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熊生“恥辱”

26

完全冇意識到抱著的那根腿已經僵住了。“你先起來。”“不,我不起,你不還我清白,我就不起來。”蹊月覺得自己恰到好處的抽噎真的給這份表演錦上添花,棒極了,有天說不準也能拿那個什麼奧斯卡了,不過,怎麼感覺老闆的語氣有點生硬呢。“你說話的氣息打在我衣服上,我的腿能感受到,有點癢,所以你先起來。”哇哦,這是第一次他的老闆跟他說這麼多除工作外的話,蹊月麻溜地站起來,隨後眼前一亮,她發現自家老闆今天穿得是新中式...-

畢竟葉楓可是乾過豐州知府,對當地土人的情況頗為瞭解。

當地漢人人口眾多,雖然土人性情彪悍,可在這些年當中,也是逐漸退入大山生存。

雲夢山是其最大的聚集區,共有八大山寨,人口足有萬人。

從山下往上看,這麼多的火把聚集在一處,難道是土人要聚眾造反不成?

誰都知道,現在可是多事之秋,海賊孫恩正在州府縣城製造事端,各個城池的防衛力量捉襟見肘。

如果在這個時候土人趁機作亂,糾結數千之眾下山,和海賊孫恩勾結在一處攻打豐州府,那可就大麻煩了!

葉楓往身後一看,自己隻有二百騎兵,雖然都是人馬俱甲的重騎兵,可人數也實在是太少。

那些土人可不是普通的烏合之眾,平時作戰悍不畏死,從來不會輕易潰逃,憑這點人根本就無力阻止。

“劉杉,你留在這裡固守,派個人回豐州府送信,說是土人糾集大軍,隨時都有可能攻打城池,讓牛二做好準備!”

“你們都彆跟著,我獨自上山目標小,看看到底是什麼動靜。”

一聽到這話,手下的親兵都不乾了,這些人都是葉氏家族忠勇衛士,哪能看到主人冒險,一個個都要陪同上山。

葉楓冇有辦法,讓劉杉帶著人就地守候,找了四個身手最好的親兵,然後悄悄地向雲夢山摸去。

今天晚上月色如水,把大地映照得清晰無比,實在是難以隱藏身形。

葉楓隻得硬著頭皮,帶著親兵從灌木土溝緩緩向前,總算是運氣好,冇驚動任何人就到了雲夢山腳下的樹林。

手下親兵小聲說道:“公子,有點不對勁啊,平時土人防衛甚嚴,今天這是怎麼了?”

葉楓說道:“這麼多人聚集過來,絕非一個山寨的,看來土人正在商量什麼大事。”

“咱們悄悄摸上山,隻要是找到了李陽,必要的時候,你們一定要捨身相護!”

幾個親兵麵麵相覷,也隻得勉強點了頭,幾個人不敢走山道,從山坡的樹林間穿過去,很快就摸到了寨子跟前。

等到了山寨更是吃了一驚,隻見寨門大開,烏泱泱的全都是人,鬆明火把不知有多少。

這些山民們一個個麵朝著裡麵,都在聚精會神地看什麼,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葉楓躡足潛蹤,從山寨的柵欄缺口鑽了進去,恰好看到有晾曬的粗布衣服和頭巾還冇有收,當即扯下幾件分給眾人穿上。

土人漢人長相倒是區彆極小,隻要換了衣服再不說話,基本也冇什麼人能看出來。

葉楓等人把頭髮包上,低著個腦袋慢慢往裡擠,已經能夠看到寨子中央的廣場搭了個高台。

上麵坐著好幾個蒼老的漢子,看衣服都十分齊整,雖不華麗也能看出身份,估計都是寨子裡的族長頭人。

這些老年漢子都陰沉著臉,個個殺氣騰騰,透露出不祥的預兆。

隻有在這時,看到裡邊人群閃開,又有幾個人上了高台。

仔細一看,正是李陽和苗幼青,後邊跟著的那個雄偉壯漢正是燕北山。

↑返回頂部↑等到各自落座之後,一個麵目陰鷙的老者率先站了起來,緩緩走到台邊,兩隻眼睛如同鷹隼環視全場。

剛纔底下還有竊竊私語之聲,可被眼光這麼一掃,現場立刻變得安靜起來,可見此人在土人中的威信。

“各位鄉親,咱們今日每戶出一人,現場的人就能代表了所有族人的意誌!”

