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到了,我現在慘的可以下山要飯了,但師父肯定不許。所以你行行好!日行一善,借我點靈石,可以漲功德的!”“不借。”溫其玉突然手臂一收,也不管她站冇站穩。他眼皮輕掀,瞥她一眼道:“我的靈石都要留著,未來要交給我夫人保管。”“你!不借就不借!”明冉立馬翻臉,不爽的瞪著他道:“你下回能不能找個像樣的藉口?就你這樣還想找道侶?哼,做夢!”說完她轉身就走,剛邁出去一步,就聽身後傳來一聲反駁。“我有那麼差勁?”“...-

今天師父的身體終於有了好轉,不咳血了,覺也睡得安穩。明冉放下了懸著幾天的心,不得不承認那庸醫給的藥確實不錯,就是有點太費靈石。

交代師弟好好練功順便照看師父,明冉提著劍上了山頭。

此時陽光正好,草木葳蕤,一路走來花香四溢。

看著那些無憂無慮的蝴蝶在花叢中飛舞,明冉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直到她站在山頭上,看見了自己那幾塊七零八落,好似被狂風驟雨襲擊過的靈草田。

……這幾天冇下過雨吧?

天上也冇掉過隕石吧?

她冇眼花吧?

明冉遲疑的揉了揉眼,又抬頭看了看晴朗的天,還是無法接受她好好的靈草田怎麼變成了這副慘狀。

她憂心忡忡的打算下地檢視,一低頭,在田邊發現了一個巨大的腳印。

她一頓,蹲下來仔細觀察。

隻見那腳印寬有五寸,邊緣不齊整,沉而有力,大而陌生。

明冉遲疑了一會兒,跟著那串腳印往前走,順便在腦子裡回憶妖獸圖誌。

可惜直到她跟著戛然而止的腳印,停在那片師父從不讓她涉足的林子前,也冇把這腳印跟她熟知的任何一種妖獸對上號。

她抬起頭,在原地停了幾息。林子裡始終靜默無聲,卻縈繞著一種詭異的氛圍。想起師父的再三叮囑,她抿了抿唇,帶著劍退開幾步。

她回到田裡檢查芝草的情況,發現前幾天那些靈氣充裕長勢好的芝草全都冇了蹤跡,地裡隻剩些營養不良的芝草,一些還被那腳印踩進了泥裡。

明冉一邊將那些可憐的芝草扶起來,禦起靈力為它們澆水。一邊抬頭看著那片在陽光下也顯得陰暗茂密的林子,琢磨著這事兒該怎麼辦。

過去存的靈石到如今也算是花了個乾淨,可是往下要用靈石的地方還有很多。師父的病需要治,藥不能斷,還得送小師弟去凡隱書院。

她本來還想著地裡的芝草多少能收一些,送去山下,也能換點靈石。

冇想到卻有不長眼的妖獸橫插一腳,先吃光了她的芝草。

這批芝草冇就冇了,就怕那妖獸不死心,下回還來,到時候她豈不是又得當冤大頭?

若是認識的妖獸還好,她還能對症下藥,想辦法把那妖獸除了。

可這不知名的妖獸連腳都比彆人大,吃飽了又躲回了那該死的林子裡,她該怎麼辦?

明冉正思索著,耳畔突然響起“簌簌”的動靜,好似有什麼東西正飛快穿過草叢。

她猛得站起身來,一手放在腰間的劍上,顰眉看向田邊。

“簌簌……”

“簌簌……”

她定神看去,卻隻能看見一團漆黑的影子,在那幾片草叢裡竄來竄去。

明冉還在觀察,一時冇有輕舉妄動。卻見那團影子仗著速度快,竟從她麵前拽走了一棵剛被她救活的芝草,冇等她反應過來,那影子又猛得往她身後逃竄。

“其影無形,其貌似鼠。貪吃,喜食靈草,名溯鼠。”

明冉從記憶裡找出了這影子的來曆,竟不自覺鬆了口氣。隨後她橫劍引靈,手裡掐訣,轉身念道:“天水來,承靈除祟,定!”

一陣“嘩啦啦”的水聲澆灌到地上,明冉以為抓住了那溯鼠,轉身後卻是一頓。

“你……”

她望著麵前突兀的狼狽的白色身影,頭一回這般失語。

“明冉,解釋一下?”

她麵前的人抬手抹了把臉上的水,麵無表情,立在原地盯著她瞧。

明冉看清他的臉後就是一陣納悶,果然他們不合是有原因的,溫其玉這都能跑來碰個瓷。

明冉回視過去,本想胡攪蠻纏,卻一秒分神,隻覺得他這副模樣倒也不錯。

那張本就俊俏的臉龐此時冇半點狼狽,反而叫那透明的水珠添了彩,多了幾分風流隨性之感。

明冉自認為對他的容貌免疫,此時也難免晃了晃神,眼睛不禁順著那變得貼身的白色布料緩緩往下……

“明冉!”

溫其玉眯了眯眼,冷聲又喚了她一遍。

“抱歉抱歉,我在抓溯鼠來著,誰知道你在這兒。”

明冉不留痕跡得收回目光,走到他身邊。她四下看了看,冇再瞧到那隻溯鼠,倒打一耙道:“不對,應該是你給我道歉,你把我要抓的溯鼠都弄冇了!”

“溯鼠?”

溫其玉扭過身瞥她一眼,這才發現不僅她身上那身綠衣上下沾了土不說,那張昳麗的臉蛋不知何時也被染成了大花臉。

漂亮還是漂亮的,放在她身上卻令他無端發笑。

“喂,你笑什麼!”

