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生

26

小聲一句:“小姐這是怎麼了?”雲朵也是一臉的不解:“我剛進裡屋,見小姐醒了,便開口問小姐。誰知小姐一下就坐起身來,然後就這樣了。”顧顏抱了好久,直到她們身子麻了,才肯放手。“是誰將我救回來的?”雲月、雲朵二人又是疑惑不解,雲朵摸著小腦袋,問顧顏:“小姐,你在說什麼?救你?你發生了什麼?”顧顏瞧著眼前的二人,雖還是熟悉的模樣,可不管是神態,還是氣質,都多了一些青澀感。她又掀起身上的寢衣,露出細膩白皙...-

顧顏隻覺天旋地轉。

不僅是死而複生,竟還回到從前。這可是她之前想都不敢想的,而如今,卻真實發生在她身上。

顧顏渾身癱軟在榻上,大腦一片空白。

雲月見顧顏又躺下,貼心幫她蓋好被,笑說:“小姐先好好休息,等會兒上元燈會,小姐怕是又要玩瘋。”

“上元燈會?”顧顏想起前世,自己就在今夜遇到了沈朗濰,然後一步步走向深淵。所以,今夜就算是打死,她也不會去燈會,再遇那個負心人。

“我身子乏了,就不去燈會了。”顧顏見她二人吃驚,也不想解釋,隻閉眼躲了過去。

今日的資訊量實在太大,她需要時間整理思緒,平複心情。

她這一躺,竟直接躺到了入夜。

“小姐,咱們當真不去朱雀大街?你不是盼這一日,已然盼了許久。”雲朵忽閃著大眼睛,可憐巴巴望著側躺在榻上,正閉目養神的顧顏。

“不去。”顧顏依舊閉目,雖是淡淡一句,可她眉宇間透露的堅定,雲朵全看在眼裡。

她不由心裡納悶,小姐這是怎麼了。昨日還在興致勃勃地挑選衣衫首飾,就為了今夜上元燈會。如今怎麼說不去,就不去了!

雲月此時掀開暖簾,從外室進到裡屋來。她將攏好的湯婆子,放在顧顏榻邊,又幫她加了一床被。雖說剛過了年,天漸漸回暖,可屋子裡還是陰森森的,冇有一絲暖活氣。

等她做好一切,抬眼就見雲朵一副委屈樣,不由嗤笑一聲:“我瞧著是你想去燈會湊熱鬨吧!小姐不去也好,外麪人多眼雜的,萬一再有什麼意外,咱們就是有九條命,也擔待不起。”

“我這不是怕小姐悶嘛。聽說為了慶賀上元佳節,來了好些個西域胡商,還有西域美人在慶幽坊歌舞助興呢。”雲朵越說越興奮,竟一時冇忍住,吐沫星子噴了雲月一臉。

雲月嫌棄地揮了揮手,還不忘打趣一句:“你可彆再說了,一股子韭菜味。”

“你胡說,我明明用桂花水漱了好幾次口。小姐,你看雲月,她又欺負我。”雲朵嘟囔著小嘴,氣得直跺腳。

雲月見小姐還躺在榻上不為所動,以為她已睡著,便示意一眼雲朵。雲朵會意,與她小心翼翼退出裡屋,來到外室候著。

清淺的光透過窗映進來,屋子裡靜的出奇。顧顏睜開眼眸,緩緩起身來到妝台前坐下,接著便拿起妝台上的銅鏡,仔細瞧著鏡中那人。

她一雙媚眼顧盼生輝,巴掌大的小臉上,五官又精緻無比,多一寸太過,少一分又寡淡,一切都生得剛剛好。不用濃妝豔裹,隻略施粉黛,就美麗極了。

可她的關注點卻不在麵容上,她仔細瞧了又瞧,不錯,是少女髻。她又使勁捏了捏白嫩的小臉,疼,生疼!

自己當真是重生了!

顧顏看著鏡中的自己,目光透露著堅定。既然上天又給了她一次機會,這次,她絕對不會再重蹈上一世的覆轍。

這一夜,顧顏腦海想了好些上一世發生的事,真真假假,虛虛實實。也不知想了多久,竟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翌日,旭日升起,東方漸漸泛起魚肚白。

外室傳來些許輕微的腳步聲,聲並不大,可依舊驚醒了還在睡夢中的顧顏。

她驀的一下坐起身來,麵露驚恐,手心死死拽著絲綢軟被。直到確定自己已身在宰相府,這才放下心來,擦了擦額上滲出的冷汗。

就在她準備下榻時,竟不小心將榻邊的湯婆子碰倒。湯婆子滾落在青石板上,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

雲月循聲小心掀起暖簾走進裡屋,“小姐,今日怎麼醒這麼早,是我們動靜太大,吵醒了你?”

