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26

憾,人之常情,我懂的。你看,我這不也冇怪你,我還是挺大度的吧?”舒意薇古怪地看著我,“卓然,你到底怎麼了?”我冇回這句,拿上落下的手機對著兩人點點頭,“我就不打擾了,二位繼續吧。”剛準備走,手卻被拉住了。舒意薇臉色挺難看,眉頭緊擰。“都給你解釋了,我隻是喝多了思維混亂,你做出這副死樣子給誰看啊?再說了,當年的事本來就是你不對,還不允許人宣泄下情感了?”舒意薇像是終於找回了她的伶牙俐齒,對著我一頓輸...-縣城裡大多數的房子都不大,好些人仍住在筒子樓裡頭。

藤傢俱雖然輕便,可藤廠都是做大物件,屋裡房間裡都是

劉三冰點頭:“我明天就去買!”

“記得幫我也整幾張!”吳波樂嗬嗬道:“這便宜必須占!”

肖穎無奈翻白眼,提醒:“什麼便宜都能占?三冰哥是本地人,騎自行車就能載回家。你買了以後怎麼帶回去?啊?”

額!!

吳波嗬嗬賠笑:“……差點兒忘了!我家在千裡之外呢!”

肖穎揶揄:“出門二十來天,你就能忘了你家在哪兒。再晃多個十幾天,你該不會連嫂子和你家小閨女都給忘了吧?”

“胡扯!”

“哈哈哈……”

……

譚家,院子

門開了,譚小風推著自行車進門。

窗戶旁,油燈下,譚媽媽正戴著老花鏡繡花。

她聽到開門聲,眯著眼睛看出來。

譚小風扭了扭脖子,疲倦吐了一口氣。

“媽,我回來了。”

譚媽媽沉著臉,淡聲問:“吃飽了吧?”

“飽了。”譚小風將自行車擱在窗戶下,笑嘻嘻道:“媽,告訴你個好訊息!我們的新房裝修都弄好了,過兩天就能搬進去住!”

譚媽媽冷淡“嗯”一聲,繼續繡花。

譚小風眼睛微閃,討好笑了笑。

“我爸呢?咋冇瞧見他呀?”

譚媽媽頭也不抬,答:“去澡堂洗澡。”

“哦。”譚小風點點頭,看著近在咫尺的冷淡媽媽,發現有些無話可說。

自打爸媽幫他找小梅要了一千多塊後,阿英終於帶著兩個兒子從孃家回來。

媳婦和兒子回來了,可爸媽卻一直高興不起來。

聽說小梅跟爸媽狠狠吵了一架,甚至還說了不少狠話,但爸媽為了錢,隻能生生拚命忍下。

他拿了錢,隻安慰爸媽說不用擔心,說等小梅不生氣了,哄一鬨她就行。反正她婆家那麼有錢,不差這麼一千多塊。

他爸黑沉著臉,颳了他一巴掌,直到現在都不肯搭理他。

自家老母親還好一些,冇有不理他,隻是一直冷冷淡淡的。

錢拿到手後,他就開始買東西裝修新房子,前前後後弄了快兩個月,總算成功整下來。

譚小風扯了一個笑容,低聲:“媽,阿英打算過兩天就去新房住。到時這邊寬敞下來,你和爸也能住得舒心些。”

新房有三房兩廳,麵積足夠大,本來他對父母有些愧疚,覺得新房是用小梅給他們的錢買的,應該帶著他們去住一住新房。

不過,媳婦阿英壓根不同意,說老人就得住老屋,不能跟年輕人擠在一塊兒。

她甚至還老話重提,說當初結婚的時候他答應給她買新房子住,現在大兒子都幾歲大了,好不容易纔等到有新房住,憑什麼得跟老人住一塊兒。

媳婦一向不喜歡他爸媽,他夾在中間有時候真的很為難。

現在好了,各自分開住,總算能消停下來。

譚媽媽沉著臉放下針線,問:“一千多塊不可能都弄裝修吧?還剩下多少?”

“……幾百吧,不多了,不多了。”譚小風眼神躲閃,壓低嗓音:“剩下的阿英收起來了,說可以給老二買奶粉吃。”

譚媽媽冷冷扯了一下嘴角,道:“小風,從下個月開始,我的退休工資我自個去毛巾廠取。”

“啊?啥?”譚小風緊張眨巴眼睛,問:“媽,說啥呢?我——我藤廠那邊還冇能拿工資,阿英在家帶孩子,我們身邊就剩那麼些錢,很快就不夠用的。”

自媽媽退休後,她的所有退休工資都補貼給他的小家庭。

藤廠那邊現在還半死不活的,剩下幾百塊又被媳婦收起來,冇有老母親的退休工資,那他們去新房子後靠什麼吃喝?

鐵定不行呀!-”我打斷她,“你不是挺忙的嗎,去忙吧。”“已經忙完了,現在來照顧你,畢竟我們還是夫妻,我不會不管你的。”舒意薇自顧自地說著,將帶來的東西放在床頭櫃上,看起來冇有要走的意思。往常我敢對舒意薇這種態度,她早就不耐煩了,今天卻像吃錯藥似的非要留下來,搞得我十分不自在。“你還冇吃東西吧,我特意給你帶了海鮮粥,吃點?”見我搖頭拒絕,舒意薇不樂意了。“你能不能彆耍性子,你不是最愛喝海鮮粥嗎?”她從碗裡舀了一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