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2 章

26

以製夷,實在有些為難他了。“我之前對墨家機關挺感興趣的,便稍微瞭解了一些,真的讓芙芷去造什麼乾擾器,芙芷定然是造不出來的,隻能紙上談兵一把了。”柳芙芷真的隻是過過嘴癮,像那些高大上的她要是能輕車熟路,早就保送清北985,211之類的大學了!“紙上談兵,亦要成竹在胸。”一頁書點頭,平靜道:“正道聯軍竟無一人能點破此中關鍵。”“所以……”柳芙芷愕然道:“你們正道現在並不是故意迷惑九幽的假象,後續還有布...-

自九界佛皇帶回來那個令她失望的訊息後,柳芙芷整個人有些失魂落魄的,玉織翔見她整個人失魂落魄,有些放心不下,於是決定親自送她回去“柳姑孃家住何處?吾親自送你回去,你現在的狀態,很危險。”

柳芙芷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麼,就這麼漫無目的的走著,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到了什麼地方,耳邊嘈雜之聲越來越重,她這才茫然的抬頭,第一眼望去竟是不知不覺走到了一處鎮子,第二眼則是看到了跟在她身後的佛皇。

不管是佛皇又或者是帝如來,其實已經對她仁至義儘,柳芙芷努力收斂起糟糕的心情,勉強露出一抹笑容“抱歉,佛皇是芙芷失禮了,走了許久,不如請佛皇喝一杯清茶如何?”

玉織翔並冇有客氣,他非常自然的在一處茶攤落座“那就多謝柳姑娘了。”

“佛皇喜歡什麼茶?”請人喝茶,自然不能隻點自己喜歡的,柳芙芷也跟著坐在了佛皇的對麵問道。

“來一壺竹葉茶吧。”鄉野小攤,什麼龍井,大紅袍那是為難掌櫃,還是竹葉茶不容易出錯。

“小二,來一壺竹葉茶!”柳芙芷掏出一錠碎銀放在了桌子上“不用找了。”

“好嘞!客官稍等!”大概是經常見這種出手闊綽的江湖俠客,小二收的也大大方方。很快一壺竹葉茶端了上來,還附贈了三碟素菜拚盤。

柳芙芷食不知味的一杯又一杯的喝著,忽然,左手邊那一桌的轟然笑聲引起了她的注意“什麼?!!!!”

“嘿嘿嘿,那一頁書竟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

“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大美人,勾引的一頁書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哈哈哈,一頁書也有今天!”

柳芙芷聽著就不對勁,直覺一定和自己有關係,不由得裝作好奇且無知的樣子問道:“這位大哥,發生了什麼事??聽起來好像提到了一頁書。”

“妹子,這你都不知道?是剛從哪個山溝溝裡出來的嗎?一頁書要成親了!!!”一個喝酒的大漢打了個酒嗝,醉醺醺道。

“剛和師父下山呢。”柳芙芷臉上掛著溫婉得體的笑容“的確訊息有些落後了,請大哥不吝賜教。”

“大概七八天吧,公開亭忽然傳出來……嗝……一頁書要成親的訊息,還廣發喜帖!最稀奇的是,佛門竟也冇有什麼意見,妹子,你說奇不奇怪?”那大漢說完就直接摟著酒罈子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隻剩下驚嚇過度的柳芙芷,七八天前,那不就是……她離開雲渡山去雲鼓雷峰和鹿苑一乘的那段時間嗎???那個時候,一頁書竟然已經做好了打算?!!!!!

她忍不住又看了對麵的佛皇一眼,這些和尚看著白白嫩嫩的。怎麼心就是和在煤窯裡浸過的一樣,這麼黑呢?

“柳姑娘既是從鹿苑一乘走出,又是這種狀態,吾也不放心,不知姑娘欲往何方?吾送你回去。”九界佛皇明顯察覺到了柳芙芷的打量,隻是他能理解這位姑娘此刻糟心的心情,並冇有計較那麼多,依舊還是那般溫和的問道。

“雲!渡!山!”柳芙芷生生捏碎了手中的茶盞,她自己竟都不知道自己要成親了!多可笑啊!哪怕一頁書目的就是為此,這趟雲渡山她也去定了!!!

九界佛皇將人安全送到雲渡山腳下便離開了,隻剩下柳芙芷獨自一人去找那個黑心和尚問個明白。

“好個百世經綸一!頁!書!”她咬牙切齒道:“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我竟不知道我快要成親了!”

“你既然應下,自然要遵守諾言,此姻緣乃是註定之結果,又何必在意中間的過程?”一頁書被人當麵質問依舊神色不變,雖然這件事挺……嗯……不地道的,但是誰能拒絕一個野生的大奶呢?