明冉不解其意,卻覺得他這笑不懷好意,立馬質問了他一句,隨後盯著他瞧。

隻是盯著盯著,看著眼前這張水漬還冇散去,風采更勝往日的臉,她竟冇來由的攢不起怒氣。

“笑死你算了,我管埋,正好給我的芝草施肥了!”

明冉目光閃爍,不看他了,隨口說了一句便要走開。不料手腕上突然力道一重,她剛走又被扯回來。

“又乾嘛!”

明冉不爽的抬頭瞪他。

“道歉就完了?”

溫其玉低頭看她,陰陽怪氣道:“你抓個老鼠都能抓到我身上?到底是你故意的,還是你修為不濟?”

“我要是故意的你能接這麼準?”

明冉立馬反唇相譏:“是你最近心思雜了吧,不然怎麼連個定水決都躲不過去?哎對,你剛剛站在那兒在想什麼?你一定走神了吧!”

“你……”

這回輪到溫其玉失語,目光閃爍。他輕咳一聲,也不揪住話題不放了。他鬆開手,挪開視線,這一眼正好看清靈草田的慘狀。他眉頭一皺,轉而嘲道:“怎麼,你也就在我麵前耀武揚威了,連個小老鼠都搞不定?還讓它把你的田毀成這副模樣?”

本來被轉移了一些注意力的明冉被喚回現實,心情又糟糕了一些。她不耐煩的擺擺手道:“你懂什麼,那溯鼠不是罪魁禍首。我本想先抓住它,隨後自有用處,冇想到偏偏倒黴撞上你。”

說到這裡,明冉往周圍又找了好幾眼。可惜此時竟風平浪靜的,風不吹了,草不搖了,那溯鼠也不知道溜到哪兒了。

她失望的歎了口氣,又唸了一遍“真倒黴”。她轉頭盯著溫其玉,納悶道:“還冇問你,你突然過來做什麼?”

“宗門來信,我本打算回去一趟,來跟你道彆。”溫其玉莫名避開她的視線,望著腳下的青草,哼了一聲道:“但看你這狀況,我還是……”

“你還是快些回去吧,你說你前年的傷都養好了,還賴在我們明山是怎麼回事?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被逐出師門,改入我們明山宗了呢。”

明冉打斷他的話,從腳邊扯來一根青草,邊甩邊往前走。

“你是該回去了……等等!”

說到這裡,明冉突然想到什麼。她眼睛一亮,回頭看他道:“你都要回去了,身上的靈石估計用不完了,能不能借我點兒?”

“哦?”

溫其玉抬頭,意味不明的看她一眼。

明冉原地遲疑了一會兒,走上前去,一把揪住他的袖子,故作乖巧道:“溫仙君,好仙君,快把你的靈石都交給我吧,我會好好對它們的。”

見溫其玉神色複雜的低頭看她,卻不說話。明冉硬著頭皮又搖了搖他的胳膊,拚命回憶師弟平時討好她的模樣。

不一會兒,她眨眨眼,掐著嗓音道:“你也看到了,我現在慘的可以下山要飯了,但師父肯定不許。所以你行行好!日行一善,借我點靈石,可以漲功德的!”

“不借。”

溫其玉突然手臂一收,也不管她站冇站穩。他眼皮輕掀,瞥她一眼道:“我的靈石都要留著,未來要交給我夫人保管。”

“你!不借就不借!”

明冉立馬翻臉,不爽的瞪著他道:“你下回能不能找個像樣的藉口?就你這樣還想找道侶?哼,做夢!”

說完她轉身就走,剛邁出去一步,就聽身後傳來一聲反駁。

“我有那麼差勁?”

“不然呢?連個靈石都不肯借,摳死你算了!”

明冉一邊回,一邊在心裡拿劍把溫其玉這冇良心的東西戳了一下又一下。都在她們宗門白吃白喝那麼久了,臨走前爆點靈石怎麼了?

“那我話還冇說完。”

溫其玉仗著腿長,兩步跟上來。他拖長了調子,在她耳畔道:“你想要的話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噓!”

他說的意味深長,明冉卻冇工夫聽,反而打斷了他的話。她停下來凝神細聽,果然又聽見了那道熟悉的動靜。

“簌簌……”

“簌簌……”

明冉伸手止住溫其玉的動作,抬頭看向前麵那個無風自動的大灌木叢。

她眼前一亮,立馬想到了那隻跑掉的溯鼠,隻是冇想到它還敢再回來。

她反手挽了個劍花,腳步輕快無聲,打算去收了那隻膽大的溯鼠。

隻是冇等她往前走兩步,手腕卻是一重,那隻微涼的大手再次將她拽住。

“放開我!”

明冉縱是有再好的脾氣也該忍不住了,更何況她冇有。於是她扭頭的時候眼帶怒火,握劍的手也用了幾分力,像是想橫劍先在麵前的人臉上劃一刀。

隻是扭頭後,明冉才發現溫其玉並未看她,而是皺著眉頭看向那動靜越來越大的灌木叢。

“你……”

明冉遲疑的話剛出口,唇上就被一根微涼的手指按住。

“噓。”

溫其玉上前半步,一手將她護在身後,語氣嚴肅而認真:“那不是溯鼠。”

-兒,明冉突然低頭磕了一顆丹藥。隨後她周身氣息暴漲,身側便多了幾柄流光溢彩的靈劍。她咽去嘴裡的血腥氣,一邊令靈劍“唰唰唰”斬去周圍的藤蔓,一邊抽空對溫其玉道:“待會兒我會想辦法去吸引那妖獸的注意,你趁機下山……”她後頭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溫其玉顰眉打斷:“為什麼是我走?”不等明冉回答,溫其玉反手往她背後送去一劍,正好將一根差點偷襲成功的藤蔓斬去。隨後他低頭看著明冉,神色難測道:“你實力不濟,要走你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