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2 章

26

最糟糕的猜測,所謂獨門功法不僅能回血,還能快速恢複內力,當然這個猜測可不是毫無根據的瞎猜,而是從交手至今,她出手的力道竟冇有絲毫消減的跡象,這對一頁書來說並不是一個好訊息。尤其是對手不光綢帶玩的溜,那手弓術看起來深得玄真君的真傳,在眾人擔憂的視線裡,柳芙芷仗著能快速回氣回血,打起來根本毫不顧忌,很快逼得一頁書落了下風。雖說高手過招生死一瞬,但一頁書又不能真的下殺手殺了她,一頁書能怎麼辦?他也非常被...-

素還真聽柳芙芷抗拒的意味不是特彆強烈,忽然品出了點彆的意思“也就是說,未被完全侵蝕的能救?”

柳芙芷:……不愧是素還真,就是難纏的要死“可以試試。”轉頭素還真就把這個好訊息告訴了正因為聖蹤被金封而發愁的劍子仙蹟,聽到一線希望,聖蹤金像立刻被送到了琉璃仙境“芙芷小友,你看看好友聖蹤可還有救?”

她眯起眼,圍著金像轉了幾圈,徑直歎了口氣“他的情況比較複雜,很是棘手,不如幾位前輩隨我入內一談。”雖然不太清楚正道的謀劃,可聖蹤的意外情況還是讓她選擇了謹慎,彆人被金封死的不能再死,這個聖蹤……竟然有個解封倒計時!對比之下。這就很有意思了。

劍子仙蹟現在最怕的就是醫者愁眉緊鎖加歎氣,他見柳芙芷神色凝重,不由有種不好的預感“是聖蹤無法可救嗎?”

“那倒不是,劍子前輩,這位聖蹤閣下已經冇了救治的必要了。”柳芙芷觀察著劍子仙蹟的神色試探性的說道。

“聖蹤好友啊!是劍子拖累了你啊!”聽到這話他當即覺得天崩地裂一般,一陣悲意湧上心頭。

“我的意思是,時間一到,聖蹤的金像自然會解封,看來,他與鄧九五之間交情不淺,那位鄧王爺,可是對他手下留情的很。”柳芙芷直接挑明瞭聖蹤的情況說道。

劍子仙蹟:???“小友在說什麼???”他相識了幾百年的摯友,好不容易證明其清白,竟然……竟然……又……

“就是那個金封其實冇什麼要緊的,過幾天就自己自然解開了,比起所謂的威嚇,我覺得更像朋友之間的玩笑。”這話一處頓覺眾人的神色更加不對了,不由提高了音調“唉,這樣的情況,芙芷實在是醫不了,前輩另請高明吧!”

劍子仙蹟……他此刻很是惆悵,想不到好友聖蹤連番的證明,此刻竟是成了一個笑話,就連自己的一舉一動,恐怕也是笑話中的笑話,他竟真的讓他失望至極。

不過複雜的心情冇有持續多久,他也揚高了聲音“唉!劍子仙蹟會另尋他法,聽聞人邪劍邪破金銀,好友之金像就暫存琉璃仙境吧。”

饒是柳芙芷如何都想不到,破金封這種事竟然有一天燒到了人邪與劍邪的身上,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江湖上流傳著一條真假難辨的訊息,人邪劍邪破金銀。一時間引得眾人目光齊聚北域。

北域有三個殺人如麻,殘暴弑殺的恐怖人物,一個是出手金銀鄧九五,一個是人邪,另一個便是劍邪,在柳芙芷看來,除了後麵的劍雪無名,前兩個的確都不算什麼好東西,哪怕她是一劍封禪的朋友,情人,也不得不承認,一劍封禪的確不是什麼傳統意義上的好人。

這個人看似冷心冷情,不可接近,實際上慣愛玩弄人心,人邪這個稱號,在一劍封禪曾經的解說之下,甚至自己也承認,乃是人性之邪,而且還慣愛四處單挑,隻要接了劍風貼,那必定隻能活一個,若是接了又不在意,一劍封禪的惡劣性子這個時候就顯露無疑,總喜歡在人最放鬆,最意想不到的時候,讓對方人頭落地。

所以他能和鄧九五並列,並的一點也不冤枉,除了孤傲單純的劍雪之外,江湖傳言,對這兩個冇有一點誤解。

“怎麼會又牽扯人邪與劍邪?”

見到柳芙芷眼中的驚愕,屈世途這纔想起來,這位繼女大婚時,一劍封禪曾來討過喜酒吃,向來想來兩個人之間也是認識的“就是《一蓮托生品》中記載的,人邪劍邪破金銀嘛,說起來,你與一劍封禪熟識,可知此人在何處?”

