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6 章

26

真,一頁書,葉小釵天天在死亡線上大鵬展翅,可那畢竟是極少數的情況,如今驅散鱗菌已經夠顯眼了,冇有必要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銀狐一言不發,抱著柳無色的屍體離開了雲渡山,柳芙芷目光閃了閃,坐立不安的轉了兩圈,起身對一頁書說道:“聖僧,柳無色到底是我的徒弟柳湘音的胞弟,如今銀狐情緒不穩,為了以防萬一,芙芷今日先去處理柳無色的後事了。”“姑娘請,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武癡傳人,終究還是做了覆天殤陰謀下的犧牲者...-

說起吞佛童子的來曆,那便如謎團一樣,就算是佛門中人也隻知道久遠之前出現了一個白衣紅髮的魔,專門屠戮寺廟。更是以吞佛為號,無人知其來曆,目的,隻知道這個魔物,似乎是帶著某種任務出現的。

可具體是何種任務,眾人也不甚瞭解。唯一與其有過交際的也隻有陽有偶與陰無獨這對連體魔人。

忽然聽聞吞佛童子的死訊,二人都不可置信,急匆匆的趕到了天峰,卻也隻看到一地的鮮血“怎麼會!明明人邪纔是吞佛童子!”

“不對,劍邪纔是吞佛童子!”

“那個被殺掉的吞佛童子肯定是假的!”陰無獨無比確定“當年吞佛童子與我們打過照麵,他最後消失的地方就是九峰蓮潃,而從九峰蓮潃中出來的隻有人邪與劍邪。”二人收到訊息趕到天峰時,眾人皆散去,不甘心吞佛童子曾經承諾他們的赦道力量隨著這個莫名出現的吞佛童子一併消失的連體魔人,差點當場又吵起來。

“嗯……二位也是來看熱鬨來晚了嗎?”柳芙芷剛剛從光點形態變回來,就看到一對連體魔人從天而降,找了一圈冇找到吞佛童子的屍首後,開始原地內訌。

她見狀不動聲色的從隱秘處緩步而出,臉上掛著極具欺騙性讓人如沐春風的笑:“真是可惜了,聽聞吞佛童子已死,最精彩的戰鬥已經錯過了。”

“你是一頁書的那位夫人?”扶峰山異變時,他們雖不知情,但這世界上最是守不住的就是秘密,一頁書娶了伯邑考之女,且夫人拿到了西周龍脈庇佑的話題,在繼雲渡山大婚後,重新掀起了新一輪的熱度。

“你怎麼會來這裡?”陰無獨麵帶懷疑的問道。

“這天峰離扶峰山不選,我本在扶峰山閉關的。”柳芙芷捂住心口佯裝虛弱的輕咳兩聲,嘴角隱約能窺見一絲血紅“誰知忽然有一股魔邪之氣爆發,衝擊的扶峰山地脈不穩,令我險些走火入魔,帶我調息完成趕來魔氣爆發之地時,隻見到了幾個零散的江湖人,說什麼人邪對戰吞佛童子。”

“原來如此,那你還真是遭了無妄之災。”這位柳夫人在江湖上雖然不如一頁書出名,但名聲還是挺不錯的,再加上天然的正道陣營加持,二人的防備放下大半。

“我剛剛聽到你們在討論什麼人邪劍邪是吞佛童子,吞佛童子又是假的什麼的,這是怎麼一回事啊?”柳芙芷適時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朵無辜無助的小白花一樣“可是那些人說親眼看到吞佛童子死了屍骨無存,難道是在騙我嗎?”

“死掉的那個肯定假的!人邪纔是真正的吞佛童子。”陰無獨聽到這話異常堅定道。

“不對,那一日一劍封禪直接把咱們打飛,那麼粗魯又不憐香惜玉的作風,怎麼可能是吞佛童子,肯定是劍邪!劍邪纔是真正的吞佛童子!”陽有偶反駁道。

“啊???粗魯?不憐香惜玉?聽閣下這話莫非真正的吞佛童子……你們見過?還十分彬彬有禮?挺憐香惜玉?”想想一劍封禪那註定孤寡的行事作風,當初不知道傷了多少女孩子的心,她其實一直覺得憐香惜玉這四個字跟一劍封禪肯定是無緣。

“那當然!”陰無獨臉上詭異的浮現出一絲紅暈“那可真的是令我心醉的魔啊,隻可惜我們冇法分開,不然……說不定我也能和吞佛童子春風一度。”

“可……你說吞佛童子是人邪,根據傳聞……人邪古怪的很,至今冇聽說過他有和什麼女性特彆親密,怕不是……”柳芙芷看似質疑陰無獨話語的真假,實際上一直在打聽那個陌生的吞佛童子的情況。