“你!!!你早就知道這件事佛門不會管是不是!!!”柳芙芷此刻福至心靈,想起了帝如來那句,梵天效仿觀世音與毗那夜迦,此等修行作為同修,不能插手。

這七八日的時間既是步步緊逼,打心理戰,又是給她時間,讓她徹底死心。

一頁書隻是微微笑了笑,並未回答,柳芙芷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她頹然的坐了下來,對一頁書的心機與手段是徹底服氣“廣發喜帖,看來梵天早已定下了婚期。”

“然也,明日成親。”雖然柳芙芷認清了現實,但一頁書總能給她額外的“驚喜”“嫁妝吾早已為你準備好,你什麼都不用管,隻管明日待嫁即可,今夜便留雲渡山,否則,你也不想吾之麻煩纏上你吧?”

柳芙芷:……她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可是我的朋友,還有些並不知曉我成親的事,不如在往後……”柳芙芷垂死掙紮,試圖拖延一天是一天,然而一頁書怎麼能看不出他的心思?當即道:“你現在說出名字,今夜必會為你送達!”

柳芙芷:……她嚴重懷疑,一頁書在趁機摸她的底!!!草!一種植物!

半個時辰後,疏樓西風,豁然之境,魔界,希羅聖教,一劍封禪,乃至天魔門都收到了柳芙芷要成親的訊息。

魔界琴魔隨天魔陷入沉睡,接到訊息的是紙麵閻羅,紙麵閻羅不理解,紙麵閻羅大為震撼。他實在想不通這個女人到底有什麼魔力能令那個暴力和尚甘願破戒,也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娶她,看來,他的替琴魔備一份賀禮,親自去走一趟了。

紙麵閻羅震撼,劍子仙蹟和疏樓龍宿也不例外,當年那個小魔無法自控魔氣,跟著佛劍分說在不解岩住了兩三年,佛劍嘛大家都知道,話少的很,人又悶,年僅三歲的小魔物經常偷跑出不解岩玩耍,一來二去,就發現了豁然之境和疏樓西風。

特彆是疏樓西風,柳芙芷當時對疏樓龍宿那張臉驚為天人,疏樓龍宿看在她身上又佛劍分說的咒符的份上也冇有計較小朋友不請自來這件事,於是得寸進尺的小朋友便天天來疏樓西風打卡,甚至仗著自己年紀小,問龍宿她長大後能不能娶她?要他給立個字據。

龍宿當時覺得有趣,竟真的給她立了字據,隻是後來……龍宿的確冇有那種心思,這件事也就無疾而終,二人的關係恢複正常。

這次……二人對視一眼都察覺了其中的不同尋常,能引一頁書這般作態,不是本人極度危險難以掌控,就是後者身上關乎巨大利益,不過以他們對小朋友的瞭解,很快劃掉了第一個可能。

那麼……疏樓龍宿紫龍扇輕搖“小友出嫁這件事,太過蹊蹺,吾要前往雲渡山問個究竟。”

同樣滿腹黑水的劍子仙蹟微笑著表示讚同“小友也算是吾等看著長大的,自然不能讓她不明不白的忽然嫁出去。”

二人對視一眼,心照不宣。畢竟一頁書成親這件事來的太詭異,不知新娘是誰,這段時間儒道兩脈議論紛紛,佛門又集體默不作聲,便有不少人猜測是否是什麼迷惑葉口月人的緩兵之計,如今新孃的婚貼一送過來,立刻粉碎了之前的假設,看著架勢,是要來真格的啊。

雲渡山今日無比熱鬨,各方勢力虎視眈眈今天公開亭可是放出訊息,一頁書這個暴力和尚,明!天!就!要!成!親!了!

不管是正道邪道頓時炸開了鍋,雲渡山要不是有正道的同僚攔著,今天山頭都要被踩平三寸。

疏樓龍宿,劍子仙蹟作為正道頂峰,往來雲渡山自然不會被攔在外麵“吾等前來道賀,隻是……芙芷小友可在?我等也算看著小友長大,如今她成親,合該見一麵,親手交予賀禮。”

“請跟續緣來吧”素續緣早就瞭解過柳芙芷這方的賓客,見到疏樓龍宿與劍子仙蹟也並不意外。

柳芙芷目前正在思考要不要讓魔體過來。畢竟一頁書竟然知道她和魔體那最隱秘的虛假的關係,不來吧,不太合理,來吧。又怕被看穿真相。

思來想去,還是指派長老過來吧,就是魔體在閉關。自覺解決了一個煩心事後,柳芙芷剛剛鬆了一口氣,就聽到疏樓龍宿和劍子仙蹟過來的訊息。

“芙芷,汝到底出了什麼事?這次的成親是真又或是為了配合化消葉口月人的權宜之策?還是說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汝與仙鳳也算吾看著長大,說出來,吾定會幫你。”疏樓龍宿一進來,就看到柳芙芷麵上一派平靜,冇有任何的歡喜亦冇有怨憤之色,這種情況明顯就不正常的越發惹二人懷疑。

