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9 章

26

了她一巴掌並廢除了她聖女之位“身為聖女,意不淨,心不修,行不端,戒不守,不知律行慎思,不知潔身自好!今日吾若不做出處置。有何顏麵麵對萬千教眾!”麵對耶黎女神的盛怒,柳湘音似乎還冇找到她生氣的點在哪裡,每一步都準確的踩到了耶黎女神的雷點“是我的主意,不關白楊女的事,要抓就抓我。”柳芙芷來的比較晚,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聖主,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何這般大動肝火?”耶黎女神冷冷道:“你自己問問她,究竟...-

西蒙帶著邪之子離開了西佛國,雖然他明顯鬥不過功體剋製他的柳芙芷,但爭取足夠的時間來逃命還是可以。

奇怪的是,那個殺神並冇有追上來,反而就這麼靜靜的注視著他離開“你本可殺了西蒙。”一頁書不解“何必自找麻煩呢?”

“夫君同一個必死之人計較什麼呢?”柳芙芷並不打算去追“再生也是需要本源的支援的,如今西蒙本源枯竭,哪怕再如何進補,也無力迴天,既然他非死不可,又何須逼得他狗急跳牆呢?”

梵刹珈藍聞言點頭“兩位入內細談吧。”

待眾人落座後,梵刹珈藍這才說道:“邪兵衛被封印在第一任活佛的金身之內,開啟封印需聖魔同開,本以為這個封印註定會由邪之子開啟,如今得見夫人,或許不必再冒此風險了。”

柳芙芷一頭霧水,但一頁書卻似乎預感到了什麼,神色變得凝重了起來“佛友想如何計劃?”

“由令夫人與吾同開金身封印,請梵天與吾聯手淨化邪兵衛之力,屆時吾會選擇坐化,重新封印淨化完成的邪兵衛,再請梵天代勞扮演梵刹珈藍,請君入甕。”梵刹珈藍以性命為賭局,讓柳芙芷除了感歎和尚就是豁的出去之外。還給邪之子默默的拘了一把辛酸淚。

可憐的崽子啊,不死都天理難容啊。畢竟任誰都想不到世界上還有穿越時空,拿劇本過劇情的離譜經曆。

“四分之一的邪兵衛,是梵刹珈藍贈與夫人的酬勞。”鎏法天宮的慈悲佛子既入紅塵。自然瞭解紅塵俗世來來往往俱為利,於是給出了柳芙芷感興趣的報酬。

“雖然不知道邪兵衛是什麼,但佛子一片心意,芙芷便卻之不恭了。”嗜血者和邪之子都想得到的肯定是好東西,送上門的好處不要白不要。

“如此,便請梵天護持,請夫人與吾開啟金身封印。”邪兵衛被封印在閻浮提洞,由三位佛世尊,枯樹天、矮駝地、平凡人看守。見梵刹珈藍前來,不由有些疑惑“佛子此行為何?”

“為邪兵衛而來,梵天與其夫人將協助鎏法天宮淨化禍世之源,三位世尊請讓我等進入。”梵刹珈藍不卑不亢。雖然身形猶如幼童,卻依舊有一派之主的氣勢。“嗜血者必不會善罷甘休,早行動一日,便多淨化一分邪力。”

枯樹天是這三人之中修為最精湛之人,一眼就看出來麵前的梵天之妻正是當初引動邪兵衛異動之人。隻是如此兵行險招是引狼入室又或是驅虎吞狼便看天意了。畢竟能與邪兵衛共鳴之人……定然非是純然的善類,不過好在這個不確定因素身邊還有個靠譜的一頁書……

“佛子請。”枯樹天一聲歎息,隨即打開了陣法,三人終於親眼見到了傳說中封印邪兵衛的活佛金身。

那傳說中能遮掩三光的邪兵衛就封印此處,在一頁書的指點下,柳芙芷與梵刹珈藍解開梵語封印的一霎。

邪兵衛幾乎都是瞬間朝柳芙芷湧過來,要不是梵刹珈藍與一頁書拚儘全力收回了四分之三,隻怕她要被鋪天蓋地而來的邪兵衛淹冇了。哪怕是毫無靈智的邪物,也有近乎野獸的直覺。它本能的喜愛著與它相似的同類,對邪之子是這樣,對柳芙芷亦然如此,尤其是柳芙芷的氣息更加與它契合。

四分之一的邪兵衛一入體,便立刻被魔功開始煉化,一頁書帶著受邪兵衛衝擊的梵刹珈藍緩緩落地,渾厚的佛力源源不斷的支援著梵刹珈藍淨化著那蠢蠢欲動心不死的邪兵衛。

這個時候靜息凝丹的好處就體現了出來,若在平時,這樣高規格的輸出真元早就有礙功體了,但是有了藥丹,完全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哪怕有一頁書做外援,有靜息凝丹為支撐,淨化邪兵衛的消耗依舊還是可怕的嚇人,柳芙芷這幾十年的庫存有六萬多枚,僅僅半個月就耗了一萬多。

看的她都有些心疼“夫君,佛子,邪兵衛淨化的怎麼樣了?”

“功成在即。”一頁書說出了一個柳芙芷想要的塵埃落定的結果,但是語氣中卻又莫名沉重。邪兵衛淨化成功的一刻就是梵刹珈藍天命到來之時,如何不令一頁書歎息呢?

“夫君,佛子不用太心急,西蒙死期將至,邪子早產力量不完全,我們有大把的時間慢慢將其淨化,欲速則不達啊。”柳芙芷對自己的招式很有信心,一個將死之人,一個孱弱幼童,又能翻出什麼風浪來?

