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1 章

26

吧?就連蜀道行都忍不住朝這邊多看了幾眼。希恩,血漂染,冷豔色仗著自己有不死之身,態度十分囂張,這份囂張止步於天魔門弟子到達後。一手天魔四蝕,吸納人血肉之精華,骨髓經脈之精,那速度極快又自我感覺良好,自詡永生的嗜血者竟也普通人類一般,四肢儘廢,老化死亡,柳芙芷不緊不慢的踩在了血琴希恩那蒼老衰弱的臉上“這就是你們血族的長生不老?永生不滅?現在看上去也跟那群待宰的家畜並無兩樣。”除了故土那邊的教廷,嗜血...-

柳芙芷來到雲渡山的時候,隻覺得雲渡山的氣氛有些凝重,入耳皆是感染者痛苦的□□聲,一頁書依舊靜坐養神,見到有陌生人踏上雲渡山,一頁書不由出聲詢問道:“閣下是誰?因何來雲渡山?”

“希羅聖教醫者柳芙芷,聽聞素賢人說,雲渡山有大量感染者,特來相助。”柳芙芷早在山腳下就見識過雲渡山有多大,這麼廣的範圍內,還能聽到病人的哀嚎,隻能說明,雲渡山上的感染者數量極其龐大。

“醫者?能治鱗菌嗎?”業途靈或許是這些天也雲渡山照看感染者腦子有些蒙了,這句話竟是不經思考脫口而出。隨即他拍了拍自己的腦殼,自嘲一笑“覆天殤的鱗菌那麼厲害,真有法治。現在也不會冇有解方傳下來,抱歉了柳姑娘。”

“雖然無法治本,但能治標。”柳芙芷的黯然技能說到底就是可以驅散負麵狀態,和正常的救治還是有區彆的,無法產生抗體,不能抵禦二次感染,所以說也隻能稱之為治標。

隻不過現在嘛,業途靈這些天看眾生哀嚎,雖然他是邪靈無錯。可邪靈也有同情心,因此此刻看到希望,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不由分說的就拉著柳芙芷往禪房去“真的???不管了,死馬當活馬醫,能暫時抑製他們的狂性也好,這些天那批病人給他們送飯也不吃,隻知道互相撕咬,你們教主給的要,對他們的效果越來越小了。”

雖然業途靈的動作有些急切,但並非不能理解,一頁書歎了口氣,也跟著一起前往,那一批人,已經是晚期了,如果真的無救,那就隻能……“柳姑娘儘力便可,鱗菌之禍,蒼生浩劫。”

禪房裡,大半的地方都被鐵籠圍了起來,裡麵的病患與半月之前和素續緣在村落之中看到的並無不同,隻不過由於是一群,看起來更加淒慘,效果也更加震撼,大部分的確如業途靈所說,已經冇有理智,隻有少數幾個,哀求般的朝他們伸出雙手,用僅剩的神智,發出最後絕望又痛苦的哀求“死……給我……死,求你們……給我……死。”

“可以試試。”柳芙芷入目所及,皆是係統標註的鮮紅的鱗菌感染異常狀態,讓人看了就忍不住蠢蠢欲動的想扔驅散技能,下一刻,一道龐大的綠茫陣法在她腳下蔓延開來,將整個禪房籠罩了起來,隨著綠色光華持續發散,感染者的動作也逐漸慢了下來,臉上大片的紅花印記正在極速消退,眼神也逐漸清明瞭起來。

這麼大的動靜看的業途靈一愣一愣的,倒是一直在觀察的一頁書此刻冷靜的詢問:“是暫時壓製住了鱗菌嗎?”

“不是壓製,隻是驅散了鱗菌,可不做好防護,後續依舊會被再次感染。”柳芙芷用慣了奶媽技能,並不覺得這種爛大街的增益技能有什麼。

一頁書:!!!!!驅散……鱗菌?!!!

同樣大為震撼的還有業途靈,素還真這次簡直就是找了一個神仙過來,那些因為發狂撕咬產生的皮外傷竟也都在飛速癒合,連個疤都冇留“什麼意思?驅散???不是治癒了嗎?”

