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5 章

26

機前來鬨事,彆怪一頁書今日開殺!!!”能得到苦境第一拆遷大隊長這個稱號的可不是什麼軟柿子,就算九幽大軍壓境,就算滅絕希望世界的罪魁禍首現身,一頁書心中亦毫無懼意,此刻唯有一念,殺!哪怕今日穿著一身衣服,竟也未曾消融他身上半分的殺氣,看得出一頁書不好惹,但是自覺聰明絕頂的九幽覺得,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將正道一網打儘的好機會。因此九幽存心激怒一頁書“那是自然,爾等臣服葉口月人,吾自然便是來道喜的賓客。”西...-

法藏論道乃是佛門修行者之難逢盛會,柳芙芷進入轉了兩圈,聽了一腦袋的什麼空什麼色,實在難以提起興趣,便又回到了鎏法天宮。

此時鎏法天宮也恰好舉辦沐佛節,一頁書趁此秘密相邀,仍舊是莊嚴肅穆的禪室裡,他恢複本相,臉色依舊凝重“邪之子魔性已深,隻怕佛子此前一番好意還是枉費。”

“那個小崽子還覺得自己偽裝自己很好呢。”在的係統中,邪之子可一直都是血紅血紅的敵對狀態,柳芙芷但凡眼睛冇出毛病都不可能信任邪之子。

“他定然會趁此奪取邪兵衛,需要芙芷再將這齣戲做的更真些嗎?”

說起這個,一頁書露出一絲笑意“那是自然,這請君入甕非夫人不可了。”誰讓她仇恨拉的足足的,佛劍分說扮演他假意被禁雲鼓雷峰的時候,雲鼓雷峰這邊一點闍城的爪牙都冇有,相反雲渡山那邊密密麻麻遍佈闍城的眼線,導致現在嗜血者視柳芙芷為生死大敵,至於他一頁書……完全引不起嗜血者的注意。

柳芙芷:……她怎麼感覺一頁書這一笑裡,有種彆的意思呢?

沐佛節與法藏論道趕在一塊,致使鎏法天宮人手嚴重不足,再加上時逢雙盛會,這一日會全境禁武,再也冇有人去專門注意邪之子的動向,趁著一頁書在千羅壁為眾僧祈福時,邪之子悄悄起身,對著端坐在前麵的“梵刹珈藍”露出一絲屬於邪物的冷漠與殘忍。

他避開眾人悄悄來到閻浮提洞,在觸摸上封印著夢寐以求的邪兵衛之力的活佛金身的那一刻,一頁書亦及時趕到。

邪之子見狀便知這個慈悲溫和的佛子,從一開始便冇有信任過他,那些話都隻是虛偽之言“梵刹珈藍,你好深沉的心機。”

和尚最是喜歡打機鋒了,那些話,如果邪之子願意改邪歸正,便是承諾,如果不願意那就是彼此都心知肚明的口頭規則“不是我們的早先的協議嗎?”

邪之子陰冷的看著梵刹珈藍“那就看我們誰先解開這三十六字的天罡梵語!”

一邪一聖,在意識空間縱身飛入半空以極快的速度解碼天罡梵語,邪兵衛受壓製已久,乍得自由,能量爆衝,二人竟是同時清醒,各退一步口嘔硃紅。

隨即閻浮提洞一陣地動山搖,西蒙與鎏法天宮眾人各自接住自己陣營的同誌後,不約而同選擇了立刻離開。

柳芙芷在遠處的高峰上靜靜的注視著這一切,待確定西蒙離開後,才緩緩化光至鎏法天宮大殿,劍子仙蹟,一乾人已經等候多時,見柳芙芷前來,一頁書索性也不再偽裝“邪之子已取得邪兵衛,一定會選擇用最快的時間將它煉化,雖有佛友捨身,但為確保萬無一失,還需儘快找到能殺死嗜血者的方法,邪之子取得之邪兵衛並不完整,定然會再犯鎏法天宮,吾這段時間亦難以脫身。”

劍子仙蹟看了一眼麵色如常的柳芙芷,稍加思索道:“聽聞嗜血者起源於邪兵衛,或許從此方麵探查會有線索,芙芷小友,你說呢?”

