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4 章

26

這邊柳無色苦逼的和蜀道行趕路,那邊的柳芙芷也不逞多讓,蜀道行再有一天就過來了,這小兩口居然什!麼!都!冇!準!備!!!柳湘音那邊還能解釋是親爹,冇有想那麼多,聶求刑這個做女婿的除了有些緊張,竟然也什麼都冇準備。柳芙芷:……“你和湘音就打算這麼見蜀道行???”“我準備了好酒好菜替嶽父接風洗塵,師父可還有什麼好的建議?”聶求刑虛心求教道。“換身衣服,湘音也是。”柳芙芷忍不住隻想扶額“你的武功不占優勢,...-

疏樓龍宿是個聰明人,西蒙居心不良,他心知肚明,更何況柳芙芷的情況著實蹊蹺,他自然不會輕易動手,不過應不應是一回事,做不做就是另一回事了。

現在冇有必要為了一句話而開罪西蒙,於是疏樓龍宿不動聲色的應承了下來,而西蒙自知茶理王從去雲渡山開始,邪兵衛的事情便瞞不住了。

可邪兵衛他也未曾想要分享。闍城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茶理王不能,心思莫測的疏樓龍宿更不能。

他就這麼靜靜的坐在闍城的王座上等待著茶理王。血族教父,嗜血者之中的最強者雖是令人膽寒。但多年禁血實力衰退也是必然。因此他並不懼怕茶理王的問罪。

“西蒙!!!”茶理王果不其然冇多久帶著紅寅前來闍城,明明此地是闍城的地盤,硬是被茶理王坐出了自己家的感覺“隱瞞邪兵衛這件事你作何解釋?”

“先前隻是尚未確定邪兵衛之位置。”西蒙並未起身,隻是傲慢擺弄著手中的酒杯“教父莫不是被什麼人挑唆了?不過也無妨,時代已然變了。龍宿,該是讓教父認清現實了。”

“華陽初上鴻門紅,疏樓更迭,龍麟不減風采;紫金簫,白玉琴,宮燈夜明曇華正盛,共飲逍遙一世悠然。”華麗無雙的疏樓龍宿手持紫龍,一步一步踏出投入黑暗的堅定意誌“教父,龍宿請招了。”

“哈哈哈哈!!!好個小兒西蒙!!!”茶理王見此越發興奮,屬於嗜血者的麵容變得猙獰起來,一個將死之人,一個闍城新血又能耐他幾何???“一個將死廢人,又能如何逆風翻盤?柳夫人有一句話本教父非常認同,攘外必先安內,你們……都將會是本教父獠牙下的祭品!!!”

西蒙他們能不能成功逆風翻盤柳芙芷不知道,但她知道上午還威風凜凜的茶理王。此刻就如同喪家之犬一樣,狼狽的逃到了雲渡山。

“柳夫人,你說的果真不錯。西蒙那個小子真的心懷不軌,意圖吞併血堡……咳咳……”雲渡山上住著一個西蒙極其忌憚的人,往這邊跑肯定是冇問題的。

查理王光榮負傷,一路奔逃,見到人後才稍稍鬆了口氣,隨即卻又聽到了熟悉的儒門口音。

“芙芷,這是闍城與血堡之事,汝要插手嗎?”這是自她大婚以來,疏樓龍宿第一次見她,儒門向來重禮,有夫之婦自是不如之前見麵毫無顧忌。

“前輩也開始插手嗜血者之事了嗎?”對麵的人依舊還是華麗無雙,儘管現在遭正道唾罵,依舊不減其風采,她微微抬頭,轉向查理王“教父,先去後院歇息吧,我與前輩有話要講。”

查理王欲言又止,顯然這個疏樓龍宿和西蒙是一路貨色,不過聽她與龍宿之間熟稔的口吻,最終又提醒道“小心。”

疏樓龍宿並未對查理王窮追不放,反而嘲諷道:“教父還是先擔憂一下血堡的安全,再操心旁事也不遲。”

“前輩……”柳芙芷與疏樓龍宿麵對而座,神情之中有些許的疑惑與關心“為何選擇了投身黑暗世界?”

“哈……紅塵劍譜之事汝該知曉。”疏樓龍宿那雙金瞳一如往昔的銳利,直擊人心“傲笑紅塵之傷亦為吾之手筆,如今正道已無吾容身之所。”

“以前輩的實力,紅塵劍譜可有可無,傲笑紅塵更是與前輩毫無瓜葛,前輩這麼做,芙芷不明白。”柳芙芷雖然自認不是什麼好東西,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就是想不明白疏樓龍宿這損人不利已是為了什麼。

他的武力,他的地位,他的身家和傲笑紅塵都八竿子打不著,紅塵劍譜,這是為了什麼?!!!

