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平行世界

26

帶上你的麵紗呀。”喬影看著迷迷糊糊的喬步搖,催促著。喬步搖現在暈暈乎乎,“麵紗?哦哦”,然後跑回房間帶上了掛在梳妝檯上的麵紗,想著估計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還是先看看是怎麼回事吧。走了一陣,到了一條類似商業街的地方,地上鋪著石磚,兩邊是繁華的商鋪,街邊還有很多小商販。喬步搖悄悄先開車上的紗布,底下原來是豆腐。喬步搖不禁嘴角露出微笑,想到“哈哈,自己的姑姑在這裡居然是豆腐西施,嗯,確實頗有些姿色呢。”...-

“嫂子,不好了。”喬影剛推開大門,就開始喊了起來。

喬步搖的母親沈橙趕緊跑出來,“怎麼了影兒”,沈橙的髮簪搖搖晃晃,穿著的棕色裙襬長到快拖到地上。

喬步搖看到院子裡有一個高約1米寬約3米的長方形水缸,周圍牆壁擺滿了木板,木板上整整齊齊地貼著白紙。

“難道自己家是做宣紙的?”喬步搖正心想著這個世界自己的家室,就被喬影拽著胳膊到母親麵前。“步搖,她,她被撕走了資訊條。”

“什麼?在哪兒被撕的呀,是什麼人呀?”沈橙著實也著急了,“哎呀,你這剛過20歲,母親本還想帶你去流彩閣去看看,總比隨便被人選走,錯付一生啊,你這倒好。”

“是…是在普芋街。今天幫我一起去賣豆腐的時候。”喬影遲遲疑疑地說。普芋街是月牙城最嘈雜的一條街,商販和顧客魚龍混雜,低劣的商品讓這條街變為了最低端的人群彙集地。除非是真的難嫁出去的姑娘,無奈之下纔會在這種地方摘下麵紗。

“哎呦,人到底怎麼樣啊?”沈橙還抱有一絲僥倖,希望女兒能找到相對如意的良人,畢竟也是有不錯的男人會去普芋街閒逛,買點東西什麼的。

“哎,一個個子不高大耳朵的男人。”喬影歎息的說道,聽說是南城那邊的。月牙城分為南區和北區,相對而言,北區普遍經濟狀況和人口素質、教育水平都比南區要高。而普芋街是處於中間地帶,貫穿了南北城。

沈橙聽到這個訊息,心中吊著的最後一口氣也泄了下來。“那還能怎麼辦啊,哎,你快去再打探打探,南區的那個男人性格如何。無論怎樣,也是要嫁過去的了。”

"也好,也好。省得步搖和你一樣,半老徐娘了,還在自己過,讓我們家族受儘歧視。"沈橙補充說道,內心還是有些許不甘,步搖是她最寄予厚望的女兒,長得好看又聰明,本來是可以偷偷找個良人嫁了的。

沈橙又走到喬步搖麵前,眼神裡儘是哀愁,“你說你總是跟著你姑姑,說什麼一輩子不嫁人。今天怎麼忽然摘麵紗了。”

“今天實在太熱了。”喬步搖解釋道,她對這個世界的自己感到好奇和敬佩。為什麼不結婚呢?在自己的世界裡,喬步搖已經32歲了,她迫切想步入婚姻,總是因為找不到合適的結婚對象而愁苦悲傷。冇想到在這裡她居然不想結婚!

還冇等喬步搖回過神來,沈橙就拉著喬步搖走進屋裡。“三天後,你的良人就要來了,母親先叮囑你一些事情。”

到屋裡坐下,沈橙對著喬步搖講道,“搖兒,你搬個凳子坐在母親對麵。”

喬步搖拉了張木椅子坐了下來,看著自己古板的媽在這個世界的這身扮相,不禁笑了一下,感覺自己像在演戲一樣。

“三天後,對家就要吃酒合宴,定好日期大概一個月後就宴請大家,把你帶走了。你知道你嫁過去以後,還是要對你的良人好,一輩子也就這一個選擇了。除非他死,你是脫離不了他們的家庭了。你知道的被撕資訊條的女人是冇有選擇,不然就隻能去服役了。”說著說著沈橙眼圈變紅,浸出了淚水。

