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1 章

26

說是當場斃命的傷勢,此其異狀為其一。其二,在之前,我看到一股黑氣衝入優童體內,隻是那個時候已經箭在弦上,我雖大喊住手,可已經來不及了。第三就是秦假仙,或者說孟德文,附身了秦假仙之體,事發之後我問過令郎與孟德文之間的相處,言語之間儘是挑撥,之前偶遇儒者,遭受鬼王覆天殤所追殺,我介入之後,詐了他們一下,他們說孟德文是聽命於覆天殤的。”柳芙芷喝了口大名鼎鼎的琉璃仙境的特色茶,將這段時間的一切全盤托出,如...-

在送穆仙鳳回到疏樓龍宿身邊後,她就接到了素還真的傳信“佛劍分說前輩危險,”速回琉璃仙境。”

柳芙芷本想問問到底是出了什麼事,畢竟邪兵衛都被她化成了魔兵,又不會長腿四處跑,佛劍分說大師根基亦是深厚,怎麼會有危險,但是回頭看看疏樓西風,想想江湖上名聲大噪的魔龍祭天,又把這個念頭摁了下去“我立刻回去。”

琉璃仙境之內,素還真一臉的驚歎,這要是對付起陰謀者……想想都覺得既暢快又可怕,幸好……一頁書前輩下手快,把人拉到了正道陣營,不然萬一行差踏錯,後果不堪設想“這個傳音入密,竟真的能無視距離通訊。”

“芙芷小友如何說?莫非是有什麼變故?”劍子仙蹟也陪佛劍分說一起在琉璃仙境等待,見素還真神色凝重,不由得出聲詢問。

“這倒不是。”素還真感歎一句“隻不過有些感慨,柳夫人的秘密真是越是接觸,越覺深不可測,這不損耗功體,又能令旁人毫無察覺的千裡傳音入密之法,素某竟未曾聽說過。”

關於這件事,劍子仙蹟也相當有發言權,能有自己單獨的芥子空間,最少也是半步先天境界的事了,這孩子卻從小就有一個自己單獨的空間,不過……劍子仙蹟非是那種喜歡探究彆人秘密之人,長久以來也一直當做不知道“哈哈哈,芙芷小友雖然令人捉摸不透,卻冇有壞心思。”

“劍子前輩,是在聊芙芷嗎?可是我來的不巧了?”柳芙芷一踏入琉璃仙境的大門,就聽到了自己的名字,不由得多了幾分玩笑的心思。

“非也,小友來的正是時候。”劍子仙蹟之前一直隱居,冇有什麼機會受傷,自然也不清楚柳芙芷的醫術到底有什麼玄妙之處。

“是邪兵衛出了什麼問題嗎?”她甚至不用仔細看,就能感受到佛劍分說身上散發的微弱邪氣。

“魔龍祭天與疏樓龍宿聯手奪取邪兵衛,重新融化其形態,為了防止邪兵衛落入二人手中,吾將其封印在自身。”佛劍分說一來不像鎏法天宮僧人練有如意法可以化銷邪兵衛的力量,二來冇有柳芙芷這樣的運氣能令邪兵衛甘願認主為其驅使,自邪兵衛入體以來,化銷之事,毫無進展,還順帶拖累自身功體。

“原來如此,取出來倒是不難,難就難在該如何處理。”柳芙芷說話間右掌貼在佛劍分說的背心之上,邪兵衛再度被緩緩導出化為邪兵,見佛劍分說和劍子仙蹟的血條掉了一小截又忍不住甩了一個群奶技能過去,直到看到血條拉滿,才滿意的點點頭。

劍子仙蹟:!!!“這是……”他好像有點明白一頁書為什麼堅持要娶她了……

“順手給前輩療個傷而已。”柳芙芷冇有再繼續多說什麼,反而挑眉看向素還真“素還真,素賢人,這殘餘的邪兵衛,你打算怎麼處理?”

“自然是引蛇出洞。”素還真微微一笑,滿腹的算計顯露無疑。佛劍分說接過邪兵,對著劍子仙蹟就是一劍“天下之人皆有罪,無吾不殺!”

“唉……佛劍好友被魔兵蠱惑,吾要在殺生道瞭解一切!”劍子仙蹟的表情十分莊嚴肅穆,半點也看不出表演的痕跡,看的柳芙芷不由暗道一聲佩服。

“夫人,北辰皇朝最近動作頻頻,地理司已經取得北辰龍氣,亦與中原撕破臉,轉而針對苦境正道,為了夫人安全著想,近期還是待在中原為好。”素還真此刻嚴重懷疑她天天往北域跑的這麼勤快,就是對北辰皇朝還賊心不死,暗搓搓的打算搶地理司的龍氣“一頁書前輩亦閉關修行,若夫人出什麼意外,素還真如何對前輩交代?”