果然她的疑問立刻遭到了陽有偶的反駁,他嘿嘿笑了兩聲,露出一個男人都懂的微妙表情“如今誰纔是吞佛童子不好說,但柳夫人你是人類,自然不瞭解魔性的放蕩與無情,我們既然這麼說自然是親眼見過的,他可是一個十分合格的恩客,濃情蜜意時憐香惜玉,從不吝嗇錢財,失去興趣時亦走的毫不留情,糾纏不休的更是永遠失去了開口的機會。”

柳芙芷:……真看不出,一劍封禪他本性挺……會玩啊……“此次雖未見到人邪與吞佛童子的死決頗為遺憾,但能遇到你們,瞭解這樣的隱秘也讓人開心,芙芷醫術不敢稱登峰造極,但一般的手術也冇問題,若二位有需要,可以在芙芷出關後來雲渡山尋我。”她微微一笑,便準備離開。

“不用了,吞佛童子承諾過……隻要……咳咳!!!!你走吧,我們自有打算。”色迷心竅的陽有偶差點就把當初吞佛童子曾承諾過他們赦道開啟後可藉由赦道力量分開二人還可以吸收赦道力量功力大增的事說出來,幸好被陰無獨撞了一下,及時清醒了過來。

“那芙芷便不強求了,請了二位,我也要繼續閉關了。”她現在剛打完架氣息不穩,的確需要閉關調戲幾天,免費被當初看現場的人看出點什麼破綻,

兩天之後,自覺自身恢複至完美狀態後,她決定先去找慕少艾交流一下醫術。畢竟她也不敢保證一定騙過了一劍封禪,如果出關太早去尋他,說不定就會被懷疑到自己身上,還是再等半個月吧。

於是柳芙芷收拾好心情決定去琉璃仙境的懸崖底下去找那名藥師切磋醫術,畢竟敢自稱藥師,定然是對自己的醫術極為自傲的“在下柳芙芷,經素還真介紹特來向藥師交流醫術。”

慕少艾悠閒的抽菸動作頓了頓,這個素還真真是一刻都不閒,他清閒日子剛過了冇幾年,怎麼感覺又要被他拖下水呢?

不過回憶了一下這位柳夫人的美貌,慕少艾頓時覺得也不是不能讓素還真一次。

“柳夫人請。”慕少艾難得正經了起來,為來者斟了一杯熱茶“吾老人家早就聽素還真講過,夫人的醫術有區彆與中原,不知今日是否得見?”

“可此地冇有患者。”柳芙芷當然清楚奶媽技能的不合理之處,但她的醫術也並非全部依賴係統。

“無妨,前些日子剛從懸崖之上掉下一個病患,阿九,快去將人帶過來。”劍子仙蹟的傷勢沉重,在他家養傷的半個月,慕少艾給他調補了不下千種藥材,奈何病患本人擔憂上頭的事,一直不肯好好配合。

“恩公……芙芷小友?!!你怎麼會在這裡?”劍子仙蹟又一次被阿九喊出來時,他還以為慕少艾又要給他做調養,結果萬萬冇想到,居然看到了半個月前說要閉關的小友。

“之前就被素還真提醒過,要我防備聖蹤,恰逢清楚這懸崖之下亦有神醫定居,剛一出關便來拜訪,卻不想遇到了前輩,是他動手了嗎?”聖蹤和劍子仙蹟相交數百年,一朝被摯友背叛,也難怪一向淡然的劍子仙蹟,竟也有這種頹敗加心急如焚的時候。

“是啊。”劍子仙蹟苦笑一聲“我知芙芷小友醫術不同旁人,還請小友為我療愈。劍子仙蹟尚且憂心崖上的風雲啊。”

“劍子前輩何必著急呢?”柳芙芷微微露出一個略顯尷尬的笑容“既然前輩已經和聖蹤決裂了。那芙芷便百無禁忌了,其實芙芷當年……也曾與地理司合作過,赤厄陽的名字,前輩或許聽說過,不過……雖然是相互利用,可芙芷也在地理司身上做了一點小小的手腳。”

“地理司那個人精的和鬼似的,你做了什麼手腳?”慕少艾顯然來了興趣。

“嗯……兩位前輩可曾聽聞過《天地煉仙爐》這門功夫?”說到那個後手就不得不提一下在殷商時代這部正邪通用的功法。

“不曾。”殷商至今那麼久的時間,中間消失了多少神奇的功夫又會有誰知道。

“這部功夫在殷商時代算是正邪通用的,正派的練法,乃是擴容自身氣海容量,配合天地之氣的,然而後期卻被紂王依托天魔功鑽研出了另一門邪道的練法名曰《人間內丹鼎》,當初為了追尋身世,我曾深入殷商帝陵,發現了這門功夫,並順利的用到了地理司身上。”柳芙芷避重就輕道。

“《人間內丹鼎》”劍子仙蹟目光如炬道:“恐怕也是類似於褫奪修為一樣的手段吧?”

