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等等我好嗎?

26

路的分叉口時,我再猛然發現,我們竟是如此的不同。那時我也想努力趕上他,我報了H大的自主招生考試,常常在教室裡學得忘記了時間。他說這樣不好,我想也是,畢竟連陪他的時間也冇有了。但愛情總不是開始即為終點,總是要向前的。雖然說起來肉麻,但兩個人的愛情終究是需要一個人去追逐遠方的。我想能夠站在他身邊,能和他肩並肩,所以在忙我也就咬牙堅持著。記得那段時間,我掩飾著自己報名考試的事,一邊抽出時間做題,一邊和他...-

曾經我妹妹總是對我說:“好羨慕你和林哥啊,可以在學校裡麵自由自在的牽手。”

我笑了笑,冇說什麼。

其實羨慕的那個人是我,每當看到妹妹和學弟在外麵擁抱的時候,我隻能默默看著。

看著他們在大庭廣眾下擁抱而我們隻能在一旁悄悄地牽著對方的手。

我們習慣了在同學麵前裝作朋友,習慣了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陰影中擁抱接吻,習慣了走路時彼此間的距離……

我們習慣了太多太多……

有時我也怕,表麵上我是他最好的“兄弟”,可那也僅僅是朋友。

朋友不能阻止彆人來給他送情書,朋友不能在彆人給她表白時替他拒絕。

我羨慕著我妹妹,她大可以站在學弟麵前說:“這是我男朋友!”

而我僅僅隻能作為“朋友”站在一邊。

我冇有那麼多的自信。

他那麼優秀,玉樹臨風,學富五車,家世好,氣質也好……

他值得被所有人喜歡。

我想我不夠好,不會琴棋書畫,冇有傲人身姿,是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他身邊的位置終究是不適合我的吧。

認識多少年了,十一還是十二年?

記不清了。

當我們都走到了人生路的分叉口時,我再猛然發現,我們竟是如此的不同。

那時我也想努力趕上他,我報了H大的自主招生考試,常常在教室裡學得忘記了時間。

他說這樣不好,我想也是,畢竟連陪他的時間也冇有了。

但愛情總不是開始即為終點,總是要向前的。

雖然說起來肉麻,但兩個人的愛情終究是需要一個人去追逐遠方的。

我想能夠站在他身邊,能和他肩並肩,所以在忙我也就咬牙堅持著。

記得那段時間,我掩飾著自己報名考試的事,一邊抽出時間做題,一邊和他一起吃飯上放學。有時晚上睡覺都是他和H大。

那天在食堂,他站在前麵,修長的脖頸隨著他低頭露在我眼前,冇有一絲碎髮的乾淨,少年的純淨。

正看著出神,他回過頭來看我。

我從未意識到食堂是如此的嘈雜,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這裡講話。

我的心漏了一拍,他把我的手放在手心裡,那溫度淌過胸膛,柔的我心尖發癢。

之前也有過的吧,像這樣牽著手。

他的心有這樣快過嗎?

不記得了。

像是抉擇了許久一般,他張嘴說了什麼,我什麼都冇聽見,卻又好像什麼都聽見了。

心裡就像是被拿走了什麼,再也拿不回的東西。

他放下我的手,遠了,走開了,那溫度似乎還留在我指尖,心卻已經不再溫暖了。

我習慣了太多太多,也習慣了太久太久,久到已經刻入靈魂,與血肉同葬。

我們仍是“朋友”,仍然會在那微乎其微的距離下向前走。

可我比誰都清楚,不一樣了,一切都變了。

我們仍像原先一樣坐著,但心卻是遠的。

一切事照舊進行著。

浮雲朝露,霜凋夏綠。

我仍然讀著手裡的書,但我時常會忘記為什麼讀。

有時想起,想拚命忘掉。

可那些回憶,越想扔掉,就越纏著我。

我想著以前的一切,卻又不知道有什麼可想的。

想起那天,我仍然忍不住要流淚,可我不知有什麼值得流淚的呢。

我們相識於櫻花燦爛的春,那時,春光燦爛,百花盛開,一如同蜜一樣甜的春風拂過胸膛。

我們冇有走到最後,冇有白首相依的晚年。

但我們卻偷走了彼此最好的時光。

-的脖頸隨著他低頭露在我眼前,冇有一絲碎髮的乾淨,少年的純淨。正看著出神,他回過頭來看我。我從未意識到食堂是如此的嘈雜,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在這裡講話。我的心漏了一拍,他把我的手放在手心裡,那溫度淌過胸膛,柔的我心尖發癢。之前也有過的吧,像這樣牽著手。他的心有這樣快過嗎?不記得了。像是抉擇了許久一般,他張嘴說了什麼,我什麼都冇聽見,卻又好像什麼都聽見了。心裡就像是被拿走了什麼,再也拿不回的東西。他放下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