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7 章

26

非為了索要人情。”“玄真君,這樣的理由並不是好人得不到嘉獎的藉口,好歹你也是弓弧名家的首領,人心易變,總是要給他們爭些好處的。”也不怪柳芙芷第一反應就是求助玄真君,畢竟誰讓這個人太靠譜了億點點。“心智不定,外力又何用?”顯然剛正的玄真君並不讚同這個觀點。“一點小事罷了,大家都開心不是很好嗎?”柳芙芷擺弄著手裡弓箭,頭一次感受到了玄淩蒼的些許苦惱“有些人追名逐利,但也並非都是全然的惡人。”玄真君說不...-

邪之子身死,末世的根源已經解決,但是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邪之子送的邪兵衛,眼見兩個大和尚一言不發的皺著眉頭髮愁,柳芙芷歎息一聲,隨即將那多餘的邪兵衛按照自己的心意化作了一把魔刀,乾脆利落的交給了佛劍分說“這邪兵衛能量形態對人體負荷太大,佛劍大師還是帶著這把魔刀離開吧。”

認真說來,由於小活佛已經淨化了剩下的一半,這個殘缺不全的邪兵衛難成氣候,就是送給她亦是無妨,然而主動送還,還是讓佛劍分說有一絲絲的訝異“你不想要?”

“該拿的報酬我已經得到了,犯不著為了這一個並不必須的東西而惹上麻煩,這魔刀,還是請佛劍大師帶走,好好讓天下人知道它的下落與結局,安定人心纔是重點。”

佛劍分說點點頭,顯然對柳芙芷的清醒十分欣賞“事不宜遲,吾先離開了,請。”

一頁書在一旁看的分明,論對邪兵衛的運用程度,邪之子的確不如柳芙芷,不過好在這個邪兵衛的最佳宿體,現在尚且站在正道一邊且頭腦清醒。

“一切既然已經結束,夫人,我等也暫且回雲渡山修養吧。”有些話當時身邊人員太雜,不宜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口,但在雲渡山,唯有二人卻是可以說。

顯然柳芙芷還不知道一頁書在想什麼,她也同意了回雲渡山的想法,畢竟邪之子死去,她就要把重心轉移到北域龍脈之事上去,恰好,她也想和一頁書說說這個。

回到雲渡山的兩人隔著一張石桌,相對而坐,一頁書率先開口:“夫人,吾知此番姻緣乃是強求,你並不喜歡。”

柳芙芷眯起了眼,她是萬萬冇想到一頁書居然還敢同她挑這個話題,她不動聲色道:“然後呢?”隨即想看看這一頁書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吾雖是佛門中人,但早在成親一刻便早有覺悟。”一頁書的神色十分認真且嚴肅,就像在探討什麼國家大事一樣扔出一個炸雷“若你需要,夫妻之禮吾並不避諱。”

柳芙芷:……???“你莫不是被邪之子打壞了腦子???”她不可思議的看著一頁書,完全不敢相信這樣的話會是從他嘴裡說出來的,她至今還記得當初一頁書與太陽女的江湖傳言,聽說當時春海欲國的太陽女考上了一頁書,百般誘惑,結果一頁書不為所動,惱羞成怒之下,太陽女當即要召集天下名妓共同侮辱一頁書,然而一頁書卻說太陽女真的敢這麼做,他就當場自儘。

就這麼一個把清規戒律刻到骨子裡的和尚,現在居然說……咳咳……並不避諱夫妻之禮???

“吾十分清醒。”一頁書亦看出柳芙芷眼中的懷疑“早在做下決定之時,吾已有覺悟,吾雖為佛門弟子,但你不是,自然不能要求你如吾一般苦修,汝之需求,吾不會無視。”

柳芙芷:……她看了一眼一頁書,正氣凜然的金閃閃的大和尚,再看一眼,還是一副不可侵犯的模樣,實在戳不到她的審美,她掛上虛偽的笑容,推拒道:“夫君言重了,看到夫君這張正義凜然又清聖的臉,芙芷已經完全冇有那種世俗的**了。”

一頁書:……“邪之子那日所言,夫人莫往心裡去就好。”自己長得不符合她審美,一頁書也莫得辦法,最後隻能乾巴巴的做個總結。

柳芙芷:……她說一頁書怎麼忽然提這個,原來竟然是因為邪之子那日的胡言亂語,想到這裡,她捂嘴輕笑“夫君可真可愛,不過小兒胡言亂語,夫君怎麼還當了真?”

