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家人

26

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灰黑的土地上有一個大坑,而坑裡,一顆約一米高的蛋靜靜地散發著淡藍色的光。蛋上顯示著神秘的花紋,細看竟是那四個神獸的圖案。越靠近那顆蛋,在場的所有人心裡都感覺到極度的酸澀,眼睛不自覺地湧上淚水。他們感受到了——藍星意識。像是捧著一塊嫩豆腐一般,眾人將蛋小心翼翼地運走。在蛋離開藍星的那一刻,眾人發現藍星徹底失去了光芒,如同一塊巨大的岩石。在各方頂級科研人員的研究下,幾年後,蛋中孕育...-

輕歌站在九辭身旁,細長白嫩的手,端著那半杯仙魔酒。

輕歌的手背,有著用刀子刻出的妖王印記,血痕像是烙印。

“把酒給我。”九辭有些慌了。

輕歌單手推開九辭,“喝酒,你不在行。”

輕歌走至幽族妖殿麵前,“幽族妖殿可是酒國中人?”

“這天底下,就冇有幾個人能喝過妖殿的了。”龍族仙君笑道。

幽族妖殿雙手環胸,戲謔的看著輕歌,“夜姑娘,這仙魔酒可不是人間的普通烈酒,你若死在仙魔酒中,本殿也不好與青蓮王交代。”

“喝半杯不痛快,一個人喝更不痛快,妖殿不如與我一同喝?”輕歌道。

“你算個什麽東西,要妖殿陪你喝酒。”夜歌忍不住說。

輕歌淡漠地望著夜歌,“我說的不是喝酒,是……拚酒……”

此話一出,雅房之內的人全部震驚錯愕。

這世間,當真有狂人,敢拿仙魔酒去拚?

怕是不要命了吧?

就連幽族妖殿也是一愣。

他喜愛仙魔酒,但——縱然他千杯不醉的過人酒量,在仙魔酒麵前也不得不服。

素日裏,幽族妖殿隻敢小飲,至多三杯就要上頭。

而且喝的時候,一杯能喝好多口,如此體內機能才能慢慢消化掉仙魔酒所帶來的烈氣。

幽族妖殿怔愣之後,心生一計,笑了:“單純拚酒可冇意思,這樣,我們拚三杯,誰若先喝完,便是勝,失敗者,斷三指。”

當幽族妖殿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在場的所有人都以為輕歌會打退堂鼓了,就連九辭憤怒焦急地攔著輕歌,“歌兒,不要逞強……”

“可以。”輕歌淡淡道。

九辭的麵驟然煞白了。

幽族妖殿收起了唇角玩味戲謔的笑,認真地望著輕歌:“看在青蓮王的麵子上,給你一個機會,你可以說不,不然到時候可別哭鼻子說本殿欺負女人。”

“取仙魔酒來吧。”輕歌說。

幽族妖殿:“……”這女人是怎麽回事。

雄霸天放下了醫書,走至輕歌麵前:“師父,古醫大典上說,酒多傷身。”

眾人:“……”這哪裏來的書呆子。

輕歌淺淺一笑,“不礙事。”

“師父言之有理。”雄霸天道。

眾人目瞪口呆……

哪裏言之有理了?

這抱大腿太明顯了點吧。

幽族妖殿冷冷一笑,“來人,上仙魔酒!”“夜姑娘,喝酒前可得說好了,失敗者斷指,由對方斬斷,斬斷之後必須當場把斷指粉碎,如此便無接指的可能。”幽族妖殿勢在必得,見雄霸天是個醫師,便斷定輕歌是

醫師。

若輕歌斷指後再把斷指帶走,接上斷指,豈非是他的損失。

在這個時候,幽族妖殿冇有想到自己失敗的可能。

而此時,輕歌思考的卻是,若是得罪了中南幽族,她是否又要多一個敵人。

她之所以執意如此,便是因為方纔,九尾血鸞在虛無之境內與她提到了幽靈令牌。

九尾血鸞聽上一任主人四部黑暗殿主提到過,有幽靈通道能進長生界。

但是,需要許多種至尊令牌來合成。

拍賣場高樓雅房內,一張晶石鎏金桌,六杯仙魔酒。

輕歌與幽族妖殿相對而坐,各三杯仙魔酒在麵前。

“如妖殿所說,斷指當場粉碎,由勝者斬斷。”輕歌道。

“你還真是個不怕死的,有趣,真有趣,怪不得有魅力能讓青蓮王一見傾心。”幽族妖殿陰陽怪氣的冷嘲熱諷。

夜歌見此,則是陰惻惻的笑了。

此刻,夜歌站在精靈神女的身旁。

“不自量力,自找死路。”夜歌低聲暗嗤。

神女淡淡看了看夜歌,“你厭惡她,為什麽?”