“隻是讓他們恢複到了未感染之前的狀態,冇有抗體,和普通的治療流程還是不同的,因此必然會存在二次感染的可能。”柳芙芷打量了一下週圍的隔離環境,穿越之前因為三年疫情養成的職業素養在蠢蠢欲動“聖僧,這周圍的隔離點,可以讓芙芷安排嗎?”

一頁書點點頭,素還真介紹過來的人,還是可信的,他到底不是專業的大夫,能暫時搞個隔離點區分輕重症,給送藥管飯已經很不錯了,苦境的大部分醫者,可冇有那麼崇高的理想信仰,鱗菌之名,足以讓人望而卻步了,更何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他不信有人能搞小動作,“柳姑娘安排就是。”

然後,整個雲渡山簡直大變樣,所有人被強製帶上了口罩和手套,一頁書也不例外,病人的衣物用品,每天都會扔到沸水裡煮過後再用,用當地的大夫配置消毒噴灑雲渡山各處,甚至分發給了病患,讓其自己每日擦拭住所的邊邊角角,順便記得手部消毒,看的一頁書不由側目,雖然他冇參與過疫病賑災,但是總覺得相當熟練且專業的樣子。

之前病患的屍體和留下的物品,能燒的更是在柳芙芷的堅持和一頁書的坐鎮之下,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自從這個柳大夫過來之後,雲渡山的病患直線式下跌,少了許多哀嚎之聲,雲渡山看起來總算冇有那麼滲人了。

三人也總算清閒了下來,一頁書這才認真的打量起了麵前的女子,這樣的醫術,若是能加入正道,恐怕能最大限度的減少正道的損失。

“柳姑娘這樣的能為,覆天殤必然不會放過你。”

“這不是有聖僧你嗎?”柳芙芷早就被素還真打過預防針了,有心理準備“若是覆天殤來找麻煩,我給聖僧做輔助。”她頓了頓“在覆天殤死亡之前,芙芷願意儘全力幫助正道,隻求聖僧,若有朝一日希羅聖教殺劫臨身,可否請聖僧伸出援手,保我聖教最後一點火種?”

“你就冇想過自己嗎?”業途靈有些好奇,這個柳大夫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大家閨秀做派,怎麼看怎麼覺得希羅聖教比她安全多了。

“芙芷自認功體不差,若是覆天殤手下驚雷狂梟那種廢物,自然入不了芙芷的眼。”麵前的大夫笑的溫柔,偏偏言語又極度狂妄“若冇什麼本事,怎麼敢遊醫數十載呢?”

“好大的口氣。”業途靈感歎“那要是覆天殤來殺你呢?”

“不考慮令芙芷放心不下的聖教,安全脫走,絕無問題。”柳芙芷盯著一身正氣的一頁書“聖僧的答案呢?”

“一頁書自是不許邪魔外道殘害江湖義士。”這麼劃算的買賣,一頁書怎麼會拒絕呢?更何況希羅聖教雖然久居域外,可名聲一直都是極好的。教主耶黎女神更是願意為了蒼生,去趟渾水,坐上了九皇座,不論如何,他都不可能袖手旁觀。

“柳姑娘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柳芙芷深深的歎了口氣,用一種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一頁書,語氣更加柔軟了起來“芙芷不敢回聖教,聖僧能不能收留芙芷幾天?”

“你剛剛不是說就是對上覆天殤也有把握逃走嗎?”業途靈發現女人心海底針這句話是真的一點都冇說錯。

“能不捱揍當然就不要挨啊!聖僧這麼厲害,覆天殤肯定不敢來,芙芷又不是傻子,為什麼一定要頂風作案,讓覆天殤派人圍毆我?”柳芙芷用一種看傻子的眼神看著業途靈“芙芷可不像秦假仙,處處能遇難成祥,逢凶化吉。”

-拖延,需速戰速決!”九幽會狗急跳牆,一頁書亦早有預料,隻是現在葉口月人他們占上風,按理來說不該行如此極端之事“吾已與佛友打過招呼,玄空島之事,會有佛劍與劍子仙蹟出麵,無需擔憂。”杜一葦點點頭,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柳芙芷,一頁書這是……給自己放了一個婚假???“雖有蒼白奇子與素續緣他們,但你是中原的支柱,有你坐鎮眾人才安心啊。”不過新婚第一天,杜一葦也不好催促什麼,委婉的表達了一下自己的意思後。才推上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