“西蒙如今將死,前輩不妨出手再逼邪之子一把,徹底殺死西蒙,聯手茶理王清算闍城勢力,邪之子失去庇佑,出生時間不久,幾乎都在修行,對於戰略計謀,定然不如前輩這種老江湖,屆時逼的他狗急跳牆,方寸大亂,最是好殺,仇恨使人冷靜,更會使人癲狂。”柳芙芷本質上講從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性子,邪之子明顯非是善類,已經記恨上了她,此子絕不可留!

“我在天魔門還有幾分薄麵,到時可以厚顏請長老調撥一些人手,配合前輩,那日還聽枯骨長老說起過,門內的嗜血者有些不夠用了。

芙芷這段時間便留在鎏法天宮,配合夫君計劃,抱歉不能和前輩同行了。”

劍子仙蹟有心八卦,奈何八卦的源頭並不願意出門,也隻好作罷,他歎了口氣“龍宿好友投身闍城,芙芷小友留在此地也好。”

“就麻煩劍子前輩了。”柳芙芷成功的用幾個魔門弟子換來了自己的悠閒時光。

劍子離開後,礙於佛劍分說在場,一頁書欲言又止“夫人情意,一頁書領受了。”這樣果斷又毫無不合時宜心軟的女子,果真是有能令眾人追隨的魅力,無怪乎那時他失蹤,竟無人出言質疑是否為她所困。

“好說。”柳芙芷眼見佛劍分說和一頁書尚有要事相談,識趣的自己離開了,數著日子算計著邪之子何時會來,很快……

意氣風發的邪之子,在西蒙和疏樓龍宿的掠陣之下再臨鎏法天宮,換了一身行頭的邪之子,帶著濃濃的惡意與驚悚笑聲再臨,鎏法天宮佛子慈悲,仍舊努力想將其導入正途“悉曇無量,施主雖成修羅,隻要放下屠刀,仍可成佛。”

野心勃勃的邪物頓時發出囂狂的笑聲“哈哈哈哈!!!修羅如何?成佛又如何?邪兵衛合一,吾君臨天地纔是首要之事!”這段時間他已經透徹了邪帝武學,足以彌補在招式與技巧上的不足,因此此次鎏法天宮之行,邪之子的態度也格外的囂張。

一言不合已經運起邪帝武學,欲殺佛子,卻被一個熟悉的人阻攔,那是他自睜眼時看到的第一個女人,她用一種令他無比痛恨又無比興奮的聲音“眾人為何聚集在此,是發生了什麼意外嗎?”

在她的有心留意之下,鎏法天宮的騷亂很快被髮覺,看八卦自然是現場的最熱乎,特彆是想看看邪之子震驚又恐懼的神色,一定特彆精彩。

邪之子驀然抬頭,看到那抹翠色身影自半空中緩緩降下,明明就是個修行魔功的魔修,偏偏外表竟看起來這麼有欺騙性“柳芙芷,你也屬於黑暗世界,何不與我聯手一同取了這邪兵衛?”

柳芙芷聞言更覺得好笑,果然還是小孩子,想的就是簡單“一同???芙芷若想要隻會殺人獨占,我想要的東西,半分都不會讓他人染指!”

“如此佔有慾,比之嗜血族的愛憎之心也不遑多讓。”邪之子雖不太懂男女之事,卻也清楚一頁書是個和尚,和尚向來是守清規戒律的,就算因為某些原因娶了她,大概率也不會碰她,更何況,她身上依舊存留處子的血香味,邪之子發出尖銳又嘲諷的怪笑聲“何必吊死在一頁書身上呢?他到底是個和尚,否則就不會娶了你,依舊不碰你,讓你守活寡,男歡女愛,柳芙芷,你享受過嗎?”

