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八章

26

“咱們這下算是病友了,出車禍都能出到一起,也真是緣分。”打完招呼,我倆一時有些尷尬。該說不說,我年少時收到的第一封情書就是嶽悅給的。隻是那時候我滿腦子都是我那小青梅,想都冇想就給人拒絕了。“你......結婚了呀?”嶽悅的目光落在我左手無名指的婚戒上,聲音有些低落。“嗯。”“那你老婆怎麼冇來照顧你啊?”嶽悅隨口一說,這樣一個人之常情的問題,卻正好戳在了我的痛處上。沉默半晌,我才苦笑著回答:“因為她...-“你怎麼在我家?!”

“卓先生回來了啊。”

我們同時開口,我帶著怒氣,程子揚卻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完全不覺得自己穿成這樣出現在我家是件多麼離譜的事情。

“卓先生,我知道你急,但你先彆急,是舒小姐叫我來的。”

“是這樣的,”程子揚拿著毛巾一邊擦水一邊解釋,“我住的公寓附近主水管爆了,要停幾天的水,舒小姐說我可以在這邊暫住幾天,等修好了再回去。”

我定睛一看,這狗比用的還是我的洗臉巾,頓時心頭一陣鬼火起,劈手就把毛巾奪了過來,怒道:“誰準你動我東西的?!”

程子揚被我動作帶到,踉蹌了下,“咚”的一聲摔倒在地,立刻痛呼起來。

我冷眼旁觀,正想看他要玩什麼花樣,舒意薇忽然從臥室裡跑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一套我的居家服。

“怎麼了子揚?!”舒意薇喊著,視線忽然和我對上,她愣了一下,“卓然,你出院了?怎麼也不給我說一聲?”

“說一聲,說一聲讓你提前把小情人藏好嗎?”我指了指地上的人。

舒意薇見狀立刻柳眉倒豎,不分青紅皂白對著我劈頭就罵:“你有病啊?有事好好說不行嗎,怎麼還動起手打人了?!我和子揚清清白白,你亂說什麼呢?”

“我哪打他了?他自己摔的,這也要怪我?”我攥著毛巾,隻覺得一切荒謬無比,“還有,你憑什麼未經我允許隨便讓陌生人來家裡住?”

“子揚感冒一直冇好,又趕上公寓停水,我讓他來住幾天又怎麼了,你能不能彆這麼小心眼?人是我花重金挖來的,我總得負責吧?他人在他鄉又冇個親朋好友的,你將心比心理解一下,有這麼難?”

程子揚躺在地上勸她:“算了阿薇,你彆怪卓先生,是我不會說話讓卓先生生氣了。這本來就是你們的家,他介意也是正常的,我這就離開。”

他說著站起來,一瘸一拐走了兩步,舒意薇趕緊拉住他,“摔哪了?”

“腳好像崴到了,不過沒關係,我可以打車去酒店,你好好哄哄卓先生,彆因為我鬨不愉快。”

“去什麼酒店,你在這人生地不熟的,有我在好歹有個照應,你就安心在這住著,家裡客房那麼多,閒置著也浪費了。”

我看著兩人拉拉扯扯,覺得挺好笑,也就真的笑了出來。

“卓然,你笑什麼?”

“冇什麼,就是覺得自己像個笑話。”我無視舒意薇的表情,繼續道,“今天是我的錯,是我回來的不是時候,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了。”

我轉頭看向程子揚,“你也彆走了,我去酒店住,給您二位騰位置。”

說完我不再看他們,扭頭轉身就走。

“卓然!”舒意薇追了出來,一把拉住我的袖口,“你說什麼氣話?纔出院,彆折騰了,趕快進屋休息。”

程子揚跟著一瘸一拐地走出來,“是啊卓先生,留下來吧,阿薇特意給我熬了湯,我一個人也喝不完,你留下來一起啊。”

我停下腳步,返身往回走。

程子揚似乎冇想到我真往回走了,表情扭曲了一下,又很快調整過來。

“回來就對了,阿薇說這是她第一次嘗試下廚,要是冇喝完浪費了,那不是辜負了她一番好......”

他還冇說完,已經被我一拳砸在了臉上。

舒意薇驚呼一聲,衝上來的時候我已經收了手,轉頭對她道:“看清楚,這才叫打人。”

或許是我的神情太可怕,舒意薇扶著程子揚,第一次冇衝我發脾氣,顫著聲問我:“卓然,你、你到底怎麼了?”

我冇搭理她,隻丟下一句“抽個時間,我們去把婚離了”後,轉身離開。-問我,“真的不想嗎?”可能是心態變了,我不僅冇被撩撥到,反而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眼見她又準備貼上來,我立刻提醒道:“你現在的情況不適合親熱,孩子不想要了?”舒意薇訕訕停下來,卻不肯回主臥睡覺,非要和我睡在一處。我不勝其煩,乾脆站起來,直接到書房去睡了。舒意薇的主動一直持續到了第二天的晚上。白天我因為有事出門了一趟,舒意薇發資訊說給我準備了驚喜,一直催促我回家。到家後她便迫不及待挽著我把我帶去了飯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