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4 章

26

衣服好看並冇有什麼用,甚至可能會是累贅,見此已經有不少人暗暗搖頭了。洺雙是葉口月人裡少有的冇有那麼傲慢之人,見柳芙芷翩翩而至,並未有什麼嘲諷,反而一拱手行了一箇中原武者之間的禮節“夫人請,以此四方之線為界,越線者輸。”“洺雙閣下請,來者是客。”柳芙芷抬手間,一派沉穩氣度“那就開始吧。”洺雙可冇有心情和柳芙芷謙讓,他的勝敗關係葉口月人生存,旁邊更有九幽親自壓陣,因此必須取勝“夫人盛情,吾便卻之不恭了...-

九幽與西蒙退走,在各方勢力的或善意或惡意的打量之下,婚禮繼續進行,新孃的麵容再次隱冇於紅紗之下,重新隔絕了各方勢力的注視。

一頁書牽著柳芙芷拜過天地後,就留下舊友代為看顧,讓那些心懷鬼胎,打算藉機為難一頁書的對立勢力成員,之前想的什麼給一頁書灌酒,灌醉之類的妄想,直接落空。

新房之內,隔絕了外麵的喧鬨,柳芙芷自己掀開蓋頭,盯著同樣一身大紅喜服的一頁書“梵天可滿意了?”

“婚約既成,夫妻一體。”一頁書在她對麵坐了下來,正色道:“但之前承諾依舊不變。”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成親的事了,梵天也算是得償所願,今夜過後,芙芷便不奉陪了。”柳芙芷被一頁書逼著成婚哪裡能冇有怨氣呢?尤其是這場婚約還帶來了嗜血者與葉口月人這兩大大麻煩。

“一頁書心知芙芷姑娘心有怨氣,但何不靜下心來好好談談呢?”滅絕希望世界的一場夢,讓一頁書對她感情複雜了起來,既戒備警惕她那不動聲色的心機與雷霆手段,又憐惜她那渺茫無望的感情寄托。

那個時候他其實是可以救她的,但是柳芙芷說過,她已經快要壓製不住元始天魔了,隻有死亡方能斷絕元始天魔的奪舍,元始天魔的意識對她的靈肉侵蝕的太深太深,因為嗜血者,這場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劇,也被他們拖延到了根本毫無辦法的地步。

一頁書收回雜亂的思緒,直來直去道:“芙芷姑娘,這些年獨自壓製你的父親元始天魔的魔識,恐怕有些力不從心吧?”

柳芙芷愣了愣,她現在就是死活都想不明白,一頁書到底從哪裡知道的這些秘密,他掌握的籌碼未免有些太多了“夫君知道的可真不少呢。”

柳芙芷笑著坐到了一頁書身邊,一手托腮,徑直直視那雙悲天憫人的眼睛,勉強按耐住想直接動手的殺意,裝作毫不在意的模樣“所以呢?正直的中原第一人要替天行道,斬妖除魔,殺了芙芷這個天魔女嗎?”

她湊得近極了,至少單從旁人視覺來,定然會認為,這是一對即將親密廝纏的愛侶,但其中一個卻是一頁書,他不為所動繼續道:“魔不為惡,何故殺之?既然如今是戰友是同誌,一頁書又怎會因為種族之見對你痛下毒手?

佛門與妖魔鬥了數千載,各種邪魔特性再熟悉不過,不管是鎮壓還是鎮殺,吾都會儘力相助。尤其是佛門修行者之舍利子。”一頁書順勢伸出左手,手中之中正是兩枚舍利子,在昏暗的燭火下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充沛的佛元讓她既排斥又心動,畢竟,有句話說得好,秘密之所以是秘密,那是因為知道的都差不多死乾淨了,她現在在思考,能趁其不注意殺掉一頁書嫁禍其他人的可能性有多大。

“夫君這是在……教唆芙芷弑父嗎?”柳芙芷見一頁書像根木頭似的一動不動,異常無趣,很快就收斂起了小心思,繼續試探一頁書的態度。

“夫人不需要嗎?”一頁書忽然唇角微揚,沖淡了一身的銳利之氣。

“需要,真是勞煩夫君費心了,不過,條件呢?”柳芙芷痛快了收下了一頁書的贈禮,但是吧,她可不信一頁書會這麼好心無緣無故送她這個!肯定有什麼附加條件。

“三年以內,不得與吾分房睡。”一頁書當然知道突然宣佈成親,定然會惹得眾人猜疑,他從不小看天下英才,或許早就有人猜到了**分,隻是未加驗證,猶如霧裡看花,但,可以肯定的是,暴露隻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日後元始天魔魔識,吾會幫你鎮壓,乃至往後散功之際散落的舍利子,亦全歸你所有,助你鎮壓元始天魔意識。”

“紙上得來終覺淺,不如夫君先幫芙芷鎮壓魔識如何?”用區區兩顆和以後不知道能有且效果如何的舍利子就想換她三年自由,那也得看值不值這個價。

“這有何難?”一頁書神色清正“隻是,你敢嗎?”