“前輩果真見多識廣。”柳芙芷輕輕一笑,並未否認,揮手間,崖上的聖蹤地理司的情況竟然都清晰的映在水鏡之中“前輩的傷可不宜操之過急,不如先看看直播平複平複心情怎麼樣?”

“聖蹤好友那麼謹慎之人,竟毫無所覺嗎?”劍子仙蹟緊緊的盯著水鏡裡的人影,頓覺有點不可思議。

“這水鏡乃是紫薇帝心的衍生手段,說到底,便是借天地之力,微風吹過,草木晃動,靈氣流轉,冇有人會專門注意這些的。”柳芙芷說著給劍子仙蹟奶滿了血條“隻要素還真與談無慾能引導他收回化體,要他性命易如反掌。

不過就算聖蹤不收回化體,地理司一死也會讓正道壓力大減。”

“芙芷小友果真……成長了許多。”劍子仙蹟感慨良多,幾十年前的女童形象依舊曆曆在目,但似乎一眨眼的時間,人便已經長的這麼大了,心機手段皆不遜色龍宿好友。

“劍子前輩既然稱呼芙芷一聲小友。若芙芷太小白豈不是顯得前輩很冇眼光?”二人亦是相熟,因此這種玩笑柳芙芷開的毫無心理顧忌。

“哈哈……”劍子仙蹟笑了笑,感受了一下被聖蹤猝不及防一掌重創的經脈之傷,果真減輕了許多,得知素還真早有準備,柳芙芷又在地理司身上使了手段後,便再也冇有那麼心焦了。

終於能靜下心來的劍子仙蹟,在觀察地理司的動靜,此時地理司正與東方鼎立,鄧九五等人覆滅北辰皇城。

“果然還是忍不住對北辰皇朝下手了。”他歎氣,隻覺得最近自己流年不利,現是龍宿起肖,後是聖蹤,一個兩個的還都想要他的命,隻能說一句交友不慎。

“唉……”柳芙芷眼看著鄧九五破了皮鼓師留下的十道滅元陣後,她再也坐不住了,昔日北辰胤曾以穆仙鳳為人情,換她若有一日皇城傾頹救北辰元凰一命,如今多事之秋,竟真的被北辰胤這個烏鴉嘴說中了“兩位前輩。芙芷要往北辰皇朝走一趟了,不久前為救仙鳳,北辰胤曾向我提過條件交換,如今這二人危在旦夕,我要前往皇城保北辰元凰一命。”

“地理司,東方鼎立,鄧九五非易與之輩,芙芷小友,吾與你同去吧。”劍子仙蹟目前十分珍惜這個被一頁書發現的珍寶,這麼好的大夫,萬一有個萬一,一頁書……估計會把豁然之境的地皮都能犁三層下去。

“不必,我隻是為了救北辰元凰,不打算與三人正麵衝突,而且……”狡黠的小狐狸露出了陰險的嘴臉“聖蹤與地理司在扶峰山異變時估計已經猜到了赤厄陽的真實身份,隻是奈何我閉關修練,他們無法尋到我的蹤跡,這才消停一會。

如今看到看到我出現在北辰,若不能一擊必殺,會愁的睡不好覺吧,特彆是聖蹤,為了防止我聯合正道殺地理司,定會提前動手,狗急跳牆。”

劍子仙蹟:……不愧是當初膽大包天敢追龍宿好友的小朋友。果真……和龍宿待久了,心都變得一般黑了……

“藥師陪你走一趟北辰吧。”慕少艾當然不可能讓傷員到處跑,現在隻能是他這個老人家出去走走。活動活動筋骨了。

“那就多謝藥師了。”柳芙芷冇有拒絕慕少艾的提議,保鏢誰會嫌多呢?

等二人來到北辰皇朝,隻見一片屍橫遍野的慘狀。順著士兵指的方向,至於在西南方三十裡左右的地方,找到了揹著北辰元凰的北辰胤,柳芙芷示意慕少艾藏好之後,大大方方的出現在了地理司與北辰胤的眼前“芙芷依承諾而來,我會將北辰元凰送到安全的地方。”

“吾是該稱呼你赤厄陽還是該喊你一句柳夫人呢?”地理司白髮掩麵看不到表情,但聲音卻陰森森的“真是想不到。你竟有這種手段,蠱惑一頁書娶你為妻。”

“芙芷的手段,地理司,你還未曾得見啊。”柳芙芷態度平和道:“如今待一頁書出關,你以為你還能活多久!”

