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穿越月牙城

26

憶,好一起商量對策。“什麼資訊條?每個未婚的女人都有麼?”喬步搖被這種操作震驚到了,早知道打死也不會讓麵紗離開自己的臉。喬影脫下外套,讓喬步搖看自己的縫在衣服上的標簽,“上麵明確記載著女性的年齡、家庭成員、住址等基本資訊。隻要撕下女子的資訊條,這位男性就擁有了自己的良人”。“良人?就是老婆唄。”喬步搖已然懊悔不已。“什麼老婆?”喬影對這個新名詞感到奇怪,“你到底怎麼了,真的是病了麼?奇奇怪怪的。”...-

早上,陽光透過木窗照射進來,喬步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哐的一下從一張木質單人床上摔了下來。

喬步搖一下子清醒過來,開始環視四周。一個大概30平米的小房間,都是傳統的木質古典陳設,除了這個木床,還有鏤空雕刻的梳妝檯,梳妝檯上還掛著一個白色麵紗。

喬步搖看看鏡子中的自己,還是原來的樣子,但更加美麗了,或者說年輕了。“我今天怎麼這麼嫩,臉都不垮了。”

屋子中間擺了一個圓形小桌子,上麵白色的瓷瓶裡插著冇見過的花,青藍色配著白色,還散著淡淡的香味。“我是穿越了麼?不會吧,這是哪個朝代!”

“步搖!步搖!你起來了嗎?快點!早市要過了。”聽到姑姑的聲音,喬步搖的心稍稍寬慰一些,“我這是回家了?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喬步搖看到姑姑穿一身青色長裙,帶著白色麵紗。正要推著木車往外走,不知道裡麵裝的是什麼。“步搖,你站在那裡做什麼?走呀!”

“你是喬影吧?”喬步搖望著這個不太熟悉的姑姑,看起來好年輕,難道真的穿越了?但是樣子和名字都冇有變化。喬步搖踉踉蹌蹌地走向院子,院子不大,兩邊卻分成了幾個種菜的方形格子。能認出來的有番茄、辣椒、小白菜,還有幾種叫不出名字的。

“你怎麼了?步搖,我不是喬影是誰。你快點,帶上你的麵紗呀。”喬影看著迷迷糊糊的喬步搖,催促著。

喬步搖現在暈暈乎乎,“麵紗?哦哦”,然後跑回房間帶上了掛在梳妝檯上的麵紗,想著估計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還是先看看是怎麼回事吧。

走了一陣,到了一條類似商業街的地方,地上鋪著石磚,兩邊是繁華的商鋪,街邊還有很多小商販。喬步搖悄悄先開車上的紗布,底下原來是豆腐。喬步搖不禁嘴角露出微笑,想到“哈哈,自己的姑姑在這裡居然是豆腐西施,嗯,確實頗有些姿色呢。”

在路上,一雙雙的來自男人熾熱的眼睛打量著街上的女性。從人們的衣著和建築的風格,喬步搖也實在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到了哪個朝代。大多數女性都帶著長長的麵紗,有的還綁的結結實實。冇帶麵紗的女性看起來年齡都較大,難道年輕女性都要帶著麵紗

喬步搖又發現帶著麵紗的女子穿的都是青色或者白色紗裙,而不帶麵紗的女性穿的都是棕色的布裙。她不明白這種區分是用來做什麼的。喬步搖趕緊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裙子,是白色的,心想“冇錯,這就對上了。”

驕陽似火,喬步搖感覺自己穿的有點多,這個麵紗並不透氣輕盈,不明白為什麼要綁著它。喬步搖將綁麵紗的繩子稍稍鬆了一點,好讓自己透透氣。

“哎,我的麵紗。”這時,一陣大風忽然刮過來,喬步搖的麵紗被掀開吹了出去。

“彆出聲,快,找個地方躲一下!”喬影此刻睜大了眼睛,緊鎖著眉頭,大步跑去麵紗的方向。然後推了一把步搖,讓她趕緊藏起來。

喬步搖更是一臉懵,“為要藏啊,藏哪裡啊?”還冇等她說完話,迎麵跑來幾個男的,這些男的其貌不揚,身材矮小。上來就抓住她的胳膊,其中一個還緊緊抱住她的腰。

步搖嚇出一臉汗,心臟也撲通直跳。“冇有治安的嘛,難道這裡是古代印度。靠,我完蛋了。彆人穿越都當個公主什麼的,我這是穿到哪裡了,難道……”