“不能離婚麼”喬步搖似乎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離婚?你瘋了麼,除非你的良人死了,不然誰會離婚。如果離了婚,你就要被送到摘月樓,安排二次婚配的。你知道那裡的男的都是什麼人麼?有死過良人的暴力者、有住過監獄的,反正就是冇一個好的,弄不好嫁過去還要丟了性命,你可彆嚇母親了。”

沈橙整整叮囑了喬步搖一下午,作為良人應該做的事情,直到喬步搖的父親喬羽回來後,沈橙眼含著熱淚說,“搖兒,你先回到你的住處找你姑姑。我把事情和你父親詳細講一講。”

“瑤兒,這是怎麼了,你怎麼不說話。”喬羽看到平時活潑的喬步搖變得安靜乖巧,甚是奇怪。

“出大事了!”沈橙拉著喬羽就往屋裡走。還不忘扭頭說到,“搖兒,你快點先回去吧。明天我們先打探一下人,再想想辦法。”

累了一大天,喬步搖回到自己的房間,看到那張木床,桌子上的鮮花,一切那麼真實,難道自己真的回不去了?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麼辦呢?連衣服都冇有來得及脫下,喬步搖躺在床上,透過開啟半扇的窗戶居然看到了朦朧皎潔的月亮。夏日清新柔軟的風拂過麵龐,喬步搖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

"你知道你是在你自己的平行世界麼?"喬步搖來到一個夢境般的地方,五彩斑斕的天空,像一個大玉盆,扣住了自己,旁邊都一望無垠的曠野。她不停地走,卻找不到到底是哪裡發出的聲音。

“在這裡。”喬步搖走了好遠走到一棵又高又壯的樹下,貌似是這裡發出的聲音。

“喂,是你在講話嗎?我是在做夢嗎?”喬步搖對著大樹喊到,然後用手拍了拍粗壯的樹乾。

“如果你覺得是我,那就是我。我隻是想告訴你,你現在的任務。”大樹發出的聲音更加空曠嘹亮。

“什麼任務啊?完不成會怎樣啊,為什麼要完成任務呀。”喬步搖分不清現在是夢境還是又到了另一個世界,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著她。

“你會穿越到不同的平行世界裡,做你自己。在平行世界,你有著不同的年齡、不同的生活、麵臨著不同的境況,也許好,也許壞。你會到每一個平行世界,體驗“你”的生活。如果你喜歡待著那個平行世界,你就可以留下,永遠地生活下去。如果你不喜歡你會再次來到我這裡。但隻有你去過每一個平的世界,幫助平行世界裡的你度過困境,你纔可以選擇回到你原本的生活。”

喬步搖被這一段話繞的暈暈乎乎,“你直接告訴我,有多少個平行世界,到底怎樣我才能回去我的世界啊。”

“你能回去的時候自然就知道了。”大樹那邊傳來了越來越弱的聲音。

“你這不是等於冇說麼!”喬步搖邊喊邊推大樹的樹乾,忽然就從夢境裡醒來。她忽地從木床上做起來,還是這個屋子,自己真的回不去了麼。自己都有點懷念自己的朋友了。

-著急了,“哎呀,你這剛過20歲,母親本還想帶你去流彩閣去看看,總比隨便被人選走,錯付一生啊,你這倒好。”“是…是在普芋街。今天幫我一起去賣豆腐的時候。”喬影遲遲疑疑地說。普芋街是月牙城最嘈雜的一條街,商販和顧客魚龍混雜,低劣的商品讓這條街變為了最低端的人群彙集地。除非是真的難嫁出去的姑娘,無奈之下纔會在這種地方摘下麵紗。“哎呦,人到底怎麼樣啊?”沈橙還抱有一絲僥倖,希望女兒能找到相對如意的良人,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