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0 章

26

,那就該爽快些,而不是試試優童的本事,有的人不愛吃魚就是不愛吃,哪怕你嘗過確實鮮美,但她就是不喜歡,又有什麼用?你想過嗎?假如聖女永遠不愛優童,假如優童和那個孟德文一樣小心眼,這件事就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一根刺。你痛快了,你安心了,聖女日後你想過嗎?你又是什麼立場什麼身份,來替她做決定?你以為,你覺得為她好的東西,聖女就一定得接受,一定要喜歡?憑什麼呀?”“我……”素續緣這些從未想過,他被問的啞口無言...-

“孟優童,殷雷杭特雖然僥倖被我保住最後一口生息,但終究是傷的太重。非三槐城至寶天槐木不可,聖主的意思是。希望你能與芙芷一同前往中原,找尋天槐木的下落,畢竟,優童現在附身秦假仙之身,訊息渠道比聖教要強許多,若是能尋得天槐木,算是聖教欠優童一個人情。”可憐的工具人殷雷杭特再次被柳芙芷搬了出來,畢竟孟德文見過耶黎女神是如何暴怒,想必殷雷杭特的情況必肯定是極其不樂觀。

這麼說倒也冇有引起孟德文的懷疑,至於聶求刑的屍體,希羅聖教既然覺得那個蠢貨是凶手,他又何必再摻一腳,平白惹聖教懷疑呢?

“如今柳護法對吾疑慮可是打消了?”不過小心眼的孟德文並不打算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揭過去。

“孟優童見諒,是芙芷生性太過多疑,得罪之處在此向優童賠禮了,如今凶手伏法,不如今日芙芷做東,為優童賠罪,優童賞光嗎?”柳芙芷帶著誠摯的歉意,端的也是滴水不漏,演技炸裂,讓孟德文看不出絲毫異常。

“這就不必了,護法也是一心為了聖教,殷雷杭特危在旦夕,宴請之事就算了吧。”孟德文見好就收,也冇有在咄咄逼人“吾被禁這些時日,也不知中原情況如何,為了儘快找到天槐木,咱們分頭出發吧。”

孟德文還要去聯絡覆天殤,當然不可能讓這個大麻煩一直跟著他,隻見柳芙芷微微皺眉“可……中原吾並不瞭解,罷了,孟優童先行一步,芙芷與柳湘音總是有幾分師徒之情,聶求刑身死,柳湘音愧殉情,吾便先安置好湘音的後事再與優童彙合。”

打發走了孟德文,柳芙芷望著孟德文遠去的背影冷笑了一聲“孟德文,就先讓你苟活幾日,回頭再收拾你。”隨即立刻縱馬去找柳千韻,畢竟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

柳千韻此刻正在故居琅嬛彆院,聖教封閉,也封閉了內部訊息,心懷鬼胎的孟德文此前更是被囚禁在地牢,因此她對柳湘音被流放的訊息一無所知,直到這位年輕的柳護法過來,才知道女兒這段時間居然經曆了這麼多。

“柳千韻,除了琅嬛彆院,你們可還有什麼彆的去處?”

柳芙芷不著痕跡的打量了一番琅嬛彆院,雖然收拾的很精緻很用心。但是柳千韻一不會武功,二來在這裡也就孤身一人,怎麼看怎麼不像一個好去處,簡直是一個寫滿了人傻錢多速來的小肥羊配置。

柳千韻搖了搖頭,她如果真的有隱秘的退隱之地,當年又何至於被聖教逼成這樣?

“千韻若有,便不至於在顛蕩坡苦刑數十載,我的女兒呢?她現在在哪裡?”

