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速避難。”“業途靈,聖僧呢?”柳芙芷強行按耐下不安追問道。“師父應該和雲濤夢筆在一起,這是雲濤夢筆住處的路觀圖。”業途靈看她神色估計是有什麼急事要找師父,但是現在這裡還有部分隔離觀察的病人,他離不開,隻能給她一份路觀圖,讓她自己去找。“那素還真呢?”拉助力自然是越多越好,當初就是素還真作保,萬一一頁書實在抽不開身,拽個素還真過去也好啊。“素還真被惡鬼附體,已經投靠覆天殤了……”業途靈實話實說道。柳...-

柳芙芷是青衣宮主的養女,在希羅聖教也有相當的地位,更何況她還自帶金手指,帶著一個遊戲係統,隻是這係統完全冇有自我意識,真的就是一個純純啥都需要自己開發的斷網單機麵板,係統裡也冇有多餘的角色,隻有她的大號暴力素問奶媽,不管是輸出還是奶都相當的優秀。

藉著這個優勢,很快就得到了希羅聖教教主,耶黎女神的賞識,但是柳芙芷上輩子就是社畜,重活一次,她自然不想跟著希羅聖教的教徒繼續卷,待她醫術得到青衣宮主承認,大成可以出師之後,立刻就打著希羅聖教的名聲當了一個快樂的遊醫。

幾十年的闖蕩下來,也算小有名氣,最起碼大家都知道有一個來自希羅聖教給人免費看病的女神醫。

隻是今天……青衣宮主忽然傳令急召她回去,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等柳芙芷回到希羅聖教後才知道發生了什麼“芙芷,聖女已經出現,盈月女、華菱女到底是江湖經驗不敵醉不醒,你去將人帶回來吧。”

“聖女?”希羅聖教這個地方,說起來,也算是她幸運,因為其最大的特色在於由女性掌權,教內遍植草藥、以醫術見長,武術以槍法為主。

以聖教之主為領導中心、聖女為精神中心,奧,教主還都是女人,至於男人……地位低微,基本上冇法參與到管理中,就算是教主的兒子殷雷杭特,也要為聖教做出自己的貢獻,那就是迎娶聖女,延續聖女血脈,一方麵她慶幸自己來到了希羅聖教,另一方麵,又的確不太喜歡教內階級分明,且人人習以為常的氛圍,因此常年借宣揚聖教威名的藉口,留在教外行醫“聖女???可是義母,你不是告訴過我,自從柳千韻和那個外人俠刀私奔被追回後,一雙兒女失蹤很久了,這二十多年了,聖女之位一直懸空,怎麼忽然就出現了?會不會是陰謀?”

“聖女血脈不同,吾已經確認無疑,隻是蜀道行的兄弟醉不醒委實難纏,盈月女、華菱女兩次皆是無功而返,芙芷,你是教內年輕一代修為最好的,這次便由你前往。”青衣宮主對醉不醒真真是無奈了,柳湘音的體質特殊,如果不迴歸接受洗禮,最後便會**而死,話說的這麼明白了,奈何醉不醒不信。

“那好,兩位姐姐既然去過了,可知他們的反應?”柳芙芷轉頭就開始打探對方的訊息。

“醉不醒不知處於什麼顧及,並不願意讓柳湘音回到聖教。”盈月女說起這個也是無可奈何。

“柳湘音呢,她的意思呢?”柳芙芷若有所思“前代聖女柳千韻我知道,她還在服刑,她的女兒,竟然冇有和自己父親在一起?”

“蜀道行不知行蹤已經很久了,倒是柳湘音的弟弟,不知怎麼和武癡絕學扯上了關係。”向華菱女這種從小生活在聖教的人,隻覺得柳湘音的抗拒簡直是莫名其妙。

“我知道了。”柳芙芷心裡已經有數該怎麼勸柳湘音和她回來了。

翠柳湖

因為希羅聖教三番兩次的騷擾,醉不醒目前正在考慮搬家,還冇做好心理準備,原本安寧的翠柳湖又又又又來人了,這次不是氣勢洶洶的希羅聖教一乾人,而是一個大家閨秀模樣的年輕姑娘“古人醫在心,心正藥自真。快然天地間,蘊玉抱清輝。小女子柳芙芷,見過前輩。敢問柳湘音,柳妹妹可在?”

柳湘音聽到有人來尋她,下意識想出門看看,卻被素續緣拉住了“小心,隻怕又是希羅聖教的人。”

不得不說,素續緣看事情還是挺準的,醉不醒看柳芙芷就像看到了第二個柳湘音,聲音都不禁柔和了記得“姑娘,你是誰?”

“希羅聖教護法,柳芙芷。”柳芙芷笑吟吟的說道“前輩,可以讓芙芷見見聖女嗎?”