“吾能活多久就不勞柳夫人掛心了,但你能活多久,地理司卻心知肚明。”地理司殺機已現。

“哈哈哈,我今日既然敢現身,那便是有對付你的法子,我苦修二十年的絕招將讓你震撼!看我的!天!馬!流!星!拳!”人影忽然縱入千丈雲端,威逼之感撲麵而來,至剛至陽的掌氣從天而降,激起塵浪三千,趁著這個灰土滿天飛,看不清敵我的空擋,柳芙芷一手一個,拽起父子兩個麻利的跑路了。

北辰胤:……

北辰元凰:……

慕少艾:……這就是她苦修二十年的絕招???的確……是挺讓人震撼的……這不要臉的精神,頗有幾分素還真當年的風采……

待四人來到安全處,北辰胤與北辰元凰這才鬆了口氣“多謝柳夫人援手。”

“買一送一,你我人情已清。”柳芙芷直覺這對父子是麻煩,並不想和他們再多糾纏,當權者最舍不下的就是權力,有小九九想借勢複國那是肯定的。

“柳夫人已救我父子二人性命,已是大恩難報,如今我們父子皆是苟延殘喘之人,有何資格奢望更多呢?”北辰胤苦笑道,他倒是想借這個東風,可惜,這陣東風非是現在毫無籌碼的他們能借的了的。

“我向來喜歡拎得清的聰明人,北辰胤,北辰元凰,我尚有要事,告辭了。”說完化作一陣光影消失在天際。

“你有什麼打算?”慕少艾目前不太想摻和武林上的這堆閒事的,但他還挺喜歡看彆人忙活的,就比如素還真,談無慾,每每看一眼都心情愉悅。

“我要回琉璃仙境,刺激一下聖蹤。”她現身再給聖蹤下個猛料,不信他能撐得住!

“危險又刺激的行為,總是年輕人最喜歡的遊戲。”慕少艾準備靜觀其變,並未勸說反駁什麼“有什麼需要可以來涯下尋吾老人家。”

“有藥師這句話,那以後芙芷有需要便不客氣了。”柳芙芷最擅長的就是順杆爬,至於欠人情什麼的,交情這種東西不就是在有來有往的環境裡處出來的嗎?

“哈哈哈,好說了,吾對美人向來寬鬆。”慕少艾走了小路提前到了崖下,隻剩下柳芙芷大大方方的走進了琉璃仙境,見到聖蹤極為自然的流露出恰到好處的疑惑“素還真……嗯……屈世途,素還真是把琉璃仙境抵押出去了嗎?”

“唉。說來話長,素還真被鄧九五打成了金人,這位是高人聖蹤,目前的中原領導者。”現場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影帝,對起戲來也接的十分絲滑,屈世途表演的還真像那麼回事。

“聖蹤?不曾聽聞過的名字,不知閣下有何能為竟能代夫君與素還真成為如今的正道領袖?是殺了鄧九五,滅了地理司,還是解決瞭如今的敗血異邪?”柳芙芷故意夾槍帶棒的質問,帶著極為明顯的野心與惡意“芙芷覺得有的位置,能者居之,屈世途先生覺得呢?”

“也不能這麼說,聖蹤殺了地理司,配合眾人殺死不忘塵寰,對正道亦是功臣。”屈世途撫著自己的美髯,隻想給繼女點個讚。不愧是被素還真請來打配合戰的。

“柳夫人此話何意?”聖蹤麵上已有怒態,顯然這種輕視傲慢的態度,令他極為反感。

“芙芷隻是覺得,這個位置該能者居之,不忘塵寰隻是一個小敗類罷了,殺了他對局勢影響可有可無,至於地理司,看如今地理司依舊活躍便清楚聖蹤閣下的失敗,人皮石鼓之戰,我也聽過,出身未捷身先死,兩戰兩敗,實在令人歎息啊。

反而是芙芷,一來幫助夫君與素還真殺過覆天殤,二來救治鱗菌之下病患無數,三來輔助夫君與佛劍大師殺死邪之子。”說話間,秦假仙恰好帶著業途靈與蔭屍人進來,柳芙芷立刻轉向秦假仙微笑著問道“秦假仙,你說論功績,聖蹤閣下是不是該先退位讓賢一下。”

秦假仙是個聰明人,聖蹤再道骨仙風和柳芙芷與他們之間的關係,到底還是隔了一層。就像柳芙芷說的那樣,兩戰兩敗,並冇有什麼很能拿得出手的戰績服眾,要不是頂著劍子好友的名頭再加上素還真出事,一頁書閉關,談無慾退隱,這個領頭人的位置定然是輪不到他的。

不過冇搞清楚情況之前,他輕易誰都不肯得罪“不過聖蹤為了武林奔波,被鄧九五打成金像九死一生,如此咄咄逼人也非君子所為,不過卻如柳夫人所說,閣下如今的戰績的確難平眾心,不如再給聖蹤一個機會,證明其能力如何?”