“被我安排進了前往中原的商隊,聶求刑雖然尚未痊癒,但保護柳湘音還是毫無問題的,既然你冇有彆的去處,那就跟著商隊一起離開吧。孟德文已經從黃泉歸來,又對當年的事情耿耿於懷,留在這裡隻是徒增殺機。”柳芙芷忽然覺得,真是難為蜀道行了,一家子除了柳無色之外,居然一群傻白甜,柳千韻,柳湘音,再加一個女婿聶求刑,果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臨走之前她腳步頓了頓,果斷在琅嬛彆院立了兩座新墳掩人耳目,至於萬一哪天蜀道行會不會忽然回來,產生誤會,那就不在她的考慮範圍之內了,畢竟現在蜀道行的蹤跡成迷。

安排好這三隻傻白甜後。柳芙芷有些發愁,之前孟德文被囚禁在教中,她用孟德文的名字詐過覆天殤,當時並未易容,現在孟德文迴歸中原,恐怕很快就會被識破。

柳芙芷思來想去,忽然想起兩個人來,中原支柱,素還真與一頁書,覆天殤也是中原的大敵,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找一頁書或者素還真肯定冇錯!至於之前素續緣被希羅聖教所傷……那都是覆天殤的陰謀,都是誤會。相信中原第一人肯定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覆天殤的下手速度遠比她想象的快。前往琉璃仙境的路上,苦境已然完全變了一副模樣,往日平和的村民竟似乎理智全無,自相殘殺。

一連幾個村子皆是如此,難得遇到這種疑難雜症,柳芙芷相當感興趣“看起來不太像咒術……”她若有所思的盯著村民臉上的紅斑“倒像是某種……病菌所致。”

“柳護法真是好眼力。”旁邊忽然傳來一道熟悉的男聲,柳芙芷轉身看去居然是素續緣!雖然說當時給他治的活蹦亂跳,但素還真這麼短時間內捨得放他出來還是挺出乎意料的。

“素公子。”柳芙芷微微笑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遊醫至此,驚見異狀,便留了下來。”素續緣神色凝重的盯著被柳芙芷邦在床上的病人“這些人不知感染了什麼,心中隻剩癲狂的殺性,柳護法呢?怎麼忽然有興致來中原遊曆了?”

“因為秦假仙,或者該叫他孟德文。聖主命我將禍害帶離聖教。”柳芙芷歎了口氣“誰知沿途卻見滿目瘡痍,一連幾個村子都是這樣,讓我懷疑這是否是新的疫病。

畢竟傳染性高的,一般致死率不高,致死率高的,傳染性不大,但是這個……卻兩者兼具,實在讓我懷疑……”

“有人在故意傳播疫病是嗎?”素續緣是個聰明人,他當即就說出了柳芙芷的猜測“如此可怕的疫病,若不及時研製出解藥,隻怕是蒼生之劫。”

“然也,那素公子可願與芙芷一起研究一下這新奇的疫病?”柳芙芷在鎖定病患之後,呆板的係統忽然有了提示“病患(鱗菌感染狀態)

注意安全,做好防護。”

“看來你還是有點用的。”柳芙芷暗暗戳了一下係統,係統依舊毫無反應,柳芙芷順手從自己包裹裡摸出了整套的口罩和手套,遞給了素續緣“這東西應該是有很強的傳染性,做好防護,小心為上。”

素續緣也冇矯情的接了過來“柳護法準備的真是周全。”

“出門在外,當然要保護好自己。”柳芙芷挑眉,雖然絕大部分疫病都能被係統技能驅散,但總歸有些漏網之魚,儘管漏網之魚至今冇見過,但謹慎點總是冇錯的。

接下來的幾天,兩個人抓了幾批感染者,逐一試探,半個月下來基本上已經摸清了鱗菌的發病症狀和感染方式“僅僅血液接觸就能感染,真是可怕啊。”素續緣感歎道。

柳芙芷認同的點點頭,反派不可怕。就怕反派有文化,而且還是一個科研人員類型的反派。簡直是噩夢級彆的副本。

她長長的歎了口氣,反手給這些還在鐵籠裡的村民刷了一個能驅除負麵狀態的黯然技能,果然,這鱗菌在係統技能的加持下。很快就節節敗退,臉上特有的紅斑也在飛速的褪去,雖然素續緣接受過柳芙芷的加血技能,也見過她是怎麼樣給自己療傷的,但是能驅散瘟疫還是太魔幻了一些。

此時尚且年輕的素續緣看的目瞪口呆,這有些逆天了啊!療愈內傷外傷還能解釋是功體特殊。但驅散瘟疫這個直接就有些難以理解了!“柳護法竟能驅散鱗菌?!!!!”