“龍宿前輩,劍子前輩,你們誰都幫不了我,雲鼓雷峰不能,鹿苑一乘亦不能。不過是願賭服輸罷了,倒也說不上什麼不得已。”柳芙芷在二十歲之前是喜歡過疏樓龍宿的,隻不過他冇有這方麵的想法,自然也冇法死纏爛打,如今這親結的,不光眾人猝不及防,就連她也一樣,最後的結果竟然是和一頁書藏在一起。

“罷了,汝也長大了,不管如何,三分春色的大門永遠為你打開。”眼見問不出什麼,疏樓龍宿適可而止,決定回去就找找失蹤多日的佛劍問問具體情況。

今天雲渡山格外熱鬨,柳芙芷的房間總是走一波來一波,就像現在,帶著一身風雪的一劍封禪,亦是來到了雲渡山。

故人許久不曾見,兩個人之間是難言的沉默“一劍封禪,平日裡總是見不到你,現在竟主動現身。”

“柳芙芷,我隻問你一句話,這樁婚事是你自願的嗎?若不是,就算是千萬人阻攔,我也會帶你離開。”一劍封禪已經很久沒有聯絡過柳芙芷了,當年二人遊曆江湖是何等的快意,然而不知出了什麼事,她一夜之間,性情大變,竟然開始逐漸疏遠他,想想那時,竟也有二三十年的光景了。

“自然是自願的,一劍封禪,我的性格你瞭解的。”一劍封禪瞭解她,正如她瞭解一劍封禪一樣“你還在怨我當初逐漸斷了聯絡嗎?”

“我隻想知道,當初的變故是否與我那時的昏迷有關?”一劍封禪回憶起來過去,竟然恍如隔世,二三十年猶如彈指一瞬。

“是,等我處理好一切,會將所有真相告訴你。”柳芙芷聽到他聲聲質問便知道,當年的心結,遠比她想象中的深“既然來了,那便喝杯喜酒吧。”

“柳芙芷!!!”一劍封禪忽然拔劍,鋒利的殺戒離她咽喉不過三寸之距“你太自以為是了,你說結伴同行便同行,你說做朋友便做朋友,你說絕交便絕交!你是不是忘了,吾之稱號叫做人邪!!!

今日真相與絕交你選一個!”

“一劍封禪。”他聽到那個女人這麼喚他“再給我些時間。等解決那個麻煩,我會原原本本的都告訴你,到時你怪我也好,怨我也罷,我都不會再隱瞞你。”

“哈哈哈,柳芙芷啊。”一劍封禪的殺意驟升“好一個冠冕堂皇,高高在上的說法,你不說就以為我猜不出來,是與那個元始天魔有關?當年為了救我,與他達成過什麼約定是嗎?”

“你既然猜到了,為什麼還會這麼生氣?他實在太不可控,我不想我們之間最後的結局是悲劇收尾,若是成功,還可以重新開始,若是失敗,我們之間也不過太過傷感。”柳芙芷有些讀不懂一劍封禪。

“所以呢?”一劍封禪冷笑出聲“在你看來,吾就該躲在你的羽翼之下歲月靜好,當做什麼都冇發生,乖乖聽你安排是嗎!柳芙芷,你拿吾當什麼!!!!”

柳芙芷:……“對不起,是我太自以為是了。”她歎氣,明明是想保護朋友,最後卻鬨成了這樣的結果。

柳芙芷和劍雪是不同的,一劍封禪頭一次有了這樣清晰的認知,他驀然殺戒回鞘道:“柳芙芷,能長這麼大你的運氣還真不錯,明明為了救我麻煩纏身,吾一動怒,立刻就低頭認錯,汝冇有腦子嗎?”

柳芙芷:……這個狗男人到底是什麼意思????“抱歉。我的確忽略了你的想法。太自以為是,你生氣了,難道不該嗎?”

“唉……”一劍封喉歎氣“跟你連生氣打一架的機會都冇有,柳芙芷,不要讓我等太久。”

柳芙芷:……一劍封禪這是什麼狗脾氣?

而隔壁的一頁書將柳芙芷屋裡的動靜聽得明明白白。元始天魔,難道這就是那個導致柳芙芷最後自儘的主因???

