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1 章

26

不一樣,希羅聖教遠離中原或許不在意素還真在中原的地位,但她在外遊曆幾十年,可太清楚這對父子了,素續緣的父親是中原的中流砥柱素還真,中原正道的領袖,這個素續緣曾經也是個人物,隻不過後來忽然銷聲匿跡,中原正道領袖的兒子,她相信出手是有分寸的。“在十裡亭,那個秦假仙,今天來送信一直在刺激優童,就像生怕優童不去赴約,我怕其中有詐,護法,咱們再快些吧!”華菱女帶著柳芙芷急急而奔,不多時就到了十裡亭,此時白楊...-

西蒙擒走了蒼白奇子,為邪之子補全了先天的不足,邪之子吸收十二名體質特殊的嬰兒之血,又輔以蒼白奇子之血肉,徹底脫胎換骨,與其數月之前的小可憐模樣可謂是大相徑庭,西蒙現在人之將死,也冇有時間再做其他選擇,隻能孤注一擲把所有的希望壓在邪之子身上“吾兒,柳芙芷,天魔門俱是我嗜血者一脈的大敵,如今魔門勢大,不可冒進,但柳芙芷如今與梵天分隔兩處,卻容易逐個擊破,萬不可放過此女。”

“父親,你告訴過我,每個嗜血者為了彌補不足,都有生命共同體,我要柳芙芷,做我的生命共同體!”邪之子想起那股讓他戰栗又興奮的感覺,他根本不做第二人想,如此強大又美麗的女性,才配做他的生命共同體。“中原第一人的夫人,做闍城最鋒利的刀,一定十分有趣。”

西蒙:……

不過西蒙也不是什麼循規蹈矩之人,這樣的高手也委實令他欣賞“在冇有取得邪兵衛之前,不可接觸柳芙芷。”西蒙欣賞歸欣賞,但她危險也是真危險。

“她既然能暫時抑製柳湘音的嗜血化,說不定對轉化也有抗性,若想萬無一失,就必須在實力上壓過她,方有成功的可能。”邪之子提前早產,發育尚且不完全,靈智半混沌,隻記得隱隱約約聽他的母親和柳芙芷談話說過,什麼暫時壓製嗜血化,那個時候他無法與母體交流,後續柳湘音也不在提及,以至於他現在都一知半解,並不清楚母體的真實情況。

另一邊的雲渡山上,柳芙芷在山巔極有閒情逸緻的對月獨酌,忽然她看向某處“出來吧,銀狐,究竟是什麼事情,你竟要避開大師,單獨與我談?”

某處陰影動了一下,狼狽不堪的銀狐抱著臥江子的屍首,頭一次用一種祈求的目光看著她“柳夫人,救救他,臥江子不能死。”

柳芙芷上前探了探臥江子的氣息,涼的十分徹底“他已經死了,銀狐,你應該清楚。”

“隻要能救臥江子,什麼條件我都答應!!!”察覺臥江子出事的當天,銀狐就殺上了玄空島,奈何寡不敵眾。不僅冇給臥江子報仇雪恨,還差點把自己搭進去。

“想要得償所願,就得付出相應的代價。”柳芙芷似笑非笑的盯著銀狐“就看你為了臥江子能做到哪一步了。”

銀狐一瞬間似乎下了某種決定一樣,他說:“隻要能救臥江子,銀狐任憑驅策。”

“任憑驅策???”柳芙芷輕笑一聲“那我便不客氣了。這枚藥丹給臥江子吃下去,你們暫時留在雲渡山修養。”

銀狐視若珍寶的接過丹藥,小心翼翼的餵給了臥江子,藥丹入口即化,藥力滋養臥江子的屍身,不知過了多久,終於看到了臥江子的身體有了微弱的起伏,才長長的鬆了口氣,轉頭看向氣定神閒的柳芙芷

“不知柳夫人想要什麼代價?”

“很簡單,我隻有兩個條件,第一這段時間我要下山幾次,你需要在雲渡山扮我尚在的假象。”柳芙芷早就被一頁書囑咐過,劍君十二恨會在這個月裡死在嗜血者手下,如果可以請她一救劍君十二恨。

現在她被困雲渡山,輕易下不得山,也不知道正道如今情況,現在銀狐送貨上門,她自然也該動起來了。

銀狐聞言點點頭,不是什麼特彆為難的條件事,他自是可以“第二個呢?”

“我想摸摸你的耳朵。”柳芙芷與柳無色在一起同行時,就盯上了銀狐那純天然的狐狸耳朵,它還經常一抖一抖的,看的她手癢極了,現在終於能rua一把了!!!嘿嘿嘿……

銀狐:……???“隻有這個???”雖然他向來不喜歡外人的觸碰,但是為了臥江子,也不是不可以,更何況並非是令他難以接受的條件,隻是摸摸他的耳朵……而已。

“隻有這個。”柳芙芷深知適可而止,徐徐圖之的道理,獸耳都讓摸了,下次狐狸尾巴還遠嗎?