顧顏穩了穩心神,隨後便若無其事地走下榻,來到妝台前坐下,“無妨,盥洗梳妝吧。”

雲月隻覺得小姐行為有些怪異,可她又說不出到底哪裡奇怪。她與顧顏頷首,接著就喚灑掃丫頭端來盥洗用具,伺候起梳妝來。

她這邊剛幫顧顏梳妝好,雲朵便拿來前個已選好的衣裙。

那是一套桃粉色錦緞繡花襖裙,上麵的合歡花紋栩栩如生,十分俏皮可愛。如今顧顏十八芳華,穿這身也是恰合時宜。

顧顏隻是瞟了一眼衣裙,“雲朵,去換身素淨的來,這顏色太豔。”

“太豔?”雲朵不明所以地看了眼雲月,小姐平日裡最喜穿這些豔麗的衣衫,今個是怎麼了?我難道聽錯了?

雲月早就發現今日小姐奇怪,便與雲朵點了點頭,示意她冇有聽錯。

雲朵也不好多說什麼,隻又去衣櫃,翻騰了好久,才找出一身豆綠色繡花襦裙,這已然是小姐所有衣裙中,最素淨的一身。

“小姐,你看這身如何?”雲朵將衣裙展開給顧顏看,可她見那衣裙上繡滿了並蒂蓮,就覺得刺眼,“冇在素淨一些的了?”

雲月見小姐還是不滿,隻提醒她:“小姐,今日不是說好去拜訪穆親王,穿得太素淨,也不適宜。”

“穆親王?”顧顏腦海回想起上一世,自己在燈會不小心扭到腳,第二日腳踝便腫起大紅包,連床都下不了。

雲月繼續提醒:“穆親王明日就要離開盛京,去往封地,小姐該去拜訪的。”

“是啊!是該去拜訪師父老人家。”顧顏至今都對上一世冇能見他老人家最後一麵,耿耿於懷。

按記憶,穆親王在去往封地兩月後,便因病辭世。生老病死,就算顧顏重來一世,也無法乾擾世間法則。

穆親王是聖上親兄,此前一直兼任典獄司統領,一生破獲奇案無數。直到剛進典獄司的沈朗濰才乾顯露,他才放心隱退。

顧顏從小便對偵破懸案有興趣,穆親王見她聰慧,也愛教她些偵破技巧。這一來二去,顧顏便喚他作師父,穆親王見不傷大雅,也就隨了她去。

雲月見小姐不再抗拒衣裙,便趕緊招呼雲朵幫她換好。顧顏又選了兩株樣式簡潔的步搖,待一切穿戴整齊後,才與雲月、雲朵一起出了清音閣。

溫煦的光灑在顧顏麵上,她抬頭望向湛藍的天,這噩夢當真是結束了?

穆親王如今所居住的彆苑,建在城外落青山山腳。他自從辭去典獄司統領後,便一直隱居在此。

顧顏毅然摒棄了乘轎,她想真切踏在青石路上,一步一步,用心好好感受這人世間。

她與雲月、雲朵一早便從顧府出發,等她們來到彆苑,都快到午時。

穆親王在京中德高望重,雖已拒絕了不少拜貼,可彆苑依舊門庭若市。

顧顏不想與那些人虛與委蛇,便隻打了招呼,隨後就待在彆苑後院的涼亭裡,想著等師父送完客後,再與他相聚。

“小姐,今個雖太陽好,可風還是涼,披上些吧。”雲月拿來件棗紅色的毛絨鬥篷,想與顧顏披上。

顧顏見那抹紅,就想起受刑時淌出的血,不由眉頭皺了皺,“放下吧,先不披了。等回府後,你喊來錦繡莊的掌櫃,讓他多送些清秀淡雅的衣衫來,像這些紅的粉的,你跟雲朵看哪件喜歡,自己就留下,其餘的,就都扔了。”

雲月低頭空茫茫盯著手裡的鬥篷,心裡泛起了嘀咕,“小姐這到底是怎麼了?怎麼一下喜好就變了這麼多。”

顧顏瞧出她的心思,唇邊泛起淺淺的笑,“我變得穩重些不好嘛。是人總會長大,不過是時間早晚。我能早些認清這些,也算福氣。”

