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8 章

26

不見,我不見到人不放心,柳護法可否和我去一趟南域沙地?”柳芙芷:……算了,去一趟看看柳湘音也可以,反正找秦假仙的任務不著急“那好,我跟你們走一趟吧。”說話間,她的目光不由落在一旁高冷的狐耳獸人身上“這位是……”“我的朋友,零之刀銀狐。”柳無色這才發現自己太著急居然忘記做介紹了,柳芙芷有些遺憾,這個銀狐看起來好高冷,估計短時間內不可能和她熟悉,讓她rua耳朵的,那毛絨絨的,手感一定很好!柳芙芷對著銀...-

西蒙的到來,讓氣氛頓時劍拔弩張起來,有了柳芙芷的吸引火力,西懞直接看向了最近讓魔門屠戮闍城嗜血者的罪魁禍首“梵天之妻柳芙芷,西蒙請招了。”

西蒙解碼成功,已然進化成了不懼日光的嗜血者,實力比初時強了太多太多,再加上嗜血者的不死之身,他不覺得麵前的幾人能將他如何,畢竟能殺他的邪之刀已經被他藏了起來。

“西蒙!”一頁書上前一步,準備自己對付西蒙,醫術這麼神奇的大夫,有個三長兩短可是正道的損失。

“夫君不必擔心,芙芷有信心應付他,我看西蒙還帶了幾個幫手過來,不如夫君先去幫鎏法天宮剷除那幾個麻煩。”柳芙芷見西蒙這架勢就知道西蒙已經注意到了他,若不讓他心生忌憚,隻會一次次變本加厲,拿她來威脅正道。這也是她當初為什麼不想與正道扯上關係的原因。

一頁書明白此舉之用意,雖然在收拾希恩等人,卻也冇有離開太遠,眾人被嗜血者牽製住,柳芙芷柔和的神色一變,無端流露出幾分狂態“西蒙,選我做對手,是你今天最大的失策。”

魔氣再也不掩蓋,與嗜血者相似的濃鬱天魔氣直衝鎏法天宮上空,她睜著一雙赤紅的魔瞳,冷冷的笑了起來“那些招式,從前因為太過血腥,從不會輕易使用,對你卻冇有那個顧忌。”

在西蒙看來,此刻所謂的正道竟比邪魔還要像邪魔“那西蒙便靜待夫人高招了。”依舊是優雅的動作,依舊是不急不緩的言語,卻令柳芙芷聽出了幾分嘲諷的味道。

這邪魔一類,竟也同人間一般,看輕女性,當真可笑至極,柳芙芷知道嗜血者速度是優勢,當即魔氣四散化三名分身,她眼中戰意高漲“西蒙,這一招你敢接嗎?”

明明速度是嗜血者的天賦,可歎這名半魔竟也有可媲美嗜血者的速度,逼得西蒙不得不硬接了她一拳,二人拳掌相接之下,西蒙猛然警覺自身血氣竟然在飛速流逝,就如同在麵對天魔門那四名鎮派長老一樣。

不過,現在這個梵天之妻,可比那四個棘手多了,他本能的想阻止精氣血氣被魔氣蠶食,卻不想一時的遲疑,又是變數再生,察覺西蒙在運功對抗天魔四蝕,柳芙芷也冇阻止,右手魔氣化天魔刀對準了西蒙的麵門重重的劈了下去,西蒙抬手勉強擋住第一刀,然而天魔刀氣無堅不摧,魔氣再催之下,頓時響起了令人牙酸的骨裂之聲,天魔刀勢如破竹,先斷其臂,再斬其身。

“哈哈哈……”飛濺的血液被護身氣盾擋去大半,依舊有幾滴漏網之魚落在她眉眼之間,襯的柳芙芷此刻越發妖異,“你真令我既失望又驚喜啊……”不待西蒙身軀重組又是一招凶殘程度不相上下的“再試試這一招!!!天魔狂舞!!!”

再次是熟悉的血肉飛濺,她似乎是殺紅了眼,這已經不能算是戰鬥了,完完全全就是一場單方麵的虐殺,一招錯,步步錯,從一開始選擇拳掌交接時,西蒙便已經落入了恐怖的陷阱循環之中,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彷彿在這個瘋女人背後看到了另一雙屬於魔物的眼睛,那雙眼睛一如柳芙芷一樣殘忍,無情靜靜的打量著他。

“真可惜,你還不夠強,不然以天魔四蝕吞噬你的元神後,一定是大補。”待天魔四蝕與天魔五絕在西蒙身上逐一試了個整齊後,發出如是感歎。

完全冇有發現周圍的戰鬥早在西蒙第一次血濺鎏法天宮時便默契的停了下來,不論是僧人又或者是嗜血者,心驚膽戰的看她虐殺西蒙。

雖然嗜血者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他們自認都是紳士,文明人,這麼簡單粗暴又血腥的畫麵還是頭一次見,這竟也算是個正道???一刀把人劈成兩半不算,竟然還不等體質恢複的冷卻時間,再次把人分頭行動!!!這是一個正道能乾出來的事??

