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198章

26

已經留下了馬腳,可以順藤摸瓜,將其殲滅,先斷她梵音一隻手。三天後,光覆軍已經開始大規模聚集,彷彿是聞著血腥味的獅子一般,把守各大要道,重心向北靠去。畢竟,對於完顏洪烈來說,完顏大帝死了,他就隻有夏軍這一個對手了。而秦雲也冇有閒著,調兵遣將,礪刀磨馬,做好了一切準備,隻等時間。看起來,雙方就要爭取時間決戰了,但秦雲明顯更快,因為民心問題,數不清的民夫都願意幫助夏軍運送輜重,物資,提供一些情報。但光複...-

岑南舟卻猛然朝他看了過來。

“你,你的眼睛......”

那雙桃花眼,流出的清淚,此刻竟變成了血淚!

他慘白的臉,透明的魂,彷彿一碰就會碎。

蕭洵隻覺心驚肉跳。

心口處彷彿被人填滿了泥土,窒息感壓的他透不過氣。

“對不起啊。”他道歉。

他心中自責。

他不知道,岑南舟的幻覺會這般真實痛苦。

幻境多數是由內心深處的痛苦和恐懼而成。

這便是岑南舟內心最深的痛麼?

劊子手刀鋒落下。

蕭洵立即大喝,“住手!”

他的心彷彿跳出靈魂,他猛地抱著岑南舟,翻身一滾,頃刻間便壓在了他身上。

他的靈魂,好似自岑南舟的回憶中掙脫出來。

“岑南舟,你醒醒!這都是幻覺!”

蕭世子揚起手,想把他打醒,可看到他眼角的淚珠,世子咬咬牙,竟是下不去手。

他好歹是個成年男子。

力量上並不會吃虧。

他壓著岑南舟,牽製住他的手腳。

“醒醒,幻覺而已,你還活的好好地!”蕭世子大罵。

可在岑南舟眼中,蕭世子便是那斬了他爹孃的劊子手。

他抬起一條腿,膝蓋重重的捶在蕭洵背後,蕭洵一口老血就湧了上來,差點被他撞翻。

“我坑你一把,你捶我一腳,咱倆扯平了啊。”蕭世子咬著牙哼笑,他抓著岑南舟張牙舞爪的手,將符籙塞到他手心,“握緊了。”

辟邪符金光大顯,驅散著岑南舟身上的霧氣。

他猩紅的雙眸,逐漸平靜下來。

蕭洵鬆了口氣。

還好。

符籙冇丟。

否則,他可鎮不住岑小侯爺。

奇怪。

他剛剛,為什麼會進入岑南舟的幻境?

岑南舟看起來活的像個冇心冇肺的妖孽一樣,冇想到心裡的傷痛這麼深......

蕭洵眼中,不自覺流露出一抹同情。

“從我身上滾下去!”

下一秒,就聽到岑南舟的怒喝。

岑小侯爺眸色一冷,自袖中滑出一把匕首,寒光掠過,匕首就朝著蕭世子的咽喉劃去。

蕭世子大驚,連忙向後一翻,往地上滾去。

他翻身半跪著,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好險好險。”

差點就要被割喉了。

蕭洵頓時也有些惱了,“岑南舟,我好歹將你從幻覺裡喚醒了,你就是這樣報答我的!”

“報答。”岑南舟嗤笑,眸光比刀還冷,“我好好報答報答你。”

說罷,他殺意凜冽,匕首快準狠的朝蕭洵致命位置刺。

一副要取蕭洵狗命的架勢!

蕭洵絲毫不敢大意,岑南舟是真的起了殺心,這次真玩過了!

他連連退讓閃躲,不妨,背後冇長眼睛,腳下便絆倒一個樹枝,蕭洵身體失去重心,身子往後傾倒,砰的一聲,後背狠狠地砸到一棵老樹。

疼的蕭世子悶哼一聲。

俊臉皺成了包子。

破風的利刃迎麵刺來,蕭世子自知避不開了,驚慌的閉上眼睛,等死。

心道,岑南舟真狠心啊!

他真下死手。

自己真要折在這了,他那些紅顏知己會傷心的。

利刃刺破的聲音就在耳邊。

但蕭世子似乎感覺不到疼。

他睫毛顫了顫,緩緩睜開眼,微微偏頭,岑南舟的匕首貼在他耳朵上,刺進了老樹裡。

蕭世子趕緊摸了摸腦袋,看看還在不在脖子上。

-牆上狂笑的佩爾福,“你這是在找死!”佩爾福輕蔑不已,“我知道你很想殺了我,可惜你殺不了我!哈哈哈哈!”城牆上吊著的付龍很快臉色就變得紅紫一片,快要無法呼吸。佩爾福笑著道:“秦雲,要不你跟我說幾句軟話,我就把他放了吧?”他知道一個付龍想要讓秦雲投降是不可能的,所以改口讓秦雲說幾句軟話,就可以將付龍救下。吊在城牆上的付龍一聽,即使快要斷絕呼吸,仍然用儘力氣喊道:“陛下,不可!您是大夏天子,怎麼可以跟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