她頓了頓,隨即又道:“芙芷也有一件事要同夫君說,前些時候,芙芷在北域發現了一顆靈草,異常稀有,再有些時候便要成熟了,我要去一趟北域,親自守護。”

“去吧。”一頁書不知柳芙芷到底是在搞什麼,但兩個人剛成親,完全就是陌生人,管的太過反而隻會拉低印象,一頁書也隻能說一句去吧。

“那夫君便在此靜養,待靈藥成熟芙芷自會歸來。”柳芙芷剛剛準備轉身欲走,就聽到一頁書補充道:“記得晚上回來,若是夫人不方便,吾也可以去尋夫人。”

“方!便!”她咬牙切齒的從牙縫裡擠出了這兩個字,隨即化光一騎絕塵的離開了雲渡山,直奔北域。

一劍封禪早已在冰風嶺等候多時,見等候的人出現,直接扔給了柳芙芷一罈酒“陪我喝酒。”

“大名鼎鼎的人邪竟也要人陪?”柳芙芷接過酒罈,挨著一劍封禪在火堆前坐了下來,淺嚐了一口,還是她適應不了的烈酒。

“那素手濟世的柳神醫不也是一樣嗎?”一劍封禪又添了一把乾柴“謀劃一國龍脈,吾之好友,一劍封禪不怕麻煩,也不介意為摯友拋卻生死,但你至少讓吾知道你的計劃以及後續打算。”

“北辰皇朝的國師地理司也在籌謀北辰的龍氣,我們現在隻要培育好龍脈,屆時黑吃黑自然是最穩妥的。”地理司當年利用她製造北辰魔禍,而她又何嘗不是在利用地理司不僅拿到了召喚紫薇星力的方法,還悄無聲息的拿到了北辰皇陵三分之一的帝魂呢?

“恕我直言,西蒼一個小國,龍脈小隻,真的能成功嗎?”一劍封禪能這麼容易控製西蒼的一個重要原因也是因為這個國家夠小且冇什麼稀有礦產,屬於北辰皇朝看了都搖頭的那種,這麼一個小國的龍脈,一劍封禪這個外行都覺得玄。

“它和北辰皇朝的龍氣,都隻是引子,我已找到了埋葬曆代周天子的周朝帝陵,托文武雙王的遺留的好名聲,周朝帝陵的龍脈尚未完全斷絕。”她的目光穿過晦暗的雲層,直直的看向紫薇星的方向“若我那叔父還念一絲血脈親情或許尚有一線生機。”

叔父……明明是個異常親近的稱呼卻因為知曉其身世的前提下變得異常諷刺與可笑“若他並不顧及呢?”一劍封禪也不確定,那位武王是否願意幫助有著殺兄仇人一半血脈的侄女,畢竟家事從來都是剪不斷,理還亂。

“是生是死,那便看天意吧。”一劍封禪聽到他的友人這麼說著。

-然他非死不可,又何須逼得他狗急跳牆呢?”梵刹珈藍聞言點頭“兩位入內細談吧。”待眾人落座後,梵刹珈藍這才說道:“邪兵衛被封印在第一任活佛的金身之內,開啟封印需聖魔同開,本以為這個封印註定會由邪之子開啟,如今得見夫人,或許不必再冒此風險了。”柳芙芷一頭霧水,但一頁書卻似乎預感到了什麼,神色變得凝重了起來“佛友想如何計劃?”“由令夫人與吾同開金身封印,請梵天與吾聯手淨化邪兵衛之力,屆時吾會選擇坐化,重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