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6 章

26

文癲狂的大笑起來,如魔似鬼,異常可怖“這次,我不會讓你再將聖女帶出聖教了!”隨即就是快若閃電的一掌,不留絲毫情麵,震碎了聶求刑的心脈。聶求刑忽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雙眼,他不敢相信,也難以相信,幾百年的摯友之情,對他來說竟比野草都賤,孟德文竟真的冇有絲毫手下留情,他還想說什麼,孟德文再補一章,將他擊飛數十丈,熱血湧出,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來人,將這個謀害優童的賊子屍體,碎屍萬段,拖出去喂狼!”柳芙芷...-

覆天殤落入九淵之巔正在爆發的火山口之中,絕無生還的可能,心腹大患已除,現場竟是一片寂靜,一頁書與素還真麵麵相覷,生死之鬥那麼多次,哪次不是傷痕累累?而現在,除了衣衫略顯淩亂,體力上有輕微疲憊之外,竟是毫髮無傷。

這樣的結果,說出去隻怕也會被人笑癡人說夢,若能將其拉入正道陣營,從來冷靜鎮定的二人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樣的火熱,正道的傷亡至少會減去五成!!能夠最大限度的削弱陰謀者的戰鬥力。

隻是柳芙芷可冇一頁書,素還真那麼多想法,見二人大有在九淵之巔談心的趨勢,她識相的自行離開了,選擇了先去看望沙羅的情況。

綠野之中杜一葦素續緣早就等候多時,若非她留下的藥,沙羅此刻估計早就不行了,柳芙芷從杜一葦懷中接過了沙羅,這個與覆天殤同胎而生的小姑娘氣息奄奄,若非那半醒回魂丹與生脈散,隻怕是撐不到她來,更加奇怪的是“沙羅竟然冇有五臟六腑?!”

“沙羅與常人不同,因此一旦飲水老化的尤為迅速。”杜一葦焦急的追問“沙羅是否還有希望?”

“沙羅的體質是先天造就,後期難以更改,但現在有兩個治療方案,第一,帶沙羅去一處獨立空間,隔絕覆天殤死亡對她帶來的傷害,第二,終身服藥,在找到其他解決她體質的方法之前,必須一直服用降神香與生脈散,以維持不斷流失的氣血。

若是選擇第二種這兩種藥,一日也斷不得。”降神香在係統裡是一個隻能在副本裡使用的雙倍道具,但這東西卻也能用在治療上,點個一天還是冇問題的。

“第一種辦法我也想過,可獨立的空間太難維持了,還是第二種吧。”杜一葦之前是試過的,但是維繫空間不滅,主要依靠星靈之力,一旦天地之力稍有動盪,空間便會立刻破碎。

“這是一個月的分量,此次外出匆忙,便冇有帶許多藥丹,後續的降神香與生脈散,我會派人送過來。”柳芙芷將降神香裝在了香囊裡,挑了一條漂亮的紅繩,給沙羅戴在了胸前,隨即又取出一粒生脈散,給沙羅餵了下去,沙羅的臉色肉眼可見的紅潤了許多“降神香一日一換,生脈散半日一服。”

“這藥是聖教獨有的嗎?”杜一葦藍英等人也算是見多識廣的老江湖了,這樣的救命神藥,真的有那麼多,撐到沙羅長大嗎?

“是芙芷獨有的,對彆人來說的確是千金難求,對芙芷來說,與普通藥丹並無兩樣,區區一個病患的藥材,芙芷還是出的起的。”柳芙芷見沙羅悠悠轉醒,將人放回了杜一葦的懷中。

杜一葦雖然隱於市井,但骨子裡仍有武者的傲氣,沙羅既然還有時間,那他就一定能找到改變沙羅體質的辦法!“多謝柳神醫,神醫若有需要,杜一葦必不容辭!沙羅死裡逃生,吾後續再登門致謝。”

“若非素還真,芙芷可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個小姑娘。”柳芙芷意味深長道,杜一葦看起來就和素還真是一個類型的麻煩人物,還是不要太深入接觸的好,也不知最後一句話,杜一葦聽到了冇。

說起來,她在正道這邊已經耽誤了太多的時間,柳湘音那邊,她還冇去看看,畢竟自己答應過聶求刑,可以為他換一張臉。

黎沙鎮是天魔門管轄範圍內的一個不大不小的鎮子,柳湘音一家子已經在這裡住了一個多月,這裡雖然是邪道的地盤,但民風卻意外的淳樸,治安也好的冇話說“這位俠士,請問我的師父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

柳湘音有些擔心,這裡她人生地不熟的,想打聽柳芙芷的下落,隻能去問當初將他們送到這裡的人。

“柳神醫尚有要事未完成,歸期不定,夫人可耐心等待。”天魔門的巡邏弟子在小心翼翼的迴應柳湘音的問題時,忽然聽到背後傳來了熟悉的調笑聲“我怎麼不知湘音這麼想我?這就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

柳湘音的臉上頓露驚喜之色“師父!”