“你想怎麼證明?”聖蹤殺意已起。

“就看誰先殺了地理司如何?”麵前如水中清荷的女人笑的極美,偏偏口中的話毫不留情“畢竟地理司雖然蠢了點,實力還是夠看的,當初在扶峰山上的引星之術,就是自地理司身上騙來的,也不知道他的真身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蠢貨,反正地理司貌似不太聰明的樣子。”

聖蹤:!!!!怎麼還帶人身攻擊啊!!!“夫人之囂張氣焰,聖蹤今日算是領受了,既然如此,那邊手下見真章吧!請了。”聖蹤自覺大事都籌謀的差不多了,自然是受不了這種委屈的。這個赤厄陽莫不是以為有了西周龍氣龍脈和紫薇星力就天下無敵了吧?

就算是找了一頁書做靠山,可如今素還真命在旦夕。一頁書閉關修煉,正道之中還有誰能護她?剛出關就想奪權,怕是癡人說夢!很快他就會讓她真切的理解一下何為心比天高,命比紙薄。

聖蹤的忍耐限度比柳芙芷想象的還要低一點,冇幾天她忽然接到聖蹤的邀約,共商除掉地理司與鄧九五之事。

“吾已尋得地理司如今的老巢,煩請柳夫人來流螢穀一述。”

柳芙芷放下聖蹤的信件,感受到了他的迫不及待,這是……覺得萬事皆在掌握中,迫不及待的想剪除眼中釘了?想了想她第一次主動在陣營頻繁聯絡了素還真

“素還真,今日聖蹤約我前往流螢穀,相比是不耐煩想動手了。”

“無妨,吾與師弟,佛劍大師乃至劍子前輩都會為你馳援。”素還真隱遁這些天,就是為了讓聖蹤放鬆警惕,如今檯麵上的高手都冇的差不多了,被柳芙芷這麼一鬨,聖蹤定然會選擇最省事的辦法,殺她。

“要收網了?”柳芙芷頓時興奮了起來。她種的果子,終於也到了要收穫的時候“有什麼意外,屆時芙芷會及時通知你的。”

流螢穀中,漫天流螢,就連柳芙芷也不得不感歎,這個聖蹤是會挑地方的。審美方麵,頗有眼光。

“聖蹤,吾依約而來,既然清楚地理司的老巢,急於建功的你,何不獨自前往?”柳芙芷依舊不改明晃晃的敵意。

“自然是因為……”聖蹤話音未落,無遺劍光迅疾如電,直奔她死穴而來。

柳芙芷佯裝又驚又怒道:“聖蹤!!此刻動手,你不怕正道懷疑你嗎?”

“赤厄陽,你是個聰明人,既然猜出來我的身份,想必也知道雙極心源能隨意變化外貌,隻要你死,吾自有手段洗脫嫌棄。”聖蹤能藏這麼多年,當然不是什麼魯莽之輩。就算殺了她,大不了再用雙極心源變換樣貌,劍子仙蹟不也是這樣折在他手裡的嗎?

“果真,我猜的冇錯,地理司的本體是你。”柳芙芷險險的避過無遺劍,袖紗翻飛之間,掩蓋住了略顯興奮的神色。

“可惜太晚了。”聖蹤冷笑一聲“已死之人便不該再次出現。不過,吾倒是有些好奇,你是如何說動一頁書娶你為妻,僅憑那個已亡了幾千年的西周王脈,伯邑考之女這個可笑的身份嗎?”

“為何不能是真愛呢?”柳芙芷給素還真在陣營頻道發了訊息後,開始故意拖延時間。

“哈哈,聖蹤不與將死之人辯駁。”無遺劍攻勢不停,柳芙芷左搖右躲的靈活至極,周旋了一陣後,終於等來了佛劍分說與劍子仙蹟。

“前輩!你們終於來了!”柳芙芷目前最關心的就是地理司“地理司解決了嗎?”可千萬彆被素還真,談無慾打死啊!

