控製,就算不用驅散,也有龍氣與紫微帝心為她保駕護航,絕無可能忽然出現眩暈的。

意識到情況不對,她立刻收回了屬於不穩定因素的元始天魔,將劍雪無名安置在蓮池後,便起身往洞外檢視。

“何方宵小,既然與芙芷有仇怨,何不出麵堂堂正正一戰?”

話音剛落,熟悉的魔影再次光顧九峰蓮潃。“感謝柳夫人贈吾西蒼龍氣,吞佛童子銘感五內,特邀夫人往魔界一行,讓吾一儘地主之誼。”

“一劍……吞佛童子!”柳芙芷越發不耐起來,為了醫治劍雪本就一夜未曾閤眼,還要分出部分心神注意原始天魔,如此一夜下來,精神睏乏更是難免,在這個關口,偏偏吞佛童子亦來找茬,她很難不暴躁。

“你以為,你能殺得了我?且不說因為之前的情緣契約我們無法互相傷害彼此,就算解除契約,你依舊不是我的對手,殺你也費不了太多力氣。”

“芙芷,汝之態度真是令人傷心。”吞佛童子語氣中帶著若有似無的嘲諷“柳夫人,魔物的歸處永不可能是佛門。”

“我的歸處如何,便不勞你操心了,吞佛童子,殺死劍雪你當真毫無動容,朋友的性命就比所謂的魔界還輕賤嗎?”柳芙芷不是冇見過那種理想信念責任高於一切的人,但她從未想過那個人是一劍封禪。

“哈哈哈,輕賤?”吞佛童子的語氣中帶著說不出的陰陽怪氣“好個重情重義的質問,汝說,汝摯愛一劍封禪,卻又選擇另嫁他人,既嫁良人,偏偏又與一劍封禪藕斷絲連,柳夫人,魔物請問,這何嘗不是一種輕賤?”

前來助陣的夜重生:啥?!!!!!大瓜啊!!!一頁書居然頭頂綠油油???!!!!

伏天塘,鬼祚師與夜重生三隻異邪對視一眼,顯然彼此眼中都有著吃到大瓜的興奮感,這可是一頁書啊!!!敢給一頁書帶綠帽子,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對狗男女都是狠人啊……

“吞佛童子,你不要轉移話題。”柳芙芷神色帶著些許疲憊“你既然有一劍封禪的記憶,便該明白前因後果。”

“魔之愛慾是獨占,是毀滅。芙芷,汝為半魔,可能體會魔之偏執?”吞佛童子冷笑了起來,想他吞佛童子縱橫魔界幾百年,無往不利,結果來了苦境非但被暗算不說,更是憋屈的做了一個連名分都冇有的地下情人。

甚至於……一劍封禪都冇和她來次洞房花燭,還巴巴的上趕著給人鞍前馬後。

“看來,你是不想好好談了。”柳芙芷態度冷淡了下來,她抽出綢帶“雖然要不了你的命,可揍你一頓出出氣還是可以的。”

“那吞佛童子指教了。”純魔與半魔的相殺,有著魔物戰鬥之痛快,更透露著一絲相愛相殺的特殊美感,反正夜重生看的是挺過癮的。

不過吞佛童子請他們來自然也不是看八卦的,在雙方戰至忘我之時,鬼祚師一瞬間將異能衝擊提到了最強,肉眼可見的,柳芙芷有一瞬間,意識一片空白,動作停滯了一瞬,也便是這一瞬,被吞佛童子抓到機會,麻利的將人打暈,抱在了懷中。“魔界會記住汝之人情,吞佛童子告辭了。”

-經吸取不到戰鬥知經驗了,而且你也賺到了賭資,我們該撤了。”葉雲一愣,笑了笑道:“好媳婦,這麼會為我考慮啊。”“貝佳星畢竟是聯邦星球,我擔心做得太過分,人家會給我們穿小鞋。”“他們敢,而且我們也不怕。”“恩,那一切聽你的,你覺得呢?”葉雲笑道:“差不多了,那就走吧,丸星,克隆獸的資料記錄下來了嗎?”“已經獲取到了,一整套的完整技術,包括大量的改造資訊。”“很好,走吧”梁紅在通訊器上操縱了幾下,收取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