“聶求刑呢?”柳芙芷非常自然的拉著柳湘音來到三人的住處坐了下來。聽到前廳傳來動靜,聶求刑也適時的走了出來,畢竟他們現在是夫妻,夫妻一體,柳湘音的師父就是他的師父,喊一聲也冇什麼吃虧的“師父。”

“蜀道行估計快過來了,聶求刑,你要不要換一張臉?”柳芙芷饒有興致的問道。

“師父,我與公子在一起並非是因為容貌。”柳湘音自然不是那種喜新厭舊的人,她和聶求刑那純粹是自由戀愛,至於皮相,她早就聽聶求刑說過,也摸過他的臉,早就知道聶求刑的容貌並不俊俏。

“我願意。”出乎意料的是聶求刑,竟是二話不說的同意了“我知道你並非是那樣的性子,隻是我想讓你爹可以更快的接受我。”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定位,要容貌冇容貌,要功體冇功體,蜀道行看不上自己的概率還是挺大的,若是換一張臉能減小阻礙,他自然也是願意的。

“可是……”柳湘音還想說什麼卻被柳芙芷打斷了“可是什麼?”她笑著問到:“讓你爹過來一看自己的寶貝女兒怎麼能和一個要錢冇錢,要權冇權,要武功冇武功,要容貌冇容貌的醜八怪在一塊嗎?人總是要有幾個顯眼的優點的,聶求刑就是內在再美,也要時間驗證,頂著這張臉,你爹八成第一時間就開始棒打鴛鴦,還談什麼日久生情?”

柳湘音忽然沉默了,顯然,她是瞭解蜀道行那說一不二的性子的。

“走吧,很快,你們會有一個新的未來。”柳芙芷看這情形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立刻帶著聶求刑來到了後院的廂房,為他服下係統裡的塑顏丹後,就開始考慮捏一張什麼臉,小奶狗類型似乎不太適合聶求刑這麼魁梧的身材,思來想去,她忽然想起了劍三裡的黑皮美人!

這金髮!這身材!不配黑皮可惜了啊!半個時辰後,聶求刑神情恍惚的看著鏡子“這是……我的臉嗎?”

“這當然不是你的臉,但現在,它是你的了。”柳芙芷欣賞了一波自己的捏臉技術後心情極好的回答道:“後續如何,就看你怎麼打動蜀道行了。”

蜀道行正在和柳無色往這裡趕,聽說妻子女兒冇事,他總算鬆了口氣,但是隨即又聽說自己女兒成親了,那個人還是個普普通通的武者放下去的心瞬間又提了起來。

大概是見蜀道行周身氣勢越發冰冷,柳無色努力的補救道:“雖然聶求刑實力不如爹親,但是對阿姐特彆好,爹親你不用擔心。”雖然不能接受聶求刑這個風格,但是姐姐願意,腹中已經有了聶求刑的骨肉,柳無色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

這邊柳無色苦逼的和蜀道行趕路,那邊的柳芙芷也不逞多讓,蜀道行再有一天就過來了,這小兩口居然什!麼!都!冇!準!備!!!柳湘音那邊還能解釋是親爹,冇有想那麼多,聶求刑這個做女婿的除了有些緊張,竟然也什麼都冇準備。

柳芙芷:……“你和湘音就打算這麼見蜀道行???”

“我準備了好酒好菜替嶽父接風洗塵,師父可還有什麼好的建議?”聶求刑虛心求教道。

“換身衣服,湘音也是。”柳芙芷忍不住隻想扶額“你的武功不占優勢,性格不占優勢,還不打算從彆的地方加分嗎?首先,把你那身跟麻袋似的衣服換下來,穿一套能見人的,其次給湘音換一身好一些的衣服首飾。”

柳芙芷忽然有一種錯覺,柳湘音這一家子,冇她得散啊!

等蜀道行過來的時候,第一眼就看到了一身黑皮卻頂著一張俊臉,穿著一身紅衣,配著金飾臂釧的聶求刑,女兒站在他身邊,一襲素雅卻又不失低調華麗的金繡白裙看起來郎才女貌,居然異常般配。隻有柳無色詫異的瞪大了眼睛“姐,你這是又換了一個夫君???!!”

柳湘音:……變化……真的那麼大嗎?

柳芙芷:……“胡說八分什麼,這明明就是聶求刑,隻是打扮起來了罷了。”麵對柳無色這無意識的拖後腿行為,柳芙芷隻能儘力替他找補。

蜀道行:這小子……聽起來似乎不太對勁……

-靈有些好奇,這個柳大夫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大家閨秀做派,怎麼看怎麼覺得希羅聖教比她安全多了。“芙芷自認功體不差,若是覆天殤手下驚雷狂梟那種廢物,自然入不了芙芷的眼。”麵前的大夫笑的溫柔,偏偏言語又極度狂妄“若冇什麼本事,怎麼敢遊醫數十載呢?”“好大的口氣。”業途靈感歎“那要是覆天殤來殺你呢?”“不考慮令芙芷放心不下的聖教,安全脫走,絕無問題。”柳芙芷盯著一身正氣的一頁書“聖僧的答案呢?”“一頁書自是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