“乳臭未乾的黃毛小兒,也配談論男歡女愛?”柳芙芷隻覺得可笑“小朋友,你可聽過柏拉圖式戀愛?我們之間……”麵前的女人眼波流轉,嫵媚多姿“花樣多著呢,這可不是你現在一個三寸釘能體會到的……”

邪之子:……

“今日佛子有心渡他,夫君不妨先讓芙芷去探探邪之子虛實如何?”柳芙芷轉身對著易容成一頁書的佛劍分說言笑晏晏“佛劍大師隨劍子前輩馳援正道,佛子身側無高手護持,夫君實力足以應付意外情況,打探虛實這種事,還是交給芙芷吧。”

“我已融合邪兵衛,柳芙芷,就算你虛長我幾十歲,依舊是無用!倒不如此刻臣服,說不定我心情好。到時候留你一命,太!師!傅!”邪之子毫不收斂的準備揚眉吐氣一把,此刻對自己充滿了自信,聖女,惡鬼,嗜血者,邪兵衛,而柳芙芷呢?區區一個半魔,周天子……哼哼,再強終究也是人類,又能如何超越極限?

“好好好,小鬼,那芙芷便期待你的表現了。”柳芙芷直接喚出大天魔身,縱身一躍輕巧的坐在了大天魔魔身的肩頭,邪鬥魔,狂鬥傲,此一場死鬥,也算讓人有一觀的價值。“冰邪千峰!!!”邪之子到底年輕,沉不住氣,率先出手,言語裡雖然說要留她一命,可下手十分狠毒,毫無生機可見。

“魔火貫天!天魔震怒!”周遭的氣息瞬間紊亂了起來。如果說邪之子的邪帝武學,引動至邪之氣,掩蓋天日,那麼柳芙芷的魔功便硬生生的將在邪之子的領域之內搶到了一半的控製權,先是半個天空被魔火燒成一片血紅,與邪之子的三光儘掩,不見天日的黑暗世界形成了涇渭分明的對峙之態。

極招相接,方圓百裡震動不已,柳芙芷此刻忽然自魔身躍下,右手大天魔氣迅速凝成天魔刀,竟是捨棄魔身,要殺邪子。

邪之子有邪兵衛加持,對柳芙芷的突如其來的殺招冷冷一笑,化體魔身再厲害,本體一死也是枉然,因此竟也是不管大天魔身的逼殺之招,徑直殺向柳芙芷。

然而,短兵相接之際,大天魔身攻勢不減,逼近之刻,忽然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天魔震怒之招過後,竟是再自行變招,魔爪勁風直撲,甚至重傷了因為憂心邪子而過來救援的西蒙“怎麼可能?!!!”按理來說,化體與本體實力綁定,絕不可能差距如斯之巨!

“小朋友……”二人短暫錯身的一刻,邪之子聽到柳芙芷宛如黃泉鬼音一般的低語“魔身,可是有自己的意識啊,哈哈哈……”隨即魔氣再摧,大天魔身似有所感,攬臂一接,恰好接住了飄然而來的柳芙芷。

此刻魔氣越發霸道濃烈,正在一步步侵蝕邪子之黑暗領域,她依舊輕巧的坐在大天魔肩膀上,然而異動卻依舊未停,那本以為被他煉化的邪兵衛此刻竟蠢蠢欲動,欲脫體而出。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也正是那個讓他敬畏,恐懼,忌憚的女人“為……為什麼???我明明已經煉化了它們!”

“靈物擇主,豈非天經地義,邪兵衛異動,自然隻能說明你還不夠強,惡鬼,聖女,嗜血者三者混血而出的雜種,果然還是……”邪之子憤怒至極的聽她輕笑一聲“就算拿到所謂的邪兵衛,也依舊是個雜種。”

-道也未必有這樣速成的法典。“現在無法,並不代表未來亦無法可渡,現在便為你加強意識封鎖,徹底鎮壓元始天魔魔識。”不知是不是柳芙芷的錯覺,她竟忽然覺得一頁書看她的神色柔和了幾分,不應該啊,可能是眼花了吧,她可是魔啊!難道剛剛試探一頁書知道多少的時候,裝的太過了???一頁書是心腸那麼柔軟的和尚嗎?“初時,我同時修行了六種不同的心法,鎮壓元始天魔意識,但隨著地久天長,它的作用越來越弱,正道的功法太穩了,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