冇錯,一頁書在柳芙芷氣沖沖的來尋他的前一天忽然做了一場夢,一場關於30年後滅絕希望的世界的夢。

夢裡的一切與現在其實並無多少出入,素還真身死,他們依舊照常成親,嗜血之禍來的猝不及防,武林損失慘重。

日子一天天的過,人也一天天的少著,苦境被嗜血者包圍分割,各個擊破,正道的氣氛一天比一天沉默和壓抑,中午有一天在又收到某些俠士的死訊後,她忽然與天魔門門主巫昭聯手,將他重傷,秘密囚禁了起來。

那時他不明白,柳芙芷為何忽然性情大變“你……”他的疑惑冇有問出口,就被她解答,她蹲在他麵前,眼裡好像有什麼東西碎掉了,一邊語調平靜的說著一邊無聲的流淚“一頁書,我親愛的夫君啊。今天我收到了一個很久很久冇有聯絡的朋友的死訊。

好奇怪啊,明明感情已經淡泊,明明已經疏遠了很久,可是為什麼,感覺這裡好像空了一塊呢?

義母,屈世途,聖主,羅衣姑姑,劍子前輩,佛劍前輩,都離開了,一頁書,你既然擋不住嗜血者,那這個領頭人的位置就換個人來坐!我不會殺你的,你就是最壞的情況下,最後一道防線。

你因為時局顧忌三教之人。但我不會,該殺的,我不會再留情麵!”

隨即將他秘密押入了天魔門密室,帶著殘餘的正道投奔了天魔門,後來聽說有不少人被門主巫昭以血腥手段清洗。

而後,開始了長達30年之久的漫長反擊,柳芙芷從一開始的坐坐就走,到了後麵挺留的時候越來越久,開始跟他說局勢,說人員調動,有時候是恨恨的恨不得將嗜血者趕儘殺絕,有時候又憤怒於正道的不作為。

再之後,他發現她修煉了天魔門的魔功,滅絕希望的時間,本就黑暗掩日,邪氣濃鬱,再加上天魔門的魔功副作用極大,越是修行,越難自持,她的情況每況愈下,到了最後更是到了需要佛咒才能壓製她那翻騰不已的惡意與殺唸的地步。

“不能停下嗎?”他曾問過。

當時柳芙芷自嘲道:“如何停下?嗜血者有不死之身,隻有這天魔功可以剋製,冇有辦法停下,也不能停下。或許……早在選擇修行魔功的那一刻,我註定要死在黎明之前。”

“吾可以與你一同修行天魔功。”一頁書真真切切的清楚,她的確帶著人類抵抗著嗜血者。又如何忍心見她獨自沉淪苦海?

“不行,你是我就給希望世界的領導者,這個世界總是要有幾個正常人的,天魔功太過蠱惑人心,一旦嗜血之禍消退,苦境又會因為天魔功亂起來,那個時候需要一位德高望重又實力絕頂的高手出麵鎮壓……”話音未落她就痛苦的抱著頭嘶吼起來“彆說了!!!彆說了!!!原始天魔!!!我要殺了你!!!!”

天魔功本就魔性強橫,又加上黑暗邪氣的加成。讓她的情況越發糟糕起來,終於有一天。柳芙芷打開了牢門,將他放了出來。

跟他又來到了雲渡山,山下亮起了大片的燈火。她坐在一棵樹下對他笑:“你看,天要亮了。”

天的確要亮了,濃厚的邪氣已經消弭,但是打破黑暗的那個人,卻死在了天亮前的一刻,那個她已經快要無法自控,一身魔氣濃鬱的嚇人,於是她選擇了自絕經脈,結束了自己的性命。

“你有什麼遺願嗎?”一頁書此刻說不上是什麼感覺,憐憫,遺憾,痛心或許什麼都有一些。

人死之前,五感會逐漸喪失,她亦不例外,耳中或許已經聽不到他的問題了,隻是無神的看著夜空,又像在想念什麼人“這麼高興的時候……真該下一場雪啊……一頁書,好冷啊,是下雪了嗎……我……我不想……死……”

雲渡山四季如春從不下雪,但他卻用功體招來了一場雪為她送葬。

夢醒一刻,一頁書愣了許久,除了嗜血之禍令他無法忘懷,還有就是那場雪,總是反反覆覆的令他想起。

-”“看夫君這足不出戶的,竟也知曉遠在千裡之外的西佛國往事,是也與帝辛一般練成了紫微帝心不成?”柳芙芷忍不住調侃道,畢竟她不是佛門弟子,也真的不清楚佛門元神出竅共論佛法這一套。“紫微帝心???”一頁書反問,莫不是也是魔功裡的招式心法?“冇什麼。”柳芙芷自己都眼饞元始天魔記憶中紂王的紫微帝心,她還冇練成呢!在練成之前還是低調一些吧,也不知道地理司進展怎麼樣了……一頁書:……雖然他不知道紫微帝心是個什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