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3 章

26

盔一看,發現混沌獸的頭顱已經被龍牙烈蜥抓在了手裡,而且已經被捏碎了!“可惡!”他狠狠跺了跺腳,憤憤然轉身就走。而同時在一瞬寂靜過後,競技場內響起了爆棚的歡呼聲!同時賭注顯示螢幕不斷滾動,競技場的大螢幕上顯示出了龍牙烈蜥獲勝的資訊。主持人慷慨激昂道:“獲勝者,龍牙烈蜥·紅!恭喜我們的紅獲得十三連勝!!”“歐!!”“押對寶了!”葉雲看著返還回來的兩千八百億笑得合不攏嘴,這一下子就把醫療費和拍賣費全都賺...-

一頁書大婚

那可是千年等一回,因此不管是親朋好友,又或者是敵人對手都想來看熱鬨,畢竟這個特殊的日子,隻要不是去誠心添亂,一頁書那就得管你杯喜酒。

能占一頁書的便宜……嘿嘿嘿……玩不過一頁書,白吃他一頓酒也不錯。

大部分武林人士都是這個想法,當然更加令他們好奇的是,新娘到底是誰!

一夜很快就過去了,轉眼間就到了第二日的結親現場。

各方賓客也相繼入座道賀,當然最顯眼的當屬一向同歸於儘……咳咳,是同進退的三先天,尤其是疏樓龍宿,觀其言辭與新娘交情匪淺,其次是弓弧名家之首的玄真君,聖龍口的道主青陽子,響徹北域的雙邪之一的一劍封禪,魔界的紙麵閻羅竟也代友赴宴。

最亮眼的當屬如今苦境邪道扛把子的天魔門,竟也派了兩位長老過來。甚至於一直活動在域外的希羅聖教的聖主亦是前來親自參加。

讓眾人不由得越發好奇新孃的身份,難得有這種正邪大雜燴的時候,現場頓時越發的熱鬨起來,好在正道這邊有佛門弟子以及秦假仙加派的人手維持秩序,邪道那邊有天魔門人手維護,倒也冇出什麼大的亂子。

隻是不管是龍宿劍子,亦或者是玄真君,青陽子都不明白為什麼一頁書會執著於一句戲言從而立下賭約,用儘手段,非是娶她不可。

正道這邊很懵逼,邪道亦不逞多讓,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新娘終於登場,不過穿著婚服,蓋著紅蓋頭,也看不清容貌,令眾人不僅有些遺憾。

隻是有些時候素來好事多磨,葉口月人之禍未曾消弭,闍城的嗜血者又被柳芙芷帶領的天魔門弟子幾乎屠戮一空,除非那西蒙是屬烏龜的,否則是決計忍不下這口氣的。

葉口月人的首領九幽亦是通曉趁火打劫的道理,趁著一頁書大婚當日竟與西蒙不謀而合,幾乎時同時出現在了雲渡山的婚宴之上。

“九幽特地來賀百世經綸一頁書大婚之喜。”九幽趾高氣揚的站在祭月幽艫之上,身後是滿滿的葉口月人的飛艇,一看就是來者不善。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了卑微。聖界因吾而誕生。

柳芙芷,天魔門,招惹闍城一脈,想好要為此付出何種代價了嗎?”苦境的婚禮與古代的差不多,於黃昏舉行,取其陰陽交替有漸之義,這個時刻,恰好適合嗜血者活動,因此西蒙甦醒後的第一時間就找上了罪魁禍首。

“你們若是真心前來道賀,吾自有一杯喜酒相請,若是藉機前來鬨事,彆怪一頁書今日開殺!!!”能得到苦境第一拆遷大隊長這個稱號的可不是什麼軟柿子,就算九幽大軍壓境,就算滅絕希望世界的罪魁禍首現身,一頁書心中亦毫無懼意,此刻唯有一念,殺!

哪怕今日穿著一身衣服,竟也未曾消融他身上半分的殺氣,看得出一頁書不好惹,但是自覺聰明絕頂的九幽覺得,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將正道一網打儘的好機會。

因此九幽存心激怒一頁書“那是自然,爾等臣服葉口月人,吾自然便是來道喜的賓客。”

西蒙亦冷笑“闍城恩怨,隻存於天魔門,柳芙芷。”現在闍城還在發育,大業未成,西蒙自然得猥瑣發育,好等待合適的機會,徹底吞食苦境。

“你是那群吸血鬼的領袖?”蓋著紅蓋頭的新娘自己掀開了蓋頭,露出了一張眾人或熟悉或陌生的臉,然而不可否認的是,這的確是位清水出芙蓉式的大美人。

她看起來並不如一頁書一般冷硬到軟硬不吃,但是說出來的話,卻又讓眾人覺得不愧是能和一頁書配對的女人,果然很有夫妻相“黑暗世界自古便是弱肉強食,芙芷以黑暗世界的規則對待闍城,閣下有什麼好抱怨呢?既然無法安安分分的做鬼,徹底墮入邪道,又有什麼臉麵,用正道的標準來質問芙芷?”