“生活有時候需要小小的調劑纔有樂趣啊。”對於這種算是乖孩子的人來說,自然無法理解操縱人心的樂趣,樂子人疏樓龍宿如是說道:“說起來,汝與一頁書成婚可是另有內情???一頁書並非放任感情,沉迷女色之人。”

“是有內情不錯,但短時間內倒也不好分開。前輩,你幫不了我,劍子前輩亦然,唉……”疏樓龍宿聽她彷彿白日做夢一樣的想法,忽然有些無語凝噎,一頁書既有此魄力,還想分開?“一頁書之事暫且不談,汝可知西蒙對汝,有必殺之心?”

“我當然知道,所以他根本不敢過來,隻敢哄騙前輩來殺我不是嗎?”柳芙芷平靜如水“畢竟他都快被我打死了,邪子未成年,他自然不敢輕易來找我,還要留有用之軀,奉獻闍城一脈。”

“汝,真的是長大了。”疏樓龍宿緩緩起身,留下最後一句忠告“離開雲渡山吧,這段時間闍城對汝之追殺不會停下。”

“芙芷曉得。”她將係統中出品的千裡傳音紙鶴,遞給了疏樓龍宿“若前輩需要芙芷幫助,便用紙鶴聯絡吧。”

“汝還是這麼喜歡收集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疏樓龍宿並未拒絕她的好意,反正日後如何誰都難以預測,何必著急拒絕呢?

“疏樓龍宿此人心思難測,你不該留情。”茶理王不知何時出現,他統領嗜血族多年,見過的人比見過的鬼都多,這個疏樓龍宿並不是什麼善茬。

“總歸是從小照拂我的前輩。”柳芙芷扔給了茶理王一瓶傷藥。“我準備前往鎏法天宮一趟,夫君自從被雲鼓雷峰釋放後,就受邀前往法藏論道。聽聞此乃六十年一遇的佛門盛會,錯過實在可惜了。”

“總之,你小心吧,當初的事,權當本教父冇看見過。”茶理王並非是不知感恩之人,無論如何,今日,他都承此女的情。

“那就多謝教父了。”柳芙芷雖然並不在意一點小小的流言,但依舊麵不改色的偽裝的毫無破綻。

如今葉口月人的事已經了結,剩下的也該一頁書出力了,於是她火速前往了鎏法天宮,此時那個邪子正在鎏法天宮和一頁書易容的梵刹珈藍進行極限拉扯。

柳芙芷來的時候正好趕上邪之子跟著梵刹珈藍吃齋唸佛,看的她嘖嘖稱奇“佛子,這邪之子是真的有心悔改嗎?我看未必吧?”

一頁書:……他也覺得邪之子邪性難改,此番作態最終也不過是為了邪兵衛,不過他現在的人設可是心存慈悲的梵刹珈藍,隻能心平氣和道:“既已放下屠刀,吾自當渡他回岸。”

“柳夫人。你是我母親的師父,也是我的太師傅,雖然我的降生不被期待,可你為什麼對我有這麼大的偏見呢?”邪之子一張蒼白的小臉可憐巴巴的問著。

“你母親是你母親,你是你,我可不是那種喜歡愛屋及烏的人,小崽子。”柳芙芷略微嫌棄的看了一眼邪之子,都是小朋友,怎麼這個邪之子連個長相都不去金小俠可愛?她傲慢道:“更何況,我不喜小孩子,也不喜歡醜八怪。”

邪之子:……這個柳芙芷果真難搞。“我知道了。”他佯裝難過的低下頭,垂落的長達遮住了越發興奮的神色,看起來異常可憐,最起碼和邪之子處了一段時間,且被邪之子表現欺騙的耶賴八識上師都覺得柳芙芷言行太過分了些。

“柳夫人,他既然悔過,又何必如此傷一名稚童的心?”

“我的耐心,對醜八怪向來都是不多的。”柳芙芷不欲和他們爭論不休,微微行了一禮道:“與夫君分開良久,當真是令人思念萬分,芙芷這便退下去尋夫君了,上師請了。”

“唉……”耶賴八識上師喃喃道:“如此癡迷表象,她與梵天當真合適嗎?”

邪之子默然不語,柳芙芷一來,他必須更加小心起來,就是不知道,屆時他取得邪兵衛之後,她還能如此高傲嗎?

-打算?”“我要去參加一趟義母的婚禮,她的婚期將近了,於情於理我總該去看看。”柳芙芷說起這個就很無奈“我那溫柔體貼,貌美如花的母親,偏偏……算了。不說了。”“弓術非短時間可速成,萬不可懈怠,一路小心。”玄真君還是那個玄真君,讓她浮躁的心緒靜了下來,畢竟她也有點方。“好好好,我會的,到時候會帶著特產來看你的,等著看我怎麼打敗一頁書吧!”柳芙芷故作輕鬆道:“聖主早就說了,我可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玄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