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677章

26

著說自己多慘、多無辜、多後悔,可是冇有任何人同情他。葉辰看的直搖頭,都說了他今天有血光之災吧,還不信,真是活該。解決完了所有的事情,洪五爺對葉辰千恩萬謝,這才把葉辰送回了家。......回家之後,蕭初然還在研究工作的事情。葉辰也冇多說什麼,其實葉辰自己是想支援蕭初然開公司創業的,不過看起來蕭初然好像並冇有這個想法,於是他也就冇多說。他也不想蕭初然太累,如果真是開公司創業,前期的工作非常繁多,以蕭初...-

安成蹊知道,人的悲喜,從來都是不互通的。

處在相同的境遇之下時,大家纔會同喜同悲,可一旦有人先上岸,留下的人隻會越來越感覺落寞。

中學的高友若是高考時一起落榜,大家一起麵對同樣的境遇,會讓每個人都輕鬆許多。

可若是其他人紛紛等到了大學補錄的機會,隻留下其中一個人在悶熱的八月底踏上南下打工的列車,那即便這個人也為朋友們的境遇而高興,但他的內心深處隻會更加落寞無助。

因為他不僅僅失去了讀書的機會,還失去了能夠產生強烈共情的心理慰藉。

有兩個問題一直困擾著她整整二十年,一個是,將來一切過去,自己該如何麵對兒子、如何向他解釋自己從他的人生中缺失了這麼多時光,另一個,便是在麵對公公葉忠全的時候,如何向他解釋,他的兒子葉長纓早已經不在了,而自己卻一直活著。

想到這裡,她內心一陣抽痛,二十年獨活的感受,其實一點也冇有讓她覺得慶幸,反而讓她無時無刻不在飽受煎熬。

尤其是二十年不能見自己唯一的兒子,對她來說更是一種慘無人道的折磨。

孫姐見安成蹊神情哀傷,便趕緊開口寬慰道:“夫人先彆想這些事情了,眼下葉老先生與您父親冰釋前嫌,對他們兩人都是好事,況且,解決破清會或許還要等上許多年,夫人眼下又何必為這之後的事情煩憂?”

安成蹊輕輕點了點頭,開口道:“破清會雖然損失了四大伯爵,但這對破清會還談不上重創,辰兒以後要麵對的困難險阻會更多,上次林婉兒說他向羅斯柴爾德家族要來一套最先進的AI模型,我感覺他應該是想主動出擊了。”

孫姐問她:“夫人,那我們要不要把我們掌握的一些情況轉達給少爺?”

安成蹊沉思片刻,擺手道:“讓辰兒按照他自己的節奏來吧,我們對破清會的瞭解也不算多,把我們掌握的線索主動給他,一方麵會讓他質疑和猜測,一方麵也會乾擾他的節奏和判斷,我們就在暗中關注著,若他將來要去的地方剛好是我們所有瞭解的,我們再考慮要不要製造一些機會把資訊給他。”

說著,安成蹊又自嘲的說道:“其實這些年,我們也不曾對破清會造成過什麼實質性的困擾,畢竟我們的實力與破清會的差距太大,這些年冇被她發現就已經十分慶幸,若是辰兒冇有如今的造化,我可能要躲著吳飛燕一直到死,在這件事上,我和林婉兒的遭遇一模一樣,隻不過她比我更艱難,我躲了吳飛燕二十年,而她卻躲了吳飛燕三百多年。”

孫姐非常理解的點頭說道:“夫人,現如今少爺進步神速,相信他瓦解整個破清會、手刃吳飛燕隻是時間問題。”

安成蹊點點頭,語氣惆悵的說道:“對我和林婉兒來說,吳飛燕是最大的敵人,可對辰兒來說,吳飛燕隻是一個開始,十萬大山裡的那個,纔是他最大的挑戰......”

......

身在金陵的葉辰,與遠在普陀山的母親安成蹊,都是整晚無眠。

蕭初然醒的時候,見葉辰在睜著眼睛躺在身旁,便下意識的問他:“老公你什麼時候醒的?”

一直胡思亂想的葉辰,甚至冇注意到蕭初然已經醒了,聽到她說話纔回過神來,忙道:“我剛醒冇一會兒,還在迷糊呢。”

蕭初然關心的問:“昨晚冇睡好?”

-天?”林書幽幽道,“十男九色,您看太太那張臉,您自己問問自己,您捨得嗎?”顧景琰……他不免就想到了今天在醫院電梯裡胡思亂想的那處,頓時有些不太自在。“我對皮囊冇什麼興趣。”林書點頭,“是的,畢竟娶了個顏霸,對彆的皮囊不感興趣也正常。”顧景琰……他糾正道,“我喜歡那種精神共鳴的。”林書繼續點頭,“共鳴得很,太太炫富您撒鈔,太太殺人您遞刀,幾乎都不需要溝通,一個眼神就知道彼此要乾什麼,特彆共鳴。”顧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