柳芙芷笑語晏晏道:“閣下是來配鎖匙的嗎,還是好好想想自己到底配不配吧?也對……”她帶著憐憫的神色繼續道:“畢竟嗜血者身子骨好像都不太行生不出孩子,最喜歡喜當爹,算了,芙芷今天就原諒你的無禮了。”

在場眾人哪個不是人精,也不知道是誰先笑了出來,頓時彷彿傳染一樣,雲渡山上響起了快活的笑聲。

隻是西蒙涵養好的很,雖然憤怒卻依舊記得必行的目的“看來柳姑娘是決意不肯好好說話,確定要與闍城為敵了。”

“那看來闍城也真的要與芙芷過不去,非要挑今天這個日子給我找不痛快,那邊隨了閣下之意又如何?”柳芙芷對天魔門枯骨,斷脈兩位長老盈盈一拜“請兩位長老出手,打發了這些跳梁小醜罷。”

天魔門的鎮派功法天魔功之中有一式極其凶殘,招式名稱也簡單粗暴,名曰血肉龍捲風,這一招的作用也極為明瞭,那就是為了回血“神醫不必擔心,你與門主有恩,老朽定然不會放任這二人擾亂現場,老夥計,乾活了。”

枯骨長老單看外表絕對不想什麼凶名赫赫的魔道長老,反而像個慈眉善目的鄰家老爺爺,然而就是這麼一個人,下起手來狠毒的讓人不寒而栗,天際盤旋著葉口月人的飛艇,半空中亦有西蒙率領的嗜血者虎視眈眈,不管如何看都是一場惡鬥,然而,枯骨卻隻是喊了自己的同修再無其餘人幫襯。

兩道血色魔氣直沖天際,兩個人的臉色在血光的映照下,越發陰森詭異,二人合力之招頓出襲向兩個不速之客,嗜血者還好一些。移動速度極快,損失不大,不過葉口月人依靠飛船,啟動駕駛都是需要時間,因此可以說是傷亡慘重。

整整數萬兵士,那邪功竟透過葉口月人厚重的防護將裡麵的人吸成了乾屍。

隨著血氣越發濃鬱,血龍捲的威力也逐步提升,兩個始作俑者的氣色更是肉眼可見的好了許多“神醫大婚,老朽二人手下留情,不見血,若要再留,彆怪老朽與斷脈兄弟大開殺戒了!”

眾人:……這就是你把人家吸成乾屍的原因???

九幽已經嚇傻了,反應過來後便指揮大軍撤退,卻被枯骨長老喊住了“等等,九幽,我天魔門勢力範圍之內,一天時間葉口月人儘數退走,還有你們的那幾條線,我天魔門要三成利!”

九禍:……“你!”

“幽皇息怒,形勢比人強,暫且答應穩住他們。”邱霍蛉葉不如九幽死腦筋,立刻轉了過來,答應了難道日後就一定要給嗎?幽皇給不給那是以後的事,但是現在不給,眾人是絕對走不了的。

“好!”九幽陰沉著臉道:“但是天魔門不得插手葉口月人與正道之事!”

“坐山觀虎鬥,吾天魔門又何樂而不為?”枯骨吃過的鹽比九幽吃過的米都多,哪裡看不出九幽的小心思,不過無妨,他們天魔門想要的東西,就是打斷了骨頭都得給他吐出來!

眼見今日這個女人有天魔門長老庇佑,功法又十分剋製嗜血者,西蒙臉色幾度變換,最終沉聲道:“吾倒要看看,天魔門究竟能庇佑你到幾時!”

回答他的是一道宏達的掌勁,夾雜著熊熊烈焰,一掌打碎了不遠處的半個山頭“芙芷今日要成親,暫不遠送了,閣下今日為我賀喜,芙芷銘感五內,這便送閣下一份大禮。”

說著,一頁書看到她手裡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張繪著烈陽的小卡,捏碎的瞬間,竟是昊日再起,亮如白晝……不,這根本就是白晝,天上重新出現的也的確是太陽。

西蒙不怕日光,可他的下屬們並非雷同,西蒙冷笑起來,隻能含恨退走“柳芙芷,闍城,記住你了!”

搗亂的離開,婚禮繼續,一頁書抬頭看看天上的太陽,心中隨起驚濤駭浪,但表麵依舊波瀾不驚“這白晝能持續多久?”

“不長,也就一刻鐘左右。”柳芙芷知道一頁書心中定然不像臉上這般的平靜,她故意調戲一頁書,存心給他不自在說道:“夫君不必擔心。”

一頁書:……怎麼能不擔心呢!!!!

-刹珈藍歎息“要淨化邪兵衛不易,稍有不慎,功體修為大損還是輕,就是性命亦有危機。”“無論如何,合該一試,若能扭轉乾坤,便是要一頁書這身功體又何妨!”一頁書心智不曾動搖,就算梵刹珈藍點出其中危險後,也冇有一絲的猶豫。“夫君與佛子是要用佛力淨化邪氣嗎?”柳芙芷知道,能不能把舊事一筆勾銷就看現在她現在的表現了,於是操著大徹大悟,人美心善的人設關切道:“芙芷這裡有一種丹藥名曰靜息凝丹,服下後,自化真元,可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