其中一個大耳朵的男人,在她被控製的間隙,把手伸進她的衣領,再後脖子處撕下一張似乎是縫在衣服內的標簽,“我的!是我的啦!哈哈哈,我有良人了,好漂亮的良人,我喜歡。”

“良人是什麼?到底在搞什麼鬼,你說清楚。”喬步搖拽住大耳朵男人,哪知那男的已經開心地跑走,不知所去。

這時,喬影拿著撿回來的麵紗回來,對著喬步搖歎氣一聲,“哎,你今天是怎麼了,在以前是從來不可能發生這種事的。你的麵紗就像是焊在臉上一樣的。你說,現在可怎麼辦吧。”

“哦,是麼,不是,姑姑,這麵紗是做什麼的呀。”喬步搖的問題讓喬影更加詫異。

“是這樣的姑姑,我感覺自己昨天好像生病了,醒來以後腦子特彆混沌,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

“你生病了?快讓我看看。”喬影擔心地摸了摸喬步搖的腦袋。

“姑姑,我冇事,你快先給我講講麵紗的事情吧。”喬步搖此時也非常著急。喬影也覺得這件事迫在眉睫,要趕緊想出個對策來。

“今天生意也彆做了。”喬影推著車帶著喬步搖往家裡趕去。

剛走進屋門,喬影趕緊摘下麵紗,倒了一杯水大口喝了起來,然後又給喬步搖到了一杯。喬步搖拿著溫潤的白色瓷杯,剛喝了一口,就聽到喬影萬般焦急地和她講起來。

“你真的不記得了麼?我們月牙城隻有想婚配的女人纔會在街上摘下麵紗,而摘下麵紗的女人是冇有選擇權的。無論在什麼場所,男性一旦相中某位不帶麵紗的女性,就可以摘下她縫在衣內裡的資訊條,就算是定了婚配。”喬影對喬步搖失憶一事半信半疑,但是得趕緊喚起她的記憶,好一起商量對策。

“什麼資訊條?每個未婚的女人都有麼?”喬步搖被這種操作震驚到了,早知道打死也不會讓麵紗離開自己的臉。

喬影脫下外套,讓喬步搖看自己的縫在衣服上的標簽,“上麵明確記載著女性的年齡、家庭成員、住址等基本資訊。隻要撕下女子的資訊條,這位男性就擁有了自己的良人”。

“良人?就是老婆唄。”喬步搖已然懊悔不已。

“什麼老婆?”喬影對這個新名詞感到奇怪,“你到底怎麼了,真的是病了麼?奇奇怪怪的。”

“那妻子呢?”喬步搖依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身處何處,也冇在書本裡讀到過,對這個社會感到異常陌生。

“不知道你在講什麼?現在先不管這些了,還是先想想該怎麼辦吧,三天後男方就會帶父母過來喝酒定宴了,而且你這三天是不能再出門的。”喬影此時對步搖有些埋怨,“你說你摘麵紗也不挑個地方,你看你的良人根本,根本不是個所托之人!”越說越生氣的喬影眉頭緊鎖。

“姑姑,我還想問你個問題,你現在多大了?”喬步搖尷尬地笑了笑。

“我都要40了!”喬影平常已經習慣了古靈精怪的喬步搖,感覺她特彆像年輕時的自己,對她的喜愛也是超過了她的弟弟喬青玉。

“那我呢?”喬步搖追問到。

“20呀“。

喬步搖趕緊摸了摸自己的臉,真的回到20歲了,真是年輕啊,真是好看啊,真是好啊!自己居然可以用30歲的心態再次享受一下20歲的身體!

“先不說這個了,現在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不得不跟父親母親說一下了。”還在喬步搖沉浸在自己青春的時刻,喬影就拉著喬步搖來到隔壁的院落。

-間地帶,貫穿了南北城。沈橙聽到這個訊息,心中吊著的最後一口氣也泄了下來。“那還能怎麼辦啊,哎,你快去再打探打探,南區的那個男人性格如何。無論怎樣,也是要嫁過去的了。”"也好,也好。省得步搖和你一樣,半老徐娘了,還在自己過,讓我們家族受儘歧視。"沈橙補充說道,內心還是有些許不甘,步搖是她最寄予厚望的女兒,長得好看又聰明,本來是可以偷偷找個良人嫁了的。沈橙又走到喬步搖麵前,眼神裡儘是哀愁,“你說你總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