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許你的父親還冇有出生,因為你並不知道自己回到了具體幾百年前,你到了晏家有些高興,因為你見到了你的爺爺和奶奶,你大概知道自己回到了幾百年前,但又有些失落,因為你的父親還未出生。你轉頭一想,那個“喬茗”與你父親是同一時代的人,估計也還冇有出生,或許你可以見證“喬茗”的一生。於是你又飄到北域,因為殘捲上隱隱約約記載著“喬茗”出生在這裡。一南一北,如隔天塹,你飄了不知道多久纔到了北域。到了北域你本來想著姓...-

喬茗是誰?

聽到你的這個問題,茗夫人嗤笑一聲,蓋上茶杯的蓋子發出清脆的響聲,譏諷道:“一個微不足道的死人。”

你的父親似在緬懷,並不回答你的問題。你的母親垂眸不語,眼中泛著淚光。

你從藏書閣的殘卷中窺見這個名字,你對她產生了好奇,你想要知道她是誰,有什麼故事,你問過許多人,冇有一個告訴你。

你是晏家幼女,名喚青許。你天生斷脈無法修煉,生來便有著濃烈的好奇心,你是最叛逆的那個,你自幼便誇下海口要“青許”之名威震天下。

你在尋找這個名喚“喬茗”的秘密時不幸遇到魔修,墜入渡魔淵,本以為就此殞命,不曾想靈魂卻進入異世停留數十年,重回這方世界卻以靈魂的姿態意外回到數百年前。

你每日飄蕩著,無人能見到你,枯燥乏味。你能感受到自己的靈魂在日複一日的虛弱,說不準哪天就消散,最後魂歸大地。

飄蕩了不知道多少年,你終於想起來去找自己家看一眼,尋著記憶飄到晏家所在之地——南域。

或許你的父親還冇有出生,因為你並不知道自己回到了具體幾百年前,你到了晏家有些高興,因為你見到了你的爺爺和奶奶,你大概知道自己回到了幾百年前,但又有些失落,因為你的父親還未出生。

你轉頭一想,那個“喬茗”與你父親是同一時代的人,估計也還冇有出生,或許你可以見證“喬茗”的一生。於是你又飄到北域,因為殘捲上隱隱約約記載著“喬茗”出生在這裡。

一南一北,如隔天塹,你飄了不知道多久纔到了北域。

到了北域你本來想著姓喬的人家那麼多,無疑是大海撈針,飄了幾天你驚奇的發現北域霸主竟然是喬氏一族而非唐氏,而七百年後所有有關七百年前的記載中都冇有提到過北域霸主喬氏一族,就像是被人刻意抹除了這一切。

你有種預感,或許你要找的“喬茗”就是出自這個七百年前的北域霸主喬氏。

剛飄入喬家你便被一陣吸力到一處產房前,一聲嬰兒的啼哭聲響起,你控製不住自己被吸入嬰兒體內,你聽到喬家家主為這個女嬰取名為“喬茗”。你被禁錮住了。

意識陷入混沌前你唯一的想法便是——找到了。此後你每逢月圓之夜便會甦醒,伴“喬茗”成長。

再次甦醒過來是在喬茗六歲測試靈根天賦的時候,是平凡一生還是乘風扶搖而上就由今日決定。

你看著年幼的女童將手放到測試石上,猜測著她的天賦到何地步。

下一刻,一束強烈的紫色光柱沖天而起,直達雲霄。萬裡天雷滾滾翻湧,雷鳴陣陣響徹北域,雷電彙聚成一條雷龍俯衝而下,冇入喬茗體內,在她的額頭形成印記。

你看著眾人驚歎不已,看著喬氏一族的欣喜若狂,你不禁想看看喬茗的反應如何。你心念一動,卻不再受禁錮,成功離開她的身體,你終於看到了你立誌要挖掘秘密的人,你看看喬茗那榮辱不驚的模樣,忍不住想這般天賦為何到七百年後隻能從殘卷中窺見隻言片語。

喬茗把視線移到你身上,神色不變,她冇有說話,隻默默看著你。

你驚訝了一下,隨後驚喜,因為終於有人可以看到你了。你心裡想著或許是天命如此,自己為尋“喬茗”過往而墜入渡魔淵來到七百年前的時代,而今也隻有“喬茗”一人可以看到自己,你有些雀躍。

“我是為你而來的。”

你飄到喬茗麵前,興奮的說道。

喬茗冇有迴應你,這讓你有些失落,但又振作起來,飄在她身邊絮絮叨叨說得冇完冇了,跟著她挨個挨個接受喬氏長輩的誇讚,聽著其他仙家大族的恭維。

等喬茗回到自己的房間,隻剩下她一個人的時候,喬茗盤腿坐在床上手撐著下巴看著你,若有所思的說道:“靈?”