“今夜有一件大事要商量,那就是苗寨主要將咱們山寨中所有存糧拿出來,去送給漢人,你們說答應不答應!”

這老者聲音洪亮,即便是站在外邊的人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隻靜了片刻,底下的土人都大聲鼓譟起來。

“絕對不行!咱們都被逼入了山,幾乎冇有耕地,這些糧食都是咱們辛辛苦苦用鹽鹵和毛皮之類的東西換的!”

“若是把存糧都送給漢人,我們吃什麼?誰也不能做出這種決定!”

“漢人與咱們有血海深仇,這些年械鬥不斷,死了多少人啊!我恨不得所有的漢人都餓死,一粒米也不給!”

底下的人大聲鼓譟,全都是眾口一詞,冇有一人願意把糧食拱手相讓。

講話的老者把手緩緩向下一壓,聲音便漸漸地靜了下來。

“鄉親們,你們還不知道一個訊息,海賊孫恩對漢人下手了,城中糧倉全都燒燬,漢人斷了頓兒啊!”

“到了這時候,漢人又想起咱們的好處,恬不知恥來征糧,完全不顧我們的死活,大傢夥說答不答應?”

“不答應!不答應!”

土人發出山呼海嘯一般的吼聲,一個個群情激憤,濃厚的殺氣瀰漫在半空!

老者看到這個情況,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轉身說道:“苗寨主,和鄉親們說說吧,你為何要做出這種決定?”

眼前這般情景,苗幼青卻依然冷靜,可見這姑娘絕對是經過大風大浪的洗禮。

當即也不客氣,站起身來走到台邊。

提高聲音說道:“古有傳說,蚩尤生九子,咱們這九個山寨便是他的傳人。”

“這些年咱們和漢人爭鬥,輸多勝少,已然退入大山,山內土地貧瘠,養活不了這麼多人,過幾年必然遇到大饑荒。”

“到了那個時候,咱們各家山寨把存糧吃光,又如何生存?大家想過冇有?”

苗幼青幾句話一說,在場的人都啞口無言,其實現狀人人都明白,可想要改變談何容易。

“咱們族人想要生存,就必須走出大山,和漢人和平共處,隻有這樣才能活下去!”苗幼青說道。

“此時漢人正在生死存亡之際,如果我們去雪中送炭,族人和漢人們一定會摒棄前嫌,重歸於好!”

這番話一說,這些土人們都交頭接耳,有的讚成,有的反對,一時間都拿不定主意。

剛纔說話的那個老者氣得霍然站起,怒吼道:“苗幼青,你枉為頭人!和漢人高官勾勾搭搭,以為我不知道嗎?”

“聽說旁邊坐著的這位便是豐州最大的官,我這就把他殺了,絕了你送糧的念頭!”

-內土地貧瘠,養活不了這麼多人,過幾年必然遇到大饑荒。”“到了那個時候,咱們各家山寨把存糧吃光,又如何生存?大家想過冇有?”苗幼青幾句話一說,在場的人都啞口無言,其實現狀人人都明白,可想要改變談何容易。“咱們族人想要生存,就必須走出大山,和漢人和平共處,隻有這樣才能活下去!”苗幼青說道。“此時漢人正在生死存亡之際,如果我們去雪中送炭,族人和漢人們一定會摒棄前嫌,重歸於好!”這番話一說,這些土人們都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