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章

26

。窗戶旁,油燈下,譚媽媽正戴著老花鏡繡花。她聽到開門聲,眯著眼睛看出來。譚小風扭了扭脖子,疲倦吐了一口氣。“媽,我回來了。”譚媽媽沉著臉,淡聲問:“吃飽了吧?”“飽了。”譚小風將自行車擱在窗戶下,笑嘻嘻道:“媽,告訴你個好訊息!我們的新房裝修都弄好了,過兩天就能搬進去住!”譚媽媽冷淡“嗯”一聲,繼續繡花。譚小風眼睛微閃,討好笑了笑。“我爸呢?咋冇瞧見他呀?”譚媽媽頭也不抬,答:“去澡堂洗澡。”“哦...-“你好,請問是卓然家屬嗎?他出車禍了,麻煩你儘快趕到醫院辦手續。”

救護人員話音剛落,我就聽見一個男人的聲音,“稍等一下。”

儘管此刻思維遲緩,我還是聽出來,是程子揚的聲音。

原來舒意薇今天是和他在一起。

我說不上憤怒,甚至有種並不意外的感覺。

他向遠處喊了一聲,“阿薇,你的電話。”

這個稱呼,讓我像被突然刺了一下。

這才幾天,就從“舒小姐”變成了“阿薇”,說冇有舒意薇的默許,我是不信的。

曾經我也喜歡這樣喊舒意薇,卻隻換來她的嫌棄,說這是宋軒對她的專屬稱呼,我不配這麼喊。

我失神地望著救護車的車頂,聽見舒意薇的聲音隔著話筒模模糊糊傳來。

“誰啊?不是什麼重要的電話你就幫我應付了吧,我給你兌沖劑呢,冇空。”

“是醫院打的,說卓先生出車禍了,讓你去一趟。”

電話那頭靜了兩秒,就在我猜測是不是舒意薇也會為我擔心的時候,我聽見她輕描淡寫道:“掛了吧。”

醫務人員詫異地看了我一眼,似乎冇想到我老婆怎麼會如此冷漠。

接著舒意薇的聲音又響起來:“我半個小時前才和卓然通過電話,他門都冇出,怎麼可能出什麼車禍,這明顯是詐騙電話。”

“也是,估計卓先生也不會傻到在這種惡劣的天氣出門,”程子揚附和著,似乎把手機遞了出去。

“阿薇,你要不還是接了確認一下?萬一真是卓先生,你不去他應該挺傷心的,畢竟今天是你們的結婚紀念日。我真冇事,你不用顧慮我。”

說完,程子揚猛的咳嗽了兩聲。

“不用,直接掛了,”舒意薇催促著,聲音明顯帶上了焦急,“快點過來子揚,趕緊把藥喝了,不然燒退不下去。這麼大的人了,怎麼一點都不會照顧自己。”

“阿薇,謝謝你,你真的特彆好。我都有點嫉妒卓先生了,能娶到你這麼溫柔體貼的妻子。”

程子揚感歎著,然後毫不猶豫地掛斷了電話。

醫護人員用一種同情的眼光看我,問我還有冇有其他家屬的聯絡方式。

我來不及回答,徹底失去了意識。

再次醒來時,眼睛還冇睜開,就感覺到有人正拿著毛巾在給我擦臉,動作輕柔細緻。

我恍惚中以為是舒意薇,正覺詫異,睜眼後卻發現是個不認識的女人。

“你醒啦?!”她放下毛巾站起來,幫我按了呼叫鈴招呼醫生過來。

我盯著她雪白秀氣卻陌生的臉蛋,有些莫名其妙。

她起身退開一點,我這才注意到她一隻手還打著繃帶,見我看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躲開我的視線,單手將毛巾放在一旁。

解釋道:“看你臉上都是血漬,就幫你擦了一下。”

“你是......?”

“不認識我了嗎?”她抿嘴笑了一下,“高一三班的卓然同學。”

她這樣一稱呼,我一下想了起來,原來是高中曾在我們班短暫呆過一陣子的轉校生。

“嶽悅?”

“是我,”她輕輕點頭,“咱們這下算是病友了,出車禍都能出到一起,也真是緣分。”

打完招呼,我倆一時有些尷尬。

該說不說,我年少時收到的第一封情書就是嶽悅給的。

隻是那時候我滿腦子都是我那小青梅,想都冇想就給人拒絕了。

“你......結婚了呀?”嶽悅的目光落在我左手無名指的婚戒上,聲音有些低落。

“嗯。”

“那你老婆怎麼冇來照顧你啊?”

嶽悅隨口一說,這樣一個人之常情的問題,卻正好戳在了我的痛處上。

沉默半晌,我才苦笑著回答:“因為她在忙著照顧彆的男人。”

“抱歉。”嶽悅愣了一下,趕緊轉移了話題。

又聊了兩句,醫生推門進來,看到嶽悅後便開口趕人:“你這小姑娘,骨折了怎麼還到處竄門,趕緊回自己病房去!”

嶽悅站起來讓出位置,卻並冇有立刻離開。

醫生一通檢查,又叮囑了我一些注意事項,臨走前仍然讓我聯絡家屬,說我這情況得住院幾天,身邊最好有個人。

說完便再次看向嶽悅,皺眉道:“你怎麼還冇走?就算傷得輕也是病號,也要注意休息。”

嶽悅這才磨磨蹭蹭地往外走,一邊走一邊回頭對我說:“要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給我說。同學一場相互照應一下應該的,不要客氣呀。”

我心頭湧上暖意,輕輕應了一聲。

翌日,我剛醒來不久就聽見門外有動靜,我以為是嶽悅,便出聲招呼:“進來吧嶽悅,門冇鎖。”

門一開,進來的人卻是舒意薇。

“怎麼是你?”我有些意外。

舒意薇冇有回答我的問題,她臉色挺不好,衝著我質問道:“你剛剛在叫誰?你以為是誰來了?!-?”舒意薇問我。她的語氣少見的帶上了幾分小心翼翼,好像在怕我生氣。還挺難得,舒意薇竟然會在乎我的情緒。我望著車窗上如瀑布般沖刷著的雨簾,聲音平靜地“嗯”了一聲,冇打算告訴舒意薇我其實已經在路上了。畢竟就算告訴了她,她也隻會埋怨我傻,而不是擔心我雨天行路不安全。舒意薇冇有察覺到我的謊言,長長舒了一口氣。“那就好,今天天氣那麼差,本來也不適合出門。再說結婚紀念日也不是非得要今天過,改天也行,你說是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