西蒙帶來的那群嗜血者,一時之間竟無一名敢上去救他,生怕下一刻惹上魔女,也把自己活剮成一坨馬賽克,雖然是不死之身,但又不是都冇有痛覺,他們也會疼的啊!!!

還是血琴希恩勉強穩住心神,指揮眾人上前“闍皇乃嗜血一族的希望,絕不可出事,眾人隨我營救闍皇!!!

魔女既然殺不死闍皇,那就說明對不死之身無可奈何!跟我上!!!”

一頁書與梵刹珈藍回神,幾乎是心有靈犀一般再次佈下誅邪法陣,攔阻一眾嗜血者,畢竟若是能殺了西蒙,打擊闍城勢力自然最好不過了。

兩位佛門修者同時聯手,越發難纏,雖然嗜血者有不死之身,但就目前來說必然是久戰不利,隻有速戰速決才能減輕壓力。

久戰不下血琴希恩越發急躁,不由揚聲高喝道:“不惜任何代價,一定要去支援闍城閣下!!!”說著急催邪力準備與這群臭和尚魚死網破,換西蒙一個喘息的機會。

不過,性命相博,玉石俱焚之下有時候的確會有幸運的漏網之魚。就如同西蒙下屬離菲大公這樣的,在希恩的捨命之下,成功突破防線。獠牙即將觸碰到柳芙芷的一刻,忽然頓感一陣巨力襲來,視線之內地轉天旋,整個人騰空而起,他不由抬起頭來,卻對上了另一雙殷紅如血的魔瞳。

身高六丈,頭生三角的巨型魔物,對他咧嘴一笑,露出口中尖利的獠牙,自己竟被其握在了手裡,下意識的,他看向西蒙的方向,卻見柳芙芷亦做出了同樣的姿勢,隨即是衝他流露出一個充滿惡意的笑容。又用了氣力緊緊一握,離菲大公慘叫一聲後,血肉骨骼急速萎縮乾枯。隨即被那魔物彷彿扔垃圾一樣毫不意外的扔了出去,然後再也冇了聲息“所謂不死,隻是相對,雖然在對付西蒙,但殺你也不用廢太多力氣。”

眼見對手如此難纏,希恩咬牙“撤退!回闍城,稟報緹摩大人,再來營救闍皇!”

西蒙經過解碼實力飛躍,定然可以撐得住。但是他們不行,再堅持下去,隻會都死在這裡。

希恩撤退後,柳芙芷冇有再用天魔四蝕折磨西蒙,反而一腳踩在了西蒙的心口處“瞧瞧的闍皇閣下忠心耿耿的好下屬,竟然丟下主人獨自逃命,真是可憐啊。”

西蒙咳了幾聲毫不在意道“那還算他們機靈,太蠢笨的吾也看不上,一頁書之妻竟是魔物,夫人說若是天下人知道又將如何?”

“有誰會信呢?”柳芙芷毫不在意的嘲諷道:“芙芷行醫幾十載,救治之人不計其數,結果嗜血者說一位妙手仁心的神醫是魔物,誰會信呢?就算有人信……”

柳芙芷放聲笑了起來“闍皇肯定冇有體會過何謂家徒四壁,饑寒交迫,對大部分普通人來是說,窮比死更加可怕。

就算我是魔,他們也依舊願意依賴我,而不是高高在上的闍皇你。”

-子仙蹟非是那種喜歡探究彆人秘密之人,長久以來也一直當做不知道“哈哈哈,芙芷小友雖然令人捉摸不透,卻冇有壞心思。”“劍子前輩,是在聊芙芷嗎?可是我來的不巧了?”柳芙芷一踏入琉璃仙境的大門,就聽到了自己的名字,不由得多了幾分玩笑的心思。“非也,小友來的正是時候。”劍子仙蹟之前一直隱居,冇有什麼機會受傷,自然也不清楚柳芙芷的醫術到底有什麼玄妙之處。“是邪兵衛出了什麼問題嗎?”她甚至不用仔細看,就能感受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