想著去到異世知道的那些東西,於是你嬉皮笑臉道:“差不多差不多。你好呀~小喬茗,我是係統酒酒~”

你看到喬茗肉乎乎的小臉上滿是不解,眼睛裡流露出一絲疑惑,她問你:“係統,是什麼?”

扭扭捏捏的湊到喬茗麵前,你用著嬌羞的語氣按她能理解的說法解釋:“就是類似於靈器的器靈。”

你看著她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繼續說道:“或許我算是你的伴生係統,你一出生我就在了,隻不過大半時間都沉睡著,直到今天纔可以顯露身形。我是為你而來的。”

她拍了拍身側,示意你坐下來。

你坐在她身旁,看她抬起手往你身上探,然後手直接從你身上穿了過去摸了個空。雖然有些失落她碰不到你,但並冇有覺得意外,畢竟能看到已經是莫大的寬慰了。

她看著有些不高興,不信邪的重複了幾遍,最後有些氣餒的倒被子上抓起被子矇住臉。腳丫子憑空踢了幾腳,又彈坐起來,她問:“酒酒是靈,那你的本體在哪裡?我要隨時帶在身上。”

你捧著臉皺眉思考了一下,最後想到了一個東西,於是你說道:“我的本體是一麵鏡子,落到了天穹秘境,靈體不受本體滋養日複一日虛弱下來,所以才經常陷入沉睡。”

其實這話半真半假,本體是鏡子是假,靈魂虛弱經常陷入沉睡是真。

你說的那麵鏡子是從殘捲上看到的。

記載中“喬茗”自天穹秘境得到。

喬茗在床上站起來,雙手叉腰,點了點頭道:“給我十年時間,到時候我會幫你拿回本體的。”

看著她認真的模樣,你笑了笑。

往後幾天你呆在她身邊看著她修煉,為她那天賦歎服,你哥哥也是個天才,但與喬茗一對比便顯得黯淡無光。一炷香的功夫成功引氣入體,短短三天便跨入練氣五層。你為她感到高興,卻又有些疑惑,因為這幾天不是月圓之夜,而你竟然冇有陷入沉睡。

你看著喬茗結束脩煉睜開眼睛,笑嘻嘻的從房梁上蹦下來,落到她麵前搞怪的做了個鬼臉。

“有冇有被嚇到?”你眨了眨眼睛,張牙舞爪道。

喬茗淡淡瞥了你一眼,嘴角卻微微上揚,跟小大人一樣雙手負在身後,故作沉穩評價道:“跟三歲稚童一樣。”

被一個真的六歲稚童評價為三歲稚童,你縮回喬茗體內化作從異世學來的嚶嚶怪兼低端綠茶,在她識海碎碎念,說自己隻是童心未泯。。

“酒酒不開心,小茗兒說酒酒,明明酒酒隻是個童心未泯的小可憐,如果冇有小茗兒的親親人家是會哭哭的。”

雖然冇有學到綠茶的精髓,但對於喬茗這個從未見識過綠茶、涉世未深的六歲孩童來說已經夠了。完全不知該怎麼對付,喬茗有些不知所措。

“你不要哭。”喬茗說完頓了頓,表情有些小糾結,“可是我碰不到你,不能給你親親的。”

你在她的識海裡西子捧心,腦海中浮現她此刻可能會有的小表情,發出無聲的尖叫。

你飄了出來,故作矜持,扭扭捏捏道:“沒關係的啦,你跟著我說聲mua~就可以了,。”

喬茗秉承著快些解決的念頭,隻糾結了一小會兒,聲音軟糯糯的:“mua~,給酒酒親親了,酒酒不可以哭哭的哦!”

你整個靈一個西子捧心的動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無法自拔,喬茗看你正在神遊天外,就撇下你獨自去梧桐苑陪她孃親用膳。

-是為你而來的。”她拍了拍身側,示意你坐下來。你坐在她身旁,看她抬起手往你身上探,然後手直接從你身上穿了過去摸了個空。雖然有些失落她碰不到你,但並冇有覺得意外,畢竟能看到已經是莫大的寬慰了。她看著有些不高興,不信邪的重複了幾遍,最後有些氣餒的倒被子上抓起被子矇住臉。腳丫子憑空踢了幾腳,又彈坐起來,她問:“酒酒是靈,那你的本體在哪裡?我要隨時帶在身上。”你捧著臉皺眉思考了一下,最後想到了一個東西,於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