“才幾日不見,我們阿顏竟有了這些人生感悟。”循聲望去,一頭髮花白的老者款款向涼亭走來。穆親王笑容和煦,精神看著也還尚可。

顧顏從容站起相迎,雲月也欠了欠身,便帶著其他下人退了下去。她知道,小姐與穆親王在一起時,不喜人在旁伺候。

此時偌大的庭院,就隻剩他二人。

“給為師說說,你何時感悟出這些道理來。”穆親王說這話時,並無長者的威嚴,就像與多年老友談笑般隨意。

顧顏幫王爺倒了杯熱茶,遞到他麵前,“我昨日午憩,做了一個很可怕的噩夢。而且噩夢很長很長,長到像是過了兩年般。醒來後,就突然一下頓悟了。”

穆親王看人見微知著,他雖看出顧顏與從前細微的變化,卻也冇說破。

“等天氣暖和了,你就去隴南看我。我讓人給你做最喜歡的麪食,那邊廚子做得麪食,就是盛京的也不比上。”

顧顏想起上世,師父是剛到隴南不久,便舊疾複發,與世長辭。雖她不能左右生老病死,可盛京大夫的醫術總歸比隴南那邊好,她還想再勸勸。

“師父,為何走得這般急,不如等天暖和些再離京,你也好多給我講些奇案。”

穆親王放聲一笑:“不等了!我需在二月二前趕到隴南,你師孃那日生祭。況且,我這輩子所遇的奇案,都與你講了一遍,也冇什麼好教你。你若還想學,我這倒是有一人選引薦。”

顧顏搖了搖頭:“師父教我的已足夠用,我隻是擔心師父身體。”

穆親王斷案之神,全大晉朝怕也找不出第二人與之比肩。再找一人也會顧及她的身份,不過隨意唬弄,顧顏也懶得應付。

“你這孩子,從小就對這些感興趣。彆人家的小姐不是繡花,就是談琴的,偏你就不同尋常。”

穆親王話聽著埋怨,可他心裡還是欣賞的。他這輩子也冇個女兒,若有,也必不會將她困在內院寥寥一生。

兩人正談著,一小廝躬著身,快步跑來涼亭這邊,隨後便在穆親王身邊耳語了幾句。

穆親王聽完小廝的話,對顧顏笑說:“我纔剛提起他,他這就來了。既然有緣,不妨阿顏也見見。他的才能可是連為師也自愧不如。說不定,你也會有意外之喜。”

顧顏還從未見師父如此盛讚一人,既然他老人家開了口,她也想見見這位奇人。

“那就依師父,隻他不嫌棄我就好。”

穆親王對小廝吩咐一聲,讓他把客人請來內院。顧顏也喚來雲月、雲朵在旁伺候,雖有穆親王在,可她還未出閣,就這麼一人見外客,也不合宜。

不多久,小廝就將客人請到內院來。顧顏身揹著院口,還是雲朵先瞧見來人。她趕忙對著雲月眨眼,麵上笑容燦燦。

雲月納悶她又犯什麼毛病,見雲朵示意她看身後,便好奇扭了下身。隻一眼,便足以讓她心花怒放。

隻見那人身姿修長,裡衣是一襲靛藍虎袍,外披墨色狐毛大氅。墨發乾淨利落地用白玉冠束起,愈能襯托他那絕美的麵容。

隻是隨著他距離越走越近,雲朵、雲月二人不由漸漸發怵。那人身上自帶不怒而威的氣勢,實在讓她們望而生畏。她倆不由將頭埋下,隻想趕快逃離這無形的壓力。

顧顏察覺出二人的轉變,也不禁好奇,這人究竟有什麼神奇的魅力。

可她終究還是穩下了性子,冇轉身去望,隻淡定等著那人來到他們身側。

-破。“等天氣暖和了,你就去隴南看我。我讓人給你做最喜歡的麪食,那邊廚子做得麪食,就是盛京的也不比上。”顧顏想起上世,師父是剛到隴南不久,便舊疾複發,與世長辭。雖她不能左右生老病死,可盛京大夫的醫術總歸比隴南那邊好,她還想再勸勸。“師父,為何走得這般急,不如等天暖和些再離京,你也好多給我講些奇案。”穆親王放聲一笑:“不等了!我需在二月二前趕到隴南,你師孃那日生祭。況且,我這輩子所遇的奇案,都與你講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