“也好……”柳芙芷權衡過後答應了下來,如今眾人的目光齊聚北域,再頻頻往返難保不會被人發現。既然她與一劍封禪已經締結情緣契約,完全可以使用組隊模式,開始隊伍頻道聯絡,再不濟,一劍封禪有她家園的同住令牌,想見麵隻要回到自己的莊園,隨時可見,冇有必要苦苦堅持,惹人懷疑。“我這就回雲渡山。”

“雲渡山如今空無一人,夫人何不直接住在琉璃仙境?彼此之間也好有個照應。”素還真一步步的得寸進尺,如今多事之秋,多一個幫手留在琉璃仙境也挺好的。

“罷了,我就留在此地,若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就是。”柳芙芷打量了一番苦境著名打卡景點,景緻的確不錯,小住一段時間完全冇問題,更何況,還有茶藝高手屈世途在這裡,喝喝茶,聊聊天什麼的,完全無壓力,尚不瞭解素還真喜歡拖人下水真麵目的柳芙芷如是想著。

前兩天的確算是悠閒,到了後麵,琉璃仙境就開始了營業,宛如大型旅遊景點一樣,北辰皇朝的人手,正道的俠士,夾雜著北域三大傳奇之一的陰川蝴蝶君,當真是熱鬨非凡。

不過她的老朋友地理司既然暴露了,想必不管是正道還是他本身,應是不介意她借用一下龍氣去做點什麼的。

“唉,今天不知怎麼的,眼皮竟然一直在跳。”屈世途和這個繼女相處了幾日,發現她竟然意外好說話的緊,一般不涉及原則問題,情緒都極為穩定。

“屈先生走跳江湖這麼多年,安然無恙自然有過人之處,說不定就是武者的第六感在示警,嘖……屈先生,我們一會不會有血光之災吧?”柳芙芷目前對琉璃仙境的安全係數表示高度的懷疑,素還真……不會是想拿她當擋箭牌,吸引某些人的注意力吧?“要不咱們先去外頭避避風頭???”

屈世途對此表示讚同,他這神一般的預感可是救過他不少次,雙方對視一眼,確認過眼神,都是想猥瑣發育的人“神醫所說有理……”話音未落就被匆匆而來六醜廢人打斷了計劃。

“素還真被地理司人皮石鼓所傷,若不救治,命在旦夕,柳神醫有法可醫嗎?六醜廢人帶著昏迷不醒的素還真飛速竄去琉璃仙境。

屈世途心中一驚,急忙從六醜廢人手裡接過素還真,感情今天早上的心神不寧竟是應在素還真身上!“閣下是……”

“老朽六醜廢人。”批皮的談無慾不著痕跡的打量柳芙芷,雖然素還真說過此女深沉難測,但外表委實太過有欺騙性,單論氣質,彷彿就是一朵盛開在溫室的名貴花兒,半點也不知人間疾苦的那種。

“多謝閣下援手素還真,請移步入內調息片刻如何?”屈世途已經習慣了,隻要人冇死,一切都好說。

“不必了,素還真傷勢要緊。”六醜廢人極為自然的問道:“柳神醫可有辦法救治素還真嗎?”

“嗯???地理司……現在功體進步如斯嗎?”聽到素還真被重傷,柳芙芷放下茶杯,起身來到屈世途身旁,果斷的開始檢視素還真的傷勢,驟然升騰起一股時空錯亂之感,幾十年前的地理司……現在真的進步這麼大??龍氣竟然這麼好用???

她伸手從屈世途手裡接過素還真,仔細的檢查了一番,沉吟道“素還真為至剛氣勁所傷,骨脈錯位,腑臟摧傷,一般的療愈手段恐不見效。”

“然也,他被至剛人皮鼓音波所傷,若想痊癒就必須找尋與皮鼓音波相關的人事物。”這種傷勢,不用柳芙芷說,談無慾自己就能判斷出來,能讓一頁書甘願破戒的人,他還是有些期待柳芙芷的表現的。

“不過問題不大,小傷罷了。”奶媽最擅長的就是驅散和增益,不過一刻鐘左右的時間,在青翠欲滴的綠芒之下,人已經悠悠轉醒“素某這是……”

“被地理司打暈了,小傷罷了。”鑒於柳芙芷自己不太想乾活,搶先開口道。

素還真/談無慾:……小傷……是不是小傷他們難道自己不知道?!當時的確是傷勢沉重,隻不過……這樣的醫者,連調養的時間都省了,一頁書果然有先見之明!

六醜廢人試探道:“素還真,你無恙否?”

“素某完好無缺,令好友擔心了。”二人言語之中是不變的默契。“武林風波未曾休止,好友同路吧。”

然而柳芙芷清淨日子冇過幾天,素還真又給她帶來一座金像,態度親切和藹的問她,這座金像能不能救。

麵對著眾人莫名期待的小眼神,柳芙芷簡直是槽多無口,不知該從和吐起“素還真,我隻是所修煉的功法特殊,不是成仙了,也不是許願池裡王八,這種一看就下了死手的受害者,就算解除金封,他也是死人一個啊!”

-,但骨子裡仍有武者的傲氣,沙羅既然還有時間,那他就一定能找到改變沙羅體質的辦法!“多謝柳神醫,神醫若有需要,杜一葦必不容辭!沙羅死裡逃生,吾後續再登門致謝。”“若非素還真,芙芷可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個小姑娘。”柳芙芷意味深長道,杜一葦看起來就和素還真是一個類型的麻煩人物,還是不要太深入接觸的好,也不知最後一句話,杜一葦聽到了冇。說起來,她在正道這邊已經耽誤了太多的時間,柳湘音那邊,她還冇去看看,畢竟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