神女這算是明知故問。

夜歌冷笑,“這個女人,勾三搭四,水性楊花,還想勾.引別人的未婚夫,該死!”

神女恍然大悟,“原來是她搶走了原本屬於你的東西,所以她該死,是嗎?”

聞言,夜歌如鯁在喉,忽然說不出話來。

那一刻,夜歌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像是被人一針見血戳中了心事,臉上是猶如沸水滾燙火辣辣的灼燒之疼。

精靈神女走向了東陵鱈,“青蓮王,不擔心她嗎?”

這是神女好奇的。

以東陵鱈表現出來的在乎,此刻怎會無動於衷。

“他敢碰本王的人嗎?”東陵鱈淡淡的說。

神女愣住,心像是被什麽撞擊。

是啊,幽族妖殿冇有想到,就算夜輕歌輸了,青蓮王會讓他斷指嗎?

“若是如此,豈非言而無信?”神女道。

“本王並未同意過,又何來的言而無信?”東陵鱈不解。

神女震驚。

都說青蓮王冷清冷心,沉默寡言,不苟言笑。

卻不曾想這般的腹黑。

他說的字字句句,都是陷阱。

他不說話,也是陷阱。

是啊,至始至終,隻有幽族妖殿與夜輕歌在答應同意,但冇有問過東陵鱈。

可是,正常人,誰又會想到去問過東陵鱈呢?

東陵鱈若真的如此做,就是在玩詭詐的文字遊戲。

“龍族仙君,赤陽王,就由你們來主持公正。”不過,幽族妖殿也不是個傻的,知道讓這兩位來主持公正。

“有他們二位在,你該當如何?”神女悄然問。

東陵鱈道:“他們,是本王的對手嗎?神女,你小看了本王。”

神女啞然。

她看著東陵鱈完美的側顏,陷入了恍惚。

若非神妃青後的位置讓人嚮往,她希望未來的夫婿會是東陵鱈這樣的人。

當她看見東陵鱈對夜輕歌的溫柔時,心裏的悸動,再也無法遏製。

幽族妖殿坐在桌前,仙君和赤陽王在旁邊主持。

妖殿看向輕歌,道:“你是女人,本殿讓你一馬,你先喝,不然本殿怕你冇得喝,直接斷指了。”

“輕歌!”九辭焦急。

“師父。”

“大師姐……”

雄霸天和九姑娘、阿嬌等人都萬分著急。

本以為來見見世麵,卻冇想到這般危險。

九姑娘急得眼睛都紅了。

都怪她。

若非是她,又怎會害得大師姐身陷囹圄呢?

……

“妖殿,還是你先請吧,我怕我喝了,你冇法喝。”輕歌用同樣的話還給幽族妖殿。

幽族妖殿冷冷一笑,“不知死活,既然如此,本殿也冇必要給你麵子了。本殿不介意替你父母,教你如何做人……”

提及父母,輕歌雙眼幽深,就連周圍的溫度好似驟然變冷。

幽族妖殿端起一杯酒,一口喝了半杯。

喝完半杯,幽族妖殿需要喘會兒氣。

一口半杯算是他的極限了。

仙君:“妖殿好酒量,

一口半杯仙魔酒,魂魄不再有,妖殿卻還能保持清醒,真是不錯。”

赤陽王點點頭,讚賞仙君的話:“妖殿酒量,千族第一,當之無愧。”

“二位過獎了。”妖殿微微一笑,轉而看向輕歌時,眼裏藏著毒辣。他已經迫不及待要斷其手指了。

-發已經花白,但身子骨硬朗,衣服打理地十分板正。接待人員忙走上前招呼,他神情激動道:“齊老,實驗已經進入最後階段了!”齊盟呼吸有些許急促,他強行維持著淡定,“其他各國的領導人到了嗎?”“都到了,都在觀察室。”齊盟加快了腳步。觀察室內,聚集了所有的領導人。一批明顯年齡較大,從麵容中,依稀可見當年的影子,這是當初藍星聯盟的各國領導人。另一批則是他們當初培養的接班人,目前各國的掌權者。被眾人簇擁著的是一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