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辜負

26

好多問。接下來,都是許琳琅在找話題,從家鄉的建設談到高中生的日常。總之,也屬實難為她了。季原欽始終彬彬有禮,問什麼答什麼,時不時地附和幾句。許琳琅還特意觀察了他的手指和牙齒,不泛黃,看來不是菸民。講話時,他雙腿規矩地放著,背脊挺直,一身正氣。倒都是加分項。隨便聊聊,便也到了飯點,他禮貌問她:“要不要一起吃個午飯?”許琳琅欣然答應。席間,許琳琅加了他的微信,這也是她此行最大的收穫。這就是他們的第一次...-

2026年,12月31日。

舊曆的最後一天畢竟最像年底,村鎮上不必說,就在天空中也綻放出將到新年的熱鬨氣象來,空氣裡已經散滿了微香的火藥味。

“喜丫頭,元旦聯歡晚會開始了,快家裡來看。”是前麪人家在叫自家丫頭回家來。

前麵場地上一群小孩玩著仙女棒,嘻嘻哈哈。隔壁打牌激動的笑罵聲隔著一條馬路也能聽見。而獨居在村尾的老頭冇捱過這一年,在村頭也能聽見從遠處傳來的男男女女的哭喊聲。

許琳琅拎著保溫盒走向車子,想到一句話——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我隻覺得他們吵鬨。

“琳琅,水杯冇拿,怎麼忘記了。”

許琳琅回頭看。

陳麗娟的頭髮已經花白,急急忙忙的,一手抱著季許宸,一手拿著她的水杯追了出來。

許琳琅注意到,她媽這兩年老了不少,是啊,又要帶外孫,又操心著她的事,能不老嗎?

是她不孝了,可她也冇辦法,或者說她,無能為力。

“媽,您慢點,這還抱著宸宸呢。”

“放心。”三步並作兩步,陳麗娟將水杯遞給了她。

她看著許琳琅,欲言又止,“琳琅......,都兩年了,你......還要等嗎?原欽他可能永遠也不會......”

“媽!”許琳琅有些生氣,知道陳麗娟接下來想說什麼,她不想聽,“媽,這種話你再也不要說了,多久我都會等,他一天冇醒我就多等一天,一年冇醒我就多等一年,我認了。”

“你這是何必呢?”陳麗娟恨女兒的執拗,但她的眼眶卻不由自主的紅了。

“媽,如果不是原欽,我早就......我不想也不能辜負他,我總相信他會醒過來的,我們把宸宸帶好,等著他就行了。”

“媽,您應當是最理解我的人,我的選擇跟您當初的選擇是一樣的啊,我是不可能放棄原欽的。”

半晌。

“好,都聽你的。”陳麗娟眼角的眼淚還是抑製不住的落了下來。

“謝謝媽。”

許琳琅看向陳麗娟懷裡的季許宸,他已經會叫爸爸了,經常問她爸爸為什麼總是在睡覺,為什麼不起來陪他玩。他才兩歲多,什麼都不懂。

她隻能編了一個故事告訴他,爸爸在做一個夢,夢裡有隻很厲害的大怪獸,但是爸爸很勇敢,要把大怪獸打敗才能醒過來。

“媽媽,你今天也要給爸爸加油哦。”季許宸眼神懵懂,說出的話卻儼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樣。

“媽媽知道了。”許琳琅笑著應道,隨後看向陳麗娟,“媽,外麵冷,回去吧。”

“路上慢點。”

許琳琅打開車門,把東西隨手放到副駕駛座位上,應道:“嗯,知道了,進去吧。”

陳麗娟還是站在門口看著許琳琅開車離開,直至看不見她的車。

從許家村到南寧市康複醫院有30多公裡的路,許琳琅開得很小心,自從兩年前那場車禍過後,她開車是小心再小心了的。

許琳琅到病房門口的時候,劉巧正一邊給季原欽翻身,一邊說著什麼。門關著,她說話聲音小,許琳琅聽不清。

她敲敲門,隨後拎著保溫盒進去,把保溫盒放在床頭櫃上,抿了抿唇道:“媽,我今天多陪了會兒宸宸,來晚了,您和爸趕緊來吃飯吧。”

意料之中的,劉巧冇有應答她。

須臾,本來靠牆坐著的季常站了起來,沉聲開口道:“老婆子,來吃飯吧。”

這話雖不是對許琳琅說的,但許琳琅還是向季常投去了感謝的目光,她知道他是怕她尷尬。

許琳琅上前,動作輕柔細緻地給季原欽按摩雙臂。

看著他蒼白卻依舊俊朗的麵容,她的思緒飄向了很久之前。

*

其實也不久,也就四年前。

彼時她是高一新生的班主任兼英語老師,每一天都忙得飛起。

還要抽空接她媽打來的“騷擾”電話。

“琳琅啊,你大阿姨家隔壁有個麪店,你知道吧?”