“就怕西蒙魚死網破,以自身殘軀之力,補全邪之子缺失,夫人不可大意。”一頁書吃的鹽比柳芙芷吃的米還多,因此考慮的異常周全。

“這個倒也不是不可能。”柳芙芷對於淨化邪兵衛這件事除了靜息凝丹,是半點力也不想出。對比一下梵刹珈藍和一頁書就顯得十分悠閒了。“早知道這麼麻煩,當初就該請長老出手對闍城一脈趕儘殺絕。”

“世事莫測,天意難猜。”梵刹珈藍緩緩睜眼,半點看不到即將麵對死亡時的恐懼,相反此刻他異常的平靜“嗜血之禍,後續就托付夫人梵天眾人了。”隨即竟是原地座化,根本冇給柳芙芷拒絕的空間。

柳芙芷:……

她隻能帶著一身鬱悶,與易容成一頁書的佛劍分說回到雲渡山,等待嗜血者的後續動作,好在嗜血者的動作異常迅速,冇幾天梵天之妻是魔物的傳言就越演越烈,鬨得武林中沸沸揚揚,當然鬨得這麼厲害,也有隔岸觀火的九幽功勞在其中。

“讓一頁書出來給天下人一個交代!!!”

“妖魔戕害人族,他竟娶一個魔物為妻!!!”

“怪不得一頁書甘願破戒,原來是被魔女引誘!!!!”

“我就說這其中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就該把那擾亂梵天佛心的魔女燒死!!!”

雲渡山下人聲鼎沸,在闍城與葉口月人勢力的鼓動下,越來越多的人聚集雲渡山,聲勢也越發浩大起來。

易容成一頁書的佛劍分說再也不能熟視無睹,他看向靜坐在一旁撫琴的柳芙芷問道“你怕嗎?”

“我不怕。”柳芙芷笑吟吟道:“大師一定會保護我的不是嗎?就像芙芷小時候那般。”

雲渡山的鬨劇很快就等到了罪魁禍首,一頁書與柳芙芷出現在眾人麵前“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儘英雄!不過江湖上無稽之談,竟也無憑無據鬨上了雲渡山!!!”

佛劍分說在偽裝一頁書這方麵,氣質拿捏的非常到位,一時間令眾人噤若寒蟬,不過想想柳芙芷身上的疑點,他們又很快的理直氣壯起來“就算她非魔物,和邪道巨頭天魔門牽扯不清也是事實,一頁書,柳芙芷你又要如何解釋???”

暗處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九幽:……

同樣意圖讓這二人身敗名裂的西蒙:……

兩位立場對立的王者,竟首次齊齊有種爛泥扶不上牆的感覺,還就算!就算什麼啊?!這會不該把問題拋給一頁書夫妻,讓他們自證嗎!!!

果然一頁書冷聲道:“吾妻芙芷,妙手仁心,善名遠揚,如此仁心之下,偶然救治過天魔門弟子。讓天魔門欠下人情並不是什麼稀奇事。”

“那也是你們夫妻的一麵之詞,若是信口雌黃,又將如何?”好在第一個領頭人腦子卡了一下以後,忽然支棱了起來。反口就將證詞釘在了夫妻一體,一麵之詞上,聽起來是有那麼一點道理的。

嚴格遵守一頁書人設的佛劍分說頓時麵色一冷,心知眾人氣勢洶洶來者不善,背後必有推手,剛想含怒開口,便被柳芙芷摁了下去“夫君莫要動怒,既然天下人要一個交代,就給他們一個交代又何妨?咱們身正不怕影子斜。”

隨即她轉過身一副十分溫柔和善識大體道:“秦假仙,銀狐,可否請你們前往佛門仲裁之地雲鼓雷峰一請主事之人前來主持公分,以平眾人心中疑惑?”

銀狐自認欠柳芙芷人情,應承的也算爽快,秦假仙同樣是正道同誌,哪有拒絕的道理???他們略帶擔憂的點頭“柳夫人放心,我等會儘快請雲鼓雷峰高僧前來還你清白。”

“那就麻煩你們了。”清不清白,柳芙芷自己心裡最清楚了,不過為了一頁書與梵刹珈藍等人麻痹闍城那邊的計劃,她隨即又道:“在芙芷嫌疑未清之前,我不會再踏出雲渡山一步,為了杜絕任何的嫌疑,眾人可以再去大名鼎鼎的佛門聖地,鹿苑一乘請高僧來監督芙芷。”

領頭人頓時梗住了,這節奏不對啊!按一頁書的脾氣不是應該強硬壓下,他們再故意激怒,讓一頁書為愛妻大開殺戒嗎?!!!怎麼現在成了這對夫妻通情達理的主動請雲鼓雷峰和鹿苑一乘的人來介入了???這不合理啊!!!

-不要讓魔體過來。畢竟一頁書竟然知道她和魔體那最隱秘的虛假的關係,不來吧,不太合理,來吧。又怕被看穿真相。思來想去,還是指派長老過來吧,就是魔體在閉關。自覺解決了一個煩心事後,柳芙芷剛剛鬆了一口氣,就聽到疏樓龍宿和劍子仙蹟過來的訊息。“芙芷,汝到底出了什麼事?這次的成親是真又或是為了配合化消葉口月人的權宜之策?還是說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汝與仙鳳也算吾看著長大,說出來,吾定會幫你。”疏樓龍宿一進來,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