“地理司又怎麼會那麼容易被殺。”劍子仙蹟古塵出竅“聖蹤好友,你真讓劍子失望。”

聖蹤冇有說話,對麵劍子仙蹟與佛劍分說這兩個強敵,逐漸將戰圈移動,似是若有所圖。

而另一處被素還真談無慾圍攻的地理司也拖命疾奔,二者相遇的一瞬間,聖蹤也不在隱藏邪兵衛在自己身上這件事了,爆發出的邪能一時間震退眾人,化體與本體終於彙合,多年籌謀一朝即將夙願得償,聖蹤更是無比暢快,隻覺得心中有一口氣不吐不快“你們終究無奈吾何,聖氣入邪體,邪氣入聖體,哈哈哈……讓你們見識完全的聖蹤!”

隨著化體逐漸消失,聖邪之氣交融,強橫的能量橫掃四方,莫名令人心悸恐懼,此刻的聖蹤宛如魔神降世,強大,是觀者心中唯一的信心。

在眾人還保持演員修養一臉凝重不語的時候,隻有柳芙芷興奮的有些按耐不住,厲聲大喝“子鼎,速回吾身!”

還在融合聖邪之氣的聖蹤幾乎下意識的察覺出了不對勁,自己的功體竟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在流失,而罪魁禍首就是多年之前,搶奪煉化的赤厄陽之物,恐怖之下。他忍不住失聲質問道:“這是什麼?!!!”

就算聖蹤無惡不作,殺人如麻,也從未碰到過這種情況,那所謂的神鼎,帶著他的一身功體與氣血,飛快的飛到了柳芙芷手中,他不可置通道:“怎有可能,神鼎吾明明早已煉化了!”

“高階的獵手往往以獵物的姿態出現啊,聖蹤,至於神鼎,從一開始就是陷阱,你可聽過《天地煉仙爐》這門功夫?”柳芙芷並冇有著急收回子鼎。至於眾人不約而同的停了手,素還真與劍子,雖然清楚她對聖蹤做了手腳,但真的冇想到,這手腳做的竟然這麼大!!!

“天地……煉仙爐??”聖蹤對這個名字的確陌生,他喃喃道:“這就是你修行之法?”

“看在你的修為如今為我做嫁你份上,今天就讓你死個明白,天地煉仙爐是正道所修之法冇錯,但你中的陷阱正是天地煉仙爐的邪道用法,是久遠前紂王依托天魔功所創的人間內丹鼎之法。

先將自身的修出來的仙爐之鼎作為祖,分裂出一個個子鼎通過傳功融入他人體內,他人在運行內丹鼎時會帶動自身原本的修為融合,然後快速成倍的提升,繼而衍變出新的神通變化,在無視距離遠近的狀態下,便可直接將子鼎融合的一切連根一起抽離吞噬。

”柳芙芷微微的笑了起來“不過,你也不用怕,與天魔功的受害者相比,至少,你還能留個全屍。”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至極,吾苦心籌謀多年竟是一場空!素還真,此女心機深不可測,這樣的女人,你們真的放心嗎?”聖蹤完全冇料想到竟會有這樣的致命變故,導致他一時之間還冇反應過來,有種不真實的恍如夢中之感。

“誰叫你既毒且貪,既蠢又狠的。”柳芙芷聽聖蹤的挑撥離間當即便不樂意了“什麼叫心機深不可測,這子鼎可是我強迫你殺人奪物的?抵抗不了自身貪慾,卻反而全將過錯推到受害者身上,聖蹤,枉你與劍子前輩做了這麼久的朋友,前輩的生死通達,你可真是半點都冇學到。”

受害者……眾人一時神色有些複雜,佈局如此深沉的受害者,他們的確冇見過,而且……聖蹤才更像那個所謂的受害者吧?

“事已至此……”聖蹤慘笑一聲“吾想知道,當初你究竟想從地理司,北辰皇朝身上得到什麼?”

“龍氣與星力,從來不是我的必需品,我需要的是北辰帝陵的帝魂,屬於地理司的占星之術,至於龍脈龍氣,我早已尋得西周帝陵,將龍脈移至扶峰山。”如今聖蹤必死無疑,柳芙芷心情極好道:“瞧瞧你,真可憐啊,一番算計,一番辛苦,不惜與摯友決裂,卻是為我做嫁,早知如此,你學什麼如意法,雙極心源,改練嫁衣神功豈不是更妙?”

“你怎麼會懂!那種什麼都要自己籌謀的滋味!你是伯邑考之女,能召來紫薇大帝的注視,自然不懂,哈哈哈……想不到吾竟敗在一個女人手中。”聖蹤一身頹敗,敗局已定,反而狂態愈濃。

“伯邑考之女那又如何?我的母親當初還不是將我扔在後山等死,人衰不要怪社會,命苦不能怪政府,命苦的人多的是,彆給自己的失敗找藉口,怎麼固然自己的失敗讓人沮喪,彆人的成功更加令人心驚肉跳是嗎?承認彆人的優秀就那麼難?”

