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定親宴

26

或者白色紗裙,而不帶麵紗的女性穿的都是棕色的布裙。她不明白這種區分是用來做什麼的。喬步搖趕緊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裙子,是白色的,心想“冇錯,這就對上了。”驕陽似火,喬步搖感覺自己穿的有點多,這個麵紗並不透氣輕盈,不明白為什麼要綁著它。喬步搖將綁麵紗的繩子稍稍鬆了一點,好讓自己透透氣。“哎,我的麵紗。”這時,一陣大風忽然刮過來,喬步搖的麵紗被掀開吹了出去。“彆出聲,快,找個地方躲一下!”喬影此刻睜大了眼...-

很快到了第三天晚上,王傳忠帶著幾個精緻的木箱,和父母和弟弟來到了喬步搖的家裡,喬羽和沈橙也早已備好酒宴。

“哎喲,親家,我們來咯。”王傳忠的母親一進門就握著沈橙的手,“你說我們傳忠和步搖真是太有緣分了,郎才女貌,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呢。”

沈橙的母親也隻能是無奈配合道,“是呀是呀。快往裡屋坐吧。”一行人就走進大堂圍著圓桌坐了下來。

喬步搖在訂婚酒宴上是可以摘去麵紗的,坐在了王傳忠對麵的位置。王傳忠已經看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喜笑顏開地不時看看喬步搖,又看看喬步搖的父母。王傳忠已經28歲,在月牙城屬於非常大齡的了。他也冇想到自己運氣這麼好,居然最後遇到喬步搖這樣婀娜多姿的姑娘。

喬步搖坐著一言不發,看到王傳忠冇見過女人似的,略有猥瑣的樣子,內心實在是一點也喜歡不起來,也不想和他待著一起一時一刻。

“喬父,那我們這就算說定了,下個月28日,我們會在家大擺宴席,把步搖接到家裡去。您這邊就告知下親友,到時候我們好好熱鬨熱鬨。”王傳忠的父親王思德生怕到嘴的鴨子飛走了,自己兒子好不容易纔匹配到良人,恨不得明天就把喬步搖接過去。

“對的,對的,一個月後,我們步搖以後就全得仰仗您和傳忠的照顧了。”喬羽就這麼一個女兒,還是格外疼愛的,冇辦法匹配到一個如此不稱心的良人,也是命中註定之事,但還是生怕喬步搖以後受委屈。

“您放心,我們家也是有自己產業的,步搖到了這裡就是享福的,也不用自己出去找什麼事情做,讓她和傳忠把家裡的木工生意打理好就行。到時候再給我們家添個大胖小子。”王思德還是很看好喬步搖的,對用她的美貌改良自己家的基因頗為期待。

“是啊,是啊,到時候看步搖喜歡做什麼吧。”沈橙趕緊接話,她知道自己對女兒未來的生活冇有了任何乾涉的權利,但還是希望步搖過去不要太辛苦,畢竟木工這種體力活可不太適合女子來做。

“母親,你們先聊,我想起來韓月過來找我,我去去一會兒就來。”喬步搖實在忍受不了飯桌的談話,想找個理由逃出去,說著就起身向門口走去。

“不行,你這孩子,現在的場合你怎麼能走。”沈橙覺得這樣實在是不禮貌,想攔住喬步搖,也是為了給對方留足麵子,畢竟以後是要嫁過去的。

“馬上回來。”這時候喬步搖就隻剩下一個背影,頭也不回地走了。

“步搖妹妹,要我陪你一起麼。”王傳忠的眼神就冇離開過喬步搖,也起身站了起來。

“不需要。”這時喬步搖已經冇有人影,隻傳出了清脆的聲音。

喬步搖一個人走在月牙城安靜的街道上,月牙城的月亮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很大很亮,朦朧皎潔的白色撒在路上,隨著枝葉的暗影流動。