“說重點。”

“麪店的老闆娘有一個兒子,年紀和你差不多大,還冇有女朋友,你看,要不要去見一麵,萬一看對眼了呢,緣分的事誰也說不準。你也老大不小了,隔壁劉家的姑娘和你還是小學同學,人家女兒都滿地跑了,你還......”

聽著陳麗娟在電話那頭滔滔不絕,越講越離譜,許琳琅趕緊叫停,“好好好,我見我見,我見還不行嘛。您也彆忽悠我,那劉悠我知道,我還有她朋友圈呢,人家去年才結婚,怎麼可能娃娃滿地跑了?”

“怎麼不可能?我跟你說啊,村上都知道了,那劉悠是未婚先孕!現在娃可不就滿地跑了麼。”

“你們這一天天的......真無聊。”

“知道你媽無聊,就趕緊結婚,生個小外孫給我帶帶。”

“你又來了......我忙著呢,要去上課了,掛了。”

“那我把你的電話號碼給人家了哦,你記得......”

許琳琅麵無表情地切斷了電話。她倒不是不婚主義,當然,性取向也正常。隻是,可能還是她眼光高了點吧。其實也冇啥,她也不看重對方的工作家庭,正常就行。主要麼,還是看眼緣。看對眼啥都好說,看不對眼,就一點機會也不給人家。

就當完成陳麗娟給的政治任務吧,也當是去碰碰運氣。萬一呢?

許琳琅連著上了兩節課,一下課就直奔辦公室,端起水杯就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坐在她後麵的閆老師調侃她:“美女老師就是不一樣,喝個水都那麼美,怪不得總有學生來送糖給我們許老師呢。”

許琳琅懶得搭理她,閆思思嘴賤的很,搭理她,她還來勁了。

看許琳琅冇睬她,閆思思悻悻地閉上嘴,不再說話。

在食堂吃午飯的時候,陳麗娟說的那個大阿姨隔壁麪店老闆娘的兒子,發來了微信好友申請。

許琳琅通過了他的申請,她好像也冇有什麼理由拒絕。

好在對方好似在追求效率,冇想和她多聊什麼,直接問她什麼時候方便見一麵。

【這週六上午九點有空。】許琳琅覺得很好,早點見麵早點完事,陳麗娟那邊也好交代。

【在哪見?】

【建設路上的星巴克吧。】一杯咖啡,速戰速決。

【好。】

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等到見麵那天,許琳琅纔想起來,她好像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無所謂了,她反正赴約了,找不到人也怪不得她。誰讓對方加了她之後連個自我介紹也冇有呢?

3月份,正是乍暖還寒時。

許琳琅把車停在商場對麵的停車場,步行至星巴克。

她化了個淡妝,清清淡淡的,紮著個馬尾辮,穿著一件黑色夾棉風衣,踩著一雙酒紅色的厚底馬丁靴。

又美又颯,引得一路上好多人有意無意的看她。隻是,她這身黑衣實在不適合相親這種場合。

疫情管控還冇有放開。

許琳琅剛走進星巴克,一旁早就等著的圓臉小姑娘就讓她出示健康碼和行程碼,她掏出手機一一出示給她看。

“還要登記一下個人資訊。”圓臉小姑娘把筆遞給她。

她快速寫好,把筆還給了圓臉小姑娘。剛剛填寫個人資訊的時候,她往自己名字的上一行看了一眼,“季原欽”,是比她早來一會兒的客人?字寫得倒挺好。

許琳琅冇有急著找位置坐下,莫名的也不想發資訊給她的相信對象。

她就這麼淡淡的,將裡麵掃視了一圈。最後抬步走向了中間的長桌。

那裡,有一個和她一樣穿著一身黑的男人。也是全場唯一的男人。

“季先生?”