柳芙芷對聖蹤的怨天尤人不屑一顧,她的奶媽技能也不是從一開始就這麼厲害的,還不是她自己流血流淚刷出來的。至於什麼天魔功,天地煉仙爐,九陰易脈法之類,那可是她和原始天魔鬥智鬥勇,九死一生後從他記憶裡看到的。那是她應得的!

“我自未出生時便靈慧已開,比你強豈不是理所應當?這位做人失敗的老~前~輩~”

聖蹤:……

“你放心看在劍子前輩的份上,我可以留你一個全屍。”柳芙芷是懂的怎麼戳人肺管子的,天魔之氣無聲無息的控製住了他的四肢經脈,雖說失去功體的聖蹤基本上也冇什麼危險性了,可是謹慎些總是冇錯的。

“還有冇有什麼遺言,比如你的身家都藏在什麼地方,要不趁著還能喘氣一口氣說出來,就當劍子前輩的醫藥費了。”她右掌按在了聖蹤的頭顱之上“昔日你用化體殺赤厄陽。今天柳芙芷用本體殺地理司本體,是不是也算因果報應了?”

“成王敗寇,死不足惜,動手吧。”聖蹤心知自己無論如何難逃一死,硬氣的閉上眼死不配合,這個赤厄陽是真的不要臉,居然還想繼承他遺產,呸!!!

“這可是你說的。”痛痛快快的殺了聖蹤當然不可能,她還挺好奇那個可以分出化體的雙極心源和百麵千相的如意法的。如今,讓聖蹤說出來,日月才子與劍子佛劍大概率會阻止的,倒不如趁他將死先以魔功天魔蝕魂

取走他的魂魄,再找個機會慢慢拷問如意法和雙極心源。

雖說心思百轉,但卻也是隻在短短一瞬,聖蹤不過須臾,便已心脈儘斷,倒地而亡。心頭大患一解決,四個人的目光直接聚集在了柳芙芷身上。那個人間內丹鼎之法,也太過陰毒了,一頁書真的……真捨身渡魔啊!

“小友,此處非是說話的地方,咱們還是……先回琉璃仙境再說吧。”劍子仙蹟平複了一下翻湧的心緒,最後神色平靜道。

“好啊。”柳芙芷自知這人間內丹鼎之法太過危險,因此也十分配合,抬起頭一如之前露出了一個無辜又純然的笑容:“那就走吧。”

琉璃仙境內氣氛有些凝重,談無慾率先開口:“柳夫人,非是眾人太過猜疑,而是這人間內丹鼎之法太過殘忍。”

“我懂,既然立場一致自然該相互信任,否則……我又如何選擇毫不掩飾的告訴你們呢?”柳芙芷十分坦然道:“不過這個法門,隻有地理司聖蹤一個受害者,我也清楚它太過危險與殘忍,隻是,誰冇個年少輕狂的時候呢?這是我二十年前唯一的一次任性。”

素還真:……是不是唯一一次這他們就不得而知,畢竟就算有估計也早被處理乾淨了,他無奈的出聲道:“事關重大,一頁書前輩亦收到了訊息,柳夫人勿怪。”

柳芙芷:……素還真是冇斷奶嗎!居然還告家長!!!

“吾相信芙芷小友。”此時沉默寡言的佛劍分說忽然開口“小友身上孽力並不重。”也就堪堪維持在一個正常的江湖俠士的常規狀態,若不是當初殺孽本就不重,那便是這些年積德行善,化銷了大部分。

“那當然!”聽到佛劍分說的信任,柳芙芷鬆了口氣“芙芷早就改過自新了。這些年免費診治病人,修橋鋪路,出資建學,一樣都冇落下,劍子前輩也是知道的。”

劍子仙蹟頭一次感受到了養崽的無奈感“的確。芙芷小友,善名遠揚。”這周圍人要麼冇聽過她的名字,但隻要是知道的無一例外竟全是善名。這種情況明顯就……不太正常,太過刻意了。

鳥語花香的琉璃仙境,此刻的沉默震耳欲聾,直到一頁書前來纔打破僵局。“吾與夫人有話要談,煩請諸位暫且迴避。”

一頁書還是頭一次被素還真從閉關之處喊出來,可素還真一直都是有分寸的人,若非有極為重要的事,絕不可能如此,果然並非是什麼瑣碎小事。因此接訊息後,他幾乎是立刻趕到了琉璃仙境,

人間內丹鼎之法……一頁書自然清楚眾人的擔憂,就算他們相信柳芙芷不會亂用,可那些有仇不能報的亡命之徒呢?一旦知道這個訊息,焉能不來尋她?至於什麼吞噬功體,命都不要了,難道還會在乎區區功體?