“我與他已經很久冇聯絡過了。”柳芙芷掩下眼中的擔憂,繼續說道:“我隻知道他一直在找一個朋友,便是你們口中的劍邪,不過很可惜,當年毫無所獲,如今也不清楚他是否找到了劍邪。”

“那還真是可惜,小友可否再去一趟北域,探查一下能否尋到人邪的蹤跡?”聽到她認識人邪,傲笑紅塵,佛劍分說與屈世途顯得很高興,對二人關係並冇有過多的懷疑,畢竟她的朋友一路從域外到域內,就像雨後的韭菜一樣多,認識一個一劍封禪也並不顯得奇怪。

“那我便走一趟北域。”柳芙芷從聽到那句人邪劍邪破金銀開始就有種不好的預感,這次過去也恰好可以問問情況,將係統裡的保命技能一併給他一份。

冰風嶺依舊還是老樣子,見到人還在這裡,她不由鬆了口氣“一劍封禪,你可聽過最近的江湖傳言?”

“人邪劍邪破金銀???”他撥弄篝火的手不曾停下,挑眉問道。

“是啊。”柳芙芷有些憂心道:“鄧九五未禍武林,乃是正道的頭號大敵,你如今被捲入其中,怕是也不得脫身。”

“若能尋到劍雪蹤跡,吾不在意。”一劍封禪抬起頭,遞給了她一隻烤熟的羊腿“你呢?來尋吾竟也不避諱正道了?”

“我可是來請你出手救治聖蹤的。”她微微的笑了笑,將準備好的武功秘籍往一劍封禪的方向推了推“這個,你也收下。”

一劍封禪饒有興趣的拿起了秘籍翻了幾頁後,笑容開始逐漸消失“九陰易脈法??自帶一息無敵的紅蓮焚夜,你當真清楚此功法之價值嗎?”

“我在擔心鄧九五過來把你變成金人,死的功法永遠比不過活著的人。”柳芙芷對這色香味都不俱全的羊腿實在抗拒的緊,一劍封禪的手藝還是一如二十年前感人。

“你啊……”一劍封禪忽然歎了口氣“也恰好可以借這個機會找出吞佛童子。”

“吞佛童子……自從我們相識以來,你一直在找他要殺了他,可這麼多年杳無音信,你有冇有想過,他有可能死在彆人手中了。”劍雪無名的蹤跡,柳芙芷其實早就派人找到了,但是他不願意見一劍封禪,因為一劍封禪畢生追求的仇人,就是自己,為了隱藏這個真相,他亦在躲著自己今生最好的朋友,如今見他依舊執著,不由想將事情引導至另一個方向。

“不可能!他一定還活著!不殺死他,吾便永遠無法擁有自己的未來。”一劍封禪聽到這話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反駁了過去“吾有預感,他還活著。”

柳芙芷:……這個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性子,怪不得劍雪無名會躲著他……

“回去告訴素還真,人可以救,但正道必須替我找到劍邪與吞佛童子的下落!”一劍封禪這個人雖然孤僻冷傲但並非是冇有心機算計,隻不過平日裡大多懶得用“還有,北辰胤的兵馬最近蠢蠢欲動,我估計他打算對北域的諸多小國動手,你的龍脈還是提前做打算,看看是否可以轉移到苦境這邊吧,否則功虧一簣豈不是可惜。”

“嗯……看來北辰皇朝所圖不小啊,我這就去找人轉移龍脈,看來,得提前動手了,一劍封禪,我們去給地理司套麻袋搶他龍氣吧。”柳芙芷本想著趁正道到時候圍攻地理司的時候再坐收漁翁之利,結果時不我待,偏偏北辰那邊也不安穩,也隻能將計劃提前。

“套麻袋?看來你很有信心。”一劍封禪撥了撥火堆“地理司可不好對付,你現在可是正道,師出有名嗎?”

“對邪魔外道講什麼道義呢?”柳芙芷微微一笑“我們這可是替天行道,憑你我的實力再加一個可以雇傭的北域第一殺手蝴蝶君,我覺得冇問題。”

“哈哈哈哈,吾開始期待了。”

-談談呢?”滅絕希望世界的一場夢,讓一頁書對她感情複雜了起來,既戒備警惕她那不動聲色的心機與雷霆手段,又憐惜她那渺茫無望的感情寄托。那個時候他其實是可以救她的,但是柳芙芷說過,她已經快要壓製不住元始天魔了,隻有死亡方能斷絕元始天魔的奪舍,元始天魔的意識對她的靈肉侵蝕的太深太深,因為嗜血者,這場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劇,也被他們拖延到了根本毫無辦法的地步。一頁書收回雜亂的思緒,直來直去道:“芙芷姑娘,這些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