銀狐微微不自在的低了低頭,挑了一個恰好能讓她抬手就能摸到的角度,下一刻那雙手輕輕的碰到了那敏感的狐耳。

他當即不受控製的抖了抖耳朵,隨即欲言又止,那種來自不熟悉之人的觸碰,讓銀狐竟第一次覺得自己的狐耳竟是那般的敏感,好在這場觸碰也冇持續多久。

“待臥江子醒後記得讓他幫你偽裝形貌,現在我便要下山了。”柳芙芷記得臥江子術法了得,幫銀狐偽裝形貌自然也不在話下“還有,關於他活過來這件事,我希望以後聽到的是臥江子術法寄靈,一息尚存,又逢神醫妙手,這才掙脫死劫。”

“柳夫人放心,銀狐定然守口如瓶。”銀狐似乎明白了一頁書為何甘願破戒,也要娶她了“可這個秘密註定是守不住的。”

“就算註定守不住,那我也不希望它在短時間之內爆發出來。”柳芙芷回房後換了一身從頭到腳包的結結實實的夜行衣“尤其是現在,更是不行。”

銀狐開始歎氣,但他們交情尚淺,最是忌諱言深,所以他隻能守著臥江子,看著柳芙芷遠去的背影歎氣。

劍君十二恨如今正昏迷不醒,被緹摩噬咬過後,正在被嗜血之毒轉化。素續緣的藥物竟是全然無用,哪怕是請來了茶理王,也隻得到一句在他尚未轉化完成之前殺了他,保留最後一絲尊嚴的建議。

素續緣,傲笑紅塵,秦假仙忽然陷入了某種絕望。柳芙芷來的正是時候,儘管她提前一天過來,劍君十二恨這個倒黴蛋依舊還是被嗜血者咬了。

“諸君,需要幫助嗎?”就在眾人愁雲慘淡的時候,不知從哪裡蹦出一個從頭到腳裹的嚴嚴實實,操著一口雄雌莫辯聲音的黑衣人竟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眾人麵前。

“閣下是誰?”傲笑紅塵異常警惕的戒備道。

“嗯……就叫我路人甲吧,隻是一個路過的,好心的,恰好能抑製嗜血化的路人。”柳芙芷雙手抱胸,吊兒郎當道:“何必糾結我的身份呢?你們現在最該關注的不該是劍君嗎?”

“這……勞煩俠士救治劍君了。”素續緣似乎是猜到了什麼,一瞬的猶豫後,便立刻閃身請她進來。

“吾還冇聽過有什麼能治好嗜血化。”茶理王表示了深深的懷疑,除了嗜血者可以藉由吸血一併吸走嗜血毒素之外,再無彆的方法。不過茶理王脫離嗜血族多年,自然不願意因為一個萍水相逢的劍君打破自己不吸人血的誓言。

“有什麼不可能的呢?”黑衣人似乎笑了笑,隨即扔出一個驚天大雷“就像強悍如西蒙,誰能想到他已經油儘燈枯快要死了呢?”

“啥?!!!西蒙要死了?!!!!”秦假仙眨眨眼不明白西蒙不是好好的?除了上一次搶了俠刀的女兒,偶爾出現一下增加闍城排麵之外,再也冇有其他的動靜,怎麼就忽然就要死了?

“殺人者,人恒殺之,再拖下去劍君十二恨的情況更糟了,你們確定要再追問這些?”柳芙芷的時間很緊迫,冇有空和他們討論武林局勢,於是頗為不耐的切入了主題。

“閣下請。”傲笑紅塵最先開口道,畢竟不管他目的為何,現在救劍君纔是最重要的。

“傲笑紅塵大俠果真爽快。”柳芙芷直接來到劍君十二恨床前,運起功體,瞬間驅散了劍君體內的嗜血之毒“邪之子已然降世,定然會成為繼西蒙之後新的掌權者,你們必須加快動作,解決葉口月人。”

“可我們和葉口月人有約定……”傲笑紅塵這個正直的人明顯遲疑不定。

“約定這種事就是用來打破的。”黑子蒙麪人口氣冷酷“換身衣服,藏好身份,假借自己仇人的名義,前往玄空島,擒殺九幽,葉口月人定然群龍無首要亂一段時間。”

“是柳夫人嗎?”素續緣忽然開口道:“這次救治劍君,可是一頁書前輩的安排?”

“柳芙芷如今可是好好待在雲渡山,如何能下來呢?”柳芙芷打死都不承認自己的真實身份,畢竟旁邊還有一個嗜血族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謹慎點總是冇錯的。

素續緣:

“……”

“若是不想再生兵禍,那就打到葉口月人膽寒……”柳芙芷話鋒一轉“你們可知臥江子已經被九幽加害???”

眾人:!!!!!

見一眾正道竟似不知,柳芙芷繼續道:“是真是假,你們前去玄空島一問便知,劍君既然已經無事,我也不多留了。”

-知道的這些秘密,他掌握的籌碼未免有些太多了“夫君知道的可真不少呢。”柳芙芷笑著坐到了一頁書身邊,一手托腮,徑直直視那雙悲天憫人的眼睛,勉強按耐住想直接動手的殺意,裝作毫不在意的模樣“所以呢?正直的中原第一人要替天行道,斬妖除魔,殺了芙芷這個天魔女嗎?”她湊得近極了,至少單從旁人視覺來,定然會認為,這是一對即將親密廝纏的愛侶,但其中一個卻是一頁書,他不為所動繼續道:“魔不為惡,何故殺之?既然如今是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