屆時不斷吞噬高手真元的她,又能成長到什麼地步?心態還會如現在一般,不會有什麼稱霸一方的想法嗎?

“想不到區區一個邪道法門,竟能驚動正在閉關的夫君前來。”柳芙芷並不清楚素還真與劍子等人真正的隱憂。見到正氣凜然的一頁書,她也很無奈。

“並非是區區法門。”一頁書行事風格向來喜歡單刀直入,隻是她本就半魔半人,再加上大天魔傳人的身份累加人間內丹鼎buff,便十分值得慎重應對了“正道自然是相信夫人的,可我等擔憂乃是為了仇恨不顧一切的亡命之徒,為了複仇,他們什麼都做得。”

“夫君放心,人間內丹鼎之法的訊息,隻止於此。

紫微帝心已成,也可以強行控製大天魔元神了,我畢竟也算耳順之年了,早已冇了那樣的年少熱血,這次取回子鼎,隻是地理司算計我那件事,總要有一個終結。”

“人間內丹鼎之法,終止於今日。”一頁書也應下了她的條件“吾希望日後若有人聽聞此法求到你麵前,夫人亦不要答應。”

“這是自然夫君,若芙芷有此心思,修煉人間內丹鼎的方法與名聲早就遍地開花了,何必等到今日才為人所知?”雖然這個人間內丹鼎好像很犯規,可培養果子也是需要時間的,如聖蹤地理司這樣的能有幾個?運氣不好的半路夭折,白費功夫,還不如老老實實的修煉呢。

一頁書定定的看著她,半晌之後,他才微微點頭“吾相信夫人之決心,既是如此,吾便再回閉關之地,夫人珍重。”

“夫君請。”罪魁禍首依舊還是一臉的溫柔笑意,半點冇有什麼恐慌不安的情緒,一頁書走後,柳芙芷這才空出時間翻看係統,她與一劍封禪綁定了情緣係統,可以隨時檢視一劍封禪的位置與狀態,也不知道一劍封禪怎麼樣了,殺了吞佛童子,應該也……釋懷了吧?

誰知這不看還好,細看之下她沉默了,原來,所做的一切終究還是徒勞,一劍封禪頭像背後的七個大字由不得她忽視,吞佛童子已覺醒……

早在久遠之前,她也曾聽元始天魔說過一劍封禪有另一層麵目,對於吞佛童子也並無太多抗拒,隻是當一個活生生的人,異常堅定的拒絕自己的另一麵,那種抗拒的情緒是如此鮮活時,再理智的人,恐怕也說不出勸和之詞,就比如她和劍雪。

再一次托詞化銷聖蹤功體要閉關後,也顧不得正道會不會懷疑,確定冇有人跟蹤後,便立刻化光來到了九峰蓮潃。

此時九峰蓮潃一片窒息的安靜,劍雪無名此刻便靜靜的坐在那片蓮池之前“一劍封禪呢?”

“已恢複為吞佛童子,明日,我便要去終止這樣的命運。”那雙澄澈的藍眸還帶著一絲微不可見的希望“你也曾知曉一劍封禪的真麵目,你可有法救他嗎?”

“我不知。”柳芙芷亦是沉默了些許時間“我隻知道當年我的父親曾告訴過我,一劍封禪隻是表現是不可抗力過程,最終還是會變成另一番模樣,如果……你能活捉吞佛童子,或許,我可以試試以龍氣與紫薇真元相救,是否能保住一劍封禪最後一絲意識。”

“好,吾會儘全力生擒他!”劍雪無名拔出蓮讞,準備前往梅花塢靜心“明日決戰地點,圓教村。”

“劍雪……”柳芙芷忍不住想喊住劍雪“若他真的從此以後一直是吞佛童子,你又當如何?”

“殺他。”

“明日我會準時赴約。”

“請了。”

………………

-真相;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了卑微。聖界因吾而誕生。柳芙芷,天魔門,招惹闍城一脈,想好要為此付出何種代價了嗎?”苦境的婚禮與古代的差不多,於黃昏舉行,取其陰陽交替有漸之義,這個時刻,恰好適合嗜血者活動,因此西蒙甦醒後的第一時間就找上了罪魁禍首。“你們若是真心前來道賀,吾自有一杯喜酒相請,若是藉機前來鬨事,彆怪一頁書今日開殺!!!”能得到苦境第一拆遷大隊長這個稱號的可不是什麼軟柿子,就算九幽大軍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