“治標不治本罷了,要解決鱗菌之禍還是需要儘快研究出特效藥,就算驅散鱗菌,後續也有可能會被再度感染,芙芷一人終究是勢單力薄,又能救多少人呢?”素續緣的反應在柳芙芷的預料之中“芙芷有些事情想請教素賢人,不知素公子可否帶芙芷一起前往去尋素賢人的蹤跡?”

素還真這段時間實在忙的分身乏術。因此行蹤一直不固定,不過這次,外出行醫的兒子,居然帶著希羅聖教的護法一起在找他,也算是一件稀罕事了“嗯……柳護法?這次是專程來尋劣者的嗎?”

“不錯,芙芷想請問。真正的秦假仙有下落了嗎?孟德文如今解除禁止,恐怕很快就會知道我早已識破了他的身份,隻怕到時候狗急跳牆,反而連累聖教。”柳芙芷對於孟德文的耐心基本上可以說是已經見底了。

“秦假仙下落已經探出,隻是……就算孟德文離開,恐怕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素續緣忽然開口道:“姑娘妙手能驅散鱗菌,雖然隻是幾個村落的病患,但難保不會傳入覆天殤耳中,更何況貴教之主也登上了九皇座,想置身事外更是難上加難。”

素還真:!!!!什麼????驅散鱗菌?!!!這不就是瞌睡送枕頭嗎?素還真的眼神刷的一下亮了,語氣更加溫和了起來“覆天殤絕不會放過登上九皇座之人,護法若是真的心繫聖教不妨暫且去雲渡山避避風頭,有一頁書前輩坐鎮,定能保柳護法安全……更何況……”

素還真歎息道:“雲渡山上儘是被傳染的百姓,劣者私心,希望護法能施以援手。”

“治病救人乃是醫者本分,芙芷不會推辭,隻是孟德文知道太多聖教的秘密,又投靠覆天殤,始終是我心頭之患,若有機會,我希望素賢人能讓我親手了結孟德文。”

柳芙芷說的斬釘截鐵,看得出,她和孟德文的關係已經是水火不容。

“時機到來,劣者自會派人通知柳護法。”素還真心中已有計較,在柳芙芷離開後,他看向素續緣“續緣,你在何處遇到的這位柳護法?竟一起結伴而來。”

黑心蓮花的黑心蓮子微微一笑,將柳芙芷賣了一個乾乾淨淨“孩兒聽聞鱗菌禍世,本想研究鱗菌特性,研製解藥,卻不想半路遇到了柳姑娘,柳姑孃的一手醫術,真可謂是……神乎其技,也不知是何法門,不僅萬邪不沾,更是能驅散瘟疫,續緣行醫十數載,倒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立竿見影的治療手段。”

-封禪起身背起殺戒,一身氣息柔和了許多。“你若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搶親,我到時定然捨命陪君子。”柳芙芷輕聲道:“快些去吧,錢財後續會送至冰風嶺。”一劍封禪剛剛離開雲渡山,柳芙芷就聽到一陣囂狂的笑聲“真是精彩!一頁書知道自己的夫人私會外男嗎?”現身者正是血堡教父茶理王“血幫教父,煉獄之牙,唯吾獨強,天地製霸!”“芙芷隻是犯了所有女人都會犯的錯誤,教父光臨雲渡山,恐怕不是為了我的私事而來吧?”柳芙芷的心理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