“如何不敢?不儘快處理掉他,遲早被元始天魔奪舍。他那時溫言軟語誘騙我母親,也不過是為了失敗的以防萬一。”柳芙芷冷笑:“當初時間錯亂,母親流落殷商時,隻可憐她還以為找到了神話中的神仙伯邑考,坐著神仙和她談戀愛還能送她回家的白日夢,萬萬想不到,姬考早已被他奪舍,腹中的孩子也是個半人半魔的異類。

就連最後元始天魔破開時空亂流送她重回苦境,也不過為了防止霸業成空註定身死時,可以有一個奪舍後能東山再起的備體。”

一頁書:?!!!“姬考?伯邑考?你是周天子之後?!!!”一頁書硬算年齡的話。也算是有幾千歲的高齡的老前輩,但是……那個時候,他尚在滅境修行,苦境的朝代更迭,江湖钜變委實不怎麼清楚,更何況,從那個夢境到如今也不過兩日的時間,兩日……也實在查不出什麼有用的線索。

“是他的血脈,亦是他有殺身之仇的仇人的血脈。”畢竟元始天魔殺了她生身之父,偏偏這身魔血又來自元始天魔,而元始天魔也不是一個慈父,他想殺她。

麵前的天魔女輕笑“佛魔自古不兩立,若是被他人知曉你娶了一位天魔女,你說天下人會如何看你?”

“你一日不肯沉淪魔道,一頁書便想儘辦法渡你一日。”一頁書堅定的語氣一如既往“哪怕沉淪魔道,一頁書亦不會放棄,天魔功對你的意識侵蝕太深……”

“看來,有些事情也並非全是來自未來的情報,芙芷竟差點忘了,大名鼎鼎的百世經綸一頁書,也是個修行數千載的老前輩。”柳芙芷此刻一下子反應了過來,這麼算的話。一頁書知道元始天魔與天魔功似乎也冇有那麼奇怪了,畢竟據元始天魔說,當初為了殺他那可是正邪聯手,外加一個不要臉的神仙拿神罰劈他,他才掛的。

“你既然知曉天魔功與元始天魔,便應當知道正道之中能對抗天魔功的功法幾乎冇有!元始天魔在遇到天魔功之前隻是一個小小的采藥人,卻在之後的幾十年間,一躍成為殷商的國師,逼得當時正道邪道聯手,人魔妖仙共誅之!

就算有天帝欽點的天人們轉世誅魔,也差一點功虧一簣,若非最後關頭天帝親自降下神罰,他能那麼容易死?!”柳芙芷再睜眼是已是魔物特有的赤紅的魔瞳,裡麵清晰的映出一頁書的身影“要自保唯有也同元始天魔一般修行天魔功才能與他分庭抗禮!

否則……夫君你說什麼樣的正道功法才能抵禦來自意識的侵蝕,來自魔氣的侵染,能讓我在極快的時間擁有足以對抗元始天魔的力量?”

一頁書沉默了,正道功法都是走的穩紮穩打的路子,安全是安全,修行速度……自然也十分安全,想要走正路對抗這個恐怖的魔頭的確不行。

像元始天魔那種能在短短時間成長起來的,就是魔道也未必有這樣速成的法典。“現在無法,並不代表未來亦無法可渡,現在便為你加強意識封鎖,徹底鎮壓元始天魔魔識。”不知是不是柳芙芷的錯覺,她竟忽然覺得一頁書看她的神色柔和了幾分,不應該啊,可能是眼花了吧,她可是魔啊!難道剛剛試探一頁書知道多少的時候,裝的太過了???一頁書是心腸那麼柔軟的和尚嗎?

“初時,我同時修行了六種不同的心法,鎮壓元始天魔意識,但隨著地久天長,它的作用越來越弱,正道的功法太穩了,也太慢了,我撐不到那個時候,唯有修習魔功,快速強化肉身與神魂方能暫時擺脫他的影響。”

柳芙芷歎氣就算一頁書為她徹底鎮壓那個倒黴爹的意識,她也並非是全然安全的,天魔功修行至極致,可以修出大天魔元神,但,稍有不慎,天魔功之傳人就會被大天魔的元神影響,成為某種意義上,大天魔複生的肉身傀儡!因此,除了那個坑女兒的死鬼爹,還有個大天魔元神在一旁虎視眈眈呢。

或許真的是裝可憐裝的比較成功,二人雖處一室卻也一夜無話,第二日天剛矇矇亮,柳芙芷就爬了起來,看向靜坐參禪了一夜的一頁書“梵天早啊,今日有什麼安排嗎?”

昨天的舍利子很管用,至少她耳朵邊上清淨了不少,如果多來幾次,相信天魔魔識定然是扛不住的!

好歹也算打成了共識,她自然也有契約精神,問問自己合作夥伴想怎麼安排。

一頁書睜開眼

隨即起身“今日便與吾同遊雲渡山吧,夫人請。”

柳芙芷早就收拾好了,換下了繁重的婚服,穿上了自己最喜歡的那套素問校服。一頁書見她這身,審視的目光落在她的那裸露了半截的肩上,微微皺了皺眉“再換一身中規中矩行頭,三日之後你要如何穿,穿什麼都隨你,但這三日裡不行。”

柳芙芷:。。。。。。。這和尚。。。。。。居然還都挺懂的!這真的是個正經和尚???

-屬國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看來,北辰這位新帝很有想法,是想借夫君聲勢震懾其餘三國,又或者是想拉攏夫君一統北域,倒是讓人十分好奇。”“有素還真與你出麵已經夠了,若是北辰皇朝問起,便說吾尚在養傷。”柳芙芷都看的明白的事,一頁書自然也明白,隻不過他實在冇有那個心思去摻和皇城的陰謀詭計,有素還真和柳芙芷前去打探虛實已經可以了,他冇有必要同去,引來額外的麻煩。“這邀請函本就有雙份,這一封就是特地給你的。”“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