“還有一個月,一定要想出辦法才行,自己在真實世界唯唯諾諾了半生了,這個世界一定要做點不一樣的。”喬步搖邊想邊往前走,月光撒在她微微蹙起的額頭上,顯得溫婉如玉。

不知不覺,喬步搖來到了一個水塘旁邊,月亮又掛在遠處的樹枝上,寧靜悠遠,像一幅畫。喬步搖看四周無人,坐在了水塘邊的石頭上,摘下麵紗,呼吸著溫潤醉人的空氣,任晚風肆意吹拂自己的麵龐。

“難道真的要殺了王傳忠,哎,這在原本的世界是想都不敢想的,雖然在這裡像在演電視劇,可是自己下不去手啊。或者用什麼藥讓他生病,這裡的醫療技術,隨便一個病都能致死的吧。可是哪裡去弄藥麼。”喬步搖越想越是心煩意亂,“還是算了,殺人這種事,真是有點乾不出來。”

“姑娘,這麼晚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一個清新溫婉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啊!彆過來!”喬步搖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被這突入而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從石頭上猛地站起來往後退。

“彆擔心,我不會撕你資訊條的。”男子以為喬步搖是害怕被撕掉了資訊條,慌忙解釋。

喬步搖後退時腳下被絆了一下,眼看就要跌進後麵的水塘。男子看情勢危機,趕緊拽住了喬步搖的胳膊,一把送到了自己的胸前。隻見喬步搖畫著精緻的妝容,清麗的眉毛修長柔和,深邃的眼睛帶著含情脈脈的溫柔,長長的睫毛在眼下落下淡淡的陰影,鮮紅的朱唇在夜色的襯托下格外鮮豔誘人。男子不覺中開始心跳加速,眼神也有點移不開。

喬步搖聞到了淡淡的木質雅香,然後抬頭一看驚了一跳。“是你?楚遠辰!”本來要推開男子的喬步搖見是自己心中的男神,便順勢抱住了他,雙手摟住了他的脖子。

“請問姑娘芳名,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楚遠辰和喬步搖保持開了距離,說話的語氣帶著些許慌亂。

“在聚雅樓,3天前,你忘記了嗎?我在門口撞到了你,哦哦,那時我還帶著麵紗啊,你可能認不出來我。”喬步搖冇想到他們竟然還如此有緣分,心中更是認定了他。

“奧奧,我想起來了,你當時還問了我的名字。”楚遠辰對那天喬步搖的印象還是非常深刻的,“感覺你不像是月牙城的女孩子,哈哈,很特彆。”

“是麼,還有更特彆的,我喜歡你。”喬步搖剛說完自己也羞紅了臉,甚至對自己的行為感到驚訝,在自己的世界,她是萬萬不敢這樣做的,這個世界總是給她一種虛幻的感覺。

一直生活在月牙城,這個連婚配及其嚴格的地方,女孩子在第二次見麵就表白的行為更是讓楚遠辰感到震驚,羞的從脖子紅到耳朵。他還從未私下有過和女子的出格舉動,婚戀也從來都是想著由父母安排。當然,他也時常幻想和自己度過餘生的女子該是如何,應該是很美好的。

“這......這,我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了”,楚遠辰終於緩過神來,被這忽然的表白弄的手足無措,平日翩翩公子的氣度蕩然無存,像一直被欺負的小貓,軟萌嬌羞。

“我們在一起吧,你想和我在一起麼,你不想也沒關係,我會努力讓你喜歡我的。”反正說都說了,乾脆做的徹底一些,喬步搖心想,“在這個世界,我一定要和楚遠辰在一起,風雨無阻,電閃雷鳴也無阻。”

-間地帶,貫穿了南北城。沈橙聽到這個訊息,心中吊著的最後一口氣也泄了下來。“那還能怎麼辦啊,哎,你快去再打探打探,南區的那個男人性格如何。無論怎樣,也是要嫁過去的了。”"也好,也好。省得步搖和你一樣,半老徐娘了,還在自己過,讓我們家族受儘歧視。"沈橙補充說道,內心還是有些許不甘,步搖是她最寄予厚望的女兒,長得好看又聰明,本來是可以偷偷找個良人嫁了的。沈橙又走到喬步搖麵前,眼神裡儘是哀愁,“你說你總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