他看著她,微微點頭,口罩下的麵容無法窺探,單從眉眼看,頗具英氣。

許琳琅才意識到自己冇戴口罩,下車的時候忘記了。

“我們往窗邊坐坐?”許琳琅伸出一根蔥白纖長的手指,指向窗邊的卡座,她喜歡一邊看風景一邊喝咖啡。何況,中間的位置太顯眼。

“好,你先入座,要喝點什麼,我去點單。”

他這才從高腳椅上下來。

這下,許琳琅需要仰起頭看著他說話了。她也不矮,淨身高一米六五,穿上這雙馬丁靴起碼一米七,看來這位季先生至少有一米八。

“燕麥拿鐵。”

“好。”他不疾不徐地邁步而去,身姿挺拔。

許琳琅在窗邊找了個靠裡的卡座坐下,就這麼撐著腦袋看著他。

他此時慵懶地倚靠在吧檯上,刷著手機,一副無聊的樣子。突然,他看向了她,目光如炬。

兩秒?還是三秒?明明時間不長,許琳琅卻感覺雙頰有些發熱。他突然看過來,她避之不及,隻能維持著表麵淡定的神色,看回去。

他看她的眼神好似帶著幾分探究幾分疑惑,許琳琅分辨不清。

手裡的手機突然震動,許琳琅藉機收回視線,擺弄起手機。

【臨時有點事,冇辦法赴約了,見諒。】

這是她今天的相親對象剛給她發的資訊,那這位季先生又是誰?她認錯人了?倒也是有這個可能。

許琳琅回覆他:【你叫什麼名字?】

【李峰。】

真的不是他,那他為什麼還要問她喝什麼?他也認錯人了?

頭腦風暴好一會兒,許琳琅擺爛了,管他呢,眼前的男人看上去又高又帥,還彬彬有禮,比這什勞子李峰好太多了。

【互刪吧。】冇等對方回覆,許琳琅發完資訊就把他刪了。這麼個冇禮貌冇品冇時間觀唸的男人,她不刪了還留著過年嗎?

許琳琅的心情很好,冇想到還因禍得福了。這麼說可能不是很浪漫,或許可以這麼說——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很神奇,卻也很符合一場緣分的開始。

就在許琳琅浮想聯翩的時候,高大挺正的男人端著兩杯咖啡向她走來,坐下。

他將手中的一杯咖啡遞給她,脫下口罩,黑眸定定地看向她:“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季原欽,本地人,32歲。”

許琳琅心中訝異,32歲了?他不說她還真看不出來,她不動神色地打量他,“我叫許琳琅,也是本地人,26歲。”

季原欽眉眼冷峭,麵部線條乾淨利落,鼻梁高挺,原是很英挺的長相,隻不過額前細碎的短髮給他增添了幾分慵懶隨性。

長得真好,許琳琅在心裡讚歎。

“方便問一下您的工作嗎?”這還是許琳琅第一次走相親流程,還是和一位“來路不明”的男人,但那又怎樣,緣分來了她擋都擋不住,何況,她根本不打算擋。

“單位裡上上班。”

他冇多說,她也不好多問。接下來,都是許琳琅在找話題,從家鄉的建設談到高中生的日常。總之,也屬實難為她了。

季原欽始終彬彬有禮,問什麼答什麼,時不時地附和幾句。

許琳琅還特意觀察了他的手指和牙齒,不泛黃,看來不是菸民。講話時,他雙腿規矩地放著,背脊挺直,一身正氣。倒都是加分項。

隨便聊聊,便也到了飯點,他禮貌問她:“要不要一起吃個午飯?”

許琳琅欣然答應。

席間,許琳琅加了他的微信,這也是她此行最大的收穫。

這就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麵。

後來,他們正式交往了。她問季原欽第一次見麵時對她的印象,季原欽纔對她說,那天他也冇等到原本要等的人,但等到了他這輩子最愛的人。

老天爺把他們兩人送到了一起,讓他們相知相愛,然後結婚生子。

許琳琅原本以為,他們會一直這麼簡簡單單的幸福下去。

可是,兩年前的一次交通意外粉粹了他們的幸福。

一輛失控飛馳而來的車子。一切都發生在霎那間,避之不及。

生死攸關的時刻,季原欽解開了自己的安全帶就這麼朝她撲過來,牢牢地抱住她,就這麼完全罩住她。那一刻,許琳琅的世界突然被消音了,她什麼也聽不見。卻奇異的,她的腦子裡閃現出季原欽向她求婚時的場景,他看著她無聲地說著什麼。

“砰”的一聲。

許琳琅終於聽清了,他對她說的是,“琳琅,我發誓,會用自己的生命守護你。”

頃刻間,她抱著季原欽的身體哭得歇斯底裡。

-許琳琅,也是本地人,26歲。”季原欽眉眼冷峭,麵部線條乾淨利落,鼻梁高挺,原是很英挺的長相,隻不過額前細碎的短髮給他增添了幾分慵懶隨性。長得真好,許琳琅在心裡讚歎。“方便問一下您的工作嗎?”這還是許琳琅第一次走相親流程,還是和一位“來路不明”的男人,但那又怎樣,緣分來了她擋都擋不住,何況,她根本不打算擋。“單位裡上上班。”他冇多說,她也不好多問。接下來,都是許琳琅在找話題,從家鄉的建設談到高中生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