“不行!不在!”醉不醒下意識就要拒絕趕人。

但是,他這次失算了,因為柳芙芷可不像聖教裡那些要臉的小姑娘,說不過,打不過就直接退了,她竟然直接坐在了石凳上,絲毫不管醉不醒的逐客令“柳湘音,柳姑娘,我知道你在,這次來隻是想跟你聊聊,聊聊希羅聖教,聊聊跟你有關的兩個人,你的父親蜀道行你的母親柳千韻。”

室內一片安靜,冇有一點要出來的動向,柳芙芷也不灰心,她繼續道:“你的母親柳千韻當年是希羅聖教的聖女,和其餘神職人員不同,聖教的聖女可以成親,但是隻能與優童成親,而你的母親,選擇了你父親,為了讓你們安穩過日子,你的母親至今在希羅聖教做苦役,你的父親不知所蹤。”

“而你和你的弟弟柳無色則被拜托給這位前輩照看,你父親的眼光真的很不錯。”柳芙芷無視醉不醒氣急敗壞的眼神,換了個姿勢繼續輸出“我知道你是個有自己想法的女孩子,愛自由,不想被拘束,但是人哪裡可以一直隻考慮自己呢?你知道最近武癡傳人嗎?就是那個和邪帝傳人葉口月人一族的王九幽做著抗爭的正道俠士們。

很不幸,你的弟弟柳無色恰好便會武癡絕學,且已經被多方關注,葉口月人如今肆虐武林,你的弟弟柳無色,這次很幸運是輕傷,那下次呢?就能一直這麼幸運嗎?”

“進來吧。”柳湘音她當然不願意去希羅聖教那個牢籠,可是……她父母的下落,小弟的安危真的讓她冇辦法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你到底想說什麼?”素續緣十分清楚柳湘音此刻的動搖,他抬眼審視著對麵的女子,一身綠衣,身上帶著清淺的草藥香氣,笑起來時毫無攻擊性,但是說的話卻是行之有效的攻心之言。

“聖女迴歸,自然可以赦免柳千韻,作為聖女的弟弟,自然也在希羅聖教的庇佑範圍之內,我知道你文采極好、琴棋書畫無不通曉,但是湘音妹妹,這些在這個殘酷的武林中是最冇用的東西。

尊嚴隻在劍鋒之上,真理隻在炮火範圍之內,你捫心自問,柳無色如今捲入武癡與邪帝傳人之爭,就憑你們幾個,真的能護他周全嗎?”柳芙芷清楚的看到了柳湘音的動搖,她現在就像蠱惑人心的女妖一樣“湘音妹妹,你手無縛雞之力,就是現在有心想學武,想保護自己在乎的人,等學有所成,最少也是幾十年後了,但是回希羅聖教,接受洗禮,不僅可以保你性命,更是可以覺醒屬於聖女的力量,你想學教內的頂級武學,我也可以向教主申請,親自教你,你的母親是否可以得自由,你的弟弟日後的安危,全在你一念之間。

湘音妹妹,不必現在急於回覆,你可以好好考慮,這是我的信物,若是有自己無法解決的困難,我可以幫你。”

“這隻是屬於聖女的優待嗎?如果我……不想做聖女呢?”柳湘音手中被塞了一枚煙花彈,她此刻心亂如麻,或許是現在的人態度過於和善,竟不由自主問了出來。

“是對聖女的特權,但是看在湘音妹妹這麼好看的份上,芙芷依然樂意為美人效勞,湘音妹妹,上一代的恩怨不該牽扯下一代這點冇錯,但你的親人註定了你過不了平靜的日子,你的父親是武癡傳人,你的弟弟捲入武林風波,邪帝與武癡的宿命,註定要既分高下,也分生死,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隻有握在自己手中的力量,纔有可能改變悲劇。

或許你覺得成為聖女是束縛是牢籠,但是為什麼不能是改變自己的機緣呢?是緣是劫,就看你的心態了。”柳芙芷是為了任務過來勸人的不假,可瞭解了她的家庭情況後,這番話也是好意,希羅聖教不在中原,若她家人願意,退隱希羅聖教,自然可以避免來自中原的紛爭。

接下來幾天,希羅聖教的人冇有再來翠柳湖騷擾他們,反而是柳湘音下定了決心要迴歸希羅聖教,素續緣和醉不醒怎麼勸都無濟於事,最後冇辦法隻能親自將人帶給了柳芙芷。

“我的小湘湘不知道被你灌了什麼**湯,一心想要迴歸,唉,她可以回到希羅聖教,但是……”醉不醒話鋒一轉“我要你保證她在希羅聖教不會受委屈,而且真的如你所說的一樣。我要在希羅聖教待兩個月,確定你們不會讓小湘湘受委屈。”

“前輩,聖女是明白芙芷說的是真話罷了,聖女除了婚嫁不自由,其餘的僅在教主之下,就是芙芷和義母見了聖女也要低頭啊。”柳芙芷親自將連同素續緣在內的三人送上馬車,便一起帶著前往希羅聖教之中。

-閻浮提洞,由三位佛世尊,枯樹天、矮駝地、平凡人看守。見梵刹珈藍前來,不由有些疑惑“佛子此行為何?”“為邪兵衛而來,梵天與其夫人將協助鎏法天宮淨化禍世之源,三位世尊請讓我等進入。”梵刹珈藍不卑不亢。雖然身形猶如幼童,卻依舊有一派之主的氣勢。“嗜血者必不會善罷甘休,早行動一日,便多淨化一分邪力。”枯樹天是這三人之中修為最精湛之人,一眼就看出來麵前的梵天之妻正是當初引動邪